It’s falling in love 211-220

(211)

遲些就到他的真正女兒費恩了。

我多謝他。他搖頭:「妳和麥可是命中注定的,你們互相影響改變。」我們在一旁坐下了,他告訴我一個秘密。

從來沒人想過麥可會遇上我,更沒想過相遇後發生的事。

當初我未到麥可工作室試音時,麥可本來打算半年後便結束工作室,專注基金會的事,一旦基金會也上了軌道,就不再工作,環遊世界去。

當時麥可身邊沒有女朋友,很難說他會否結婚。

可是我去了他的工作室試音。

「他幾次向我提起妳,說妳可愛又有潛質,但經理人未能發揮妳的優點,很是可惜。」法蘭說麥可從未把「可愛」和「有潛質」形容在同一個女孩身上,因而感覺到麥可對我有些特別觀感。

半年以來,麥可都沒刻意再提結束的事,家文問起,也是再推遲一下,直到我再上去,他就坦白說:「不結束了,留給萊絲莉用。」

麥可之前因為不常用工作室所以想結束,自從我出現後他就每天都來,一如他年輕時拼搏那樣。

他身邊的人都感受到:他想見我。

不過麥可性格挺內向害羞,也自知跟我年紀差很多,所以一直強調對我沒非份之想,只有老闆下屬、朋友、甚至兄妹之情。

「她的才華得到發揮,我由衷的高興。」麥可對法蘭說:「她比所有人都努力。」

「他提拔過這麼多人,最緊張是妳。拍《朝陽天使》時一知道妳生病,他推掉所有行程回來看妳;後來妳趕他走,他頹廢得連我也不想見。我多害怕他為一個小女孩而一蹶不振。」法蘭的話,讓我憶起往事。如果我們沒相遇,麥可會成為怎樣的麥可?萊絲莉又會變成怎樣?

最後法蘭也欣慰地笑:「現在妳和他都很幸福。你們還無意中成了費恩和家文的月老。所有人都得到美好的結局。」

我看到在遠處,麥可抱著兒子興高采烈地四處走四處玩,再摸摸自己的肚子,忽然覺得今天的幸福不是必然,過往只要稍有差池,結局會完全不同。

我多謝法蘭告訴我這些事。他悄悄說:「別讓麥可知道我跟妳提過,他不想妳知道,說妳一定會哭。他最不希望妳哭…」

(212)

他未說完,我已經在流淚,但這些是幸福的眼淚。

我會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切!一定會!

放下了法蘭,我四處閒逛跟員工打招呼,忽然瞧見大花園最盡頭那張桌子坐著一對年紀有點大的男女,很是眼熟。女的看下去像我。

是我的父母!

我想走過去,有人攔住我向我打招呼,再看他們已不見,剩下空桌子。

我不覺得自己眼花。

我過去問麥可:「你請我的父母來了?」

他直認不諱:「他們說想來給孫子送禮物,我就叫人接他們來。」

這真讓我複雜…

「萊絲莉,妳可以不見他們,但不能不讓兒子見他們。」麥可說。

「我不是那個意思,只是太突然罷了…」我垂下頭。

麥可理解地摸摸我的頭:「希望妳有天能坦然地見見他們。」

兒子的生日會盡歡而散,而往後幾天的同樂日也順利舉行了。

接下來就是裝修兒子房間和待產了。

麥可當然捨不得我出錢,也決定把樓下一併裝修,免得幾年後老二長大了又動工。

但老二未知性別,又不知喜歡什麼。麥可說現在只是間隔好老二的房間,配上簡單的裝潢,到時才加上個性化的傢俱和飾品也不遲。

育嬰房已還原,放滿了尿片和嬰兒衣服用品,幸好現在懷孕,能重用兒子的物品,不然要花錢再買。我家雖然有錢,但討厭浪費,只要能重用的我都重用。

麥可決定替兒子請個家庭教師,在客房區用其中一幢別墅作為教室上課,待兒子再長大一點才去學校。這樣我們夫婦就不必舟車勞頓,其實我們也未有空替兒子找合適的學校。

麥可多了時間陪我,能夠跟我去檢查和上課。可能我懷過一次孕,更懂得照顧自己,今次比較舒服和順利。

由於主屋裝修,麥可不想我和兒子受噪音和異味影響,我們又遷住萊絲莉園暫住。

(213)

兒子的家庭教師叫露芙,是個四十來歲的女人,有廿多年教育小朋友的經驗,本身有一兒一女。我起初也有帶他去上課,漸漸肚子大了,麥可不想我操勞就停止,由麥可間中帶去上課下課。

麥可和我都不特別注重兒子的課業成績,但很注重他的紀律和態度。兒子還小,露芙沒特別教他很深奧的東西,或是給他很多功課,都著重培養他對學習的興趣和自理能力,教他常識,寓教於樂。有她我就放心了。

我和麥可都很高興兒子喜歡音樂。我們一家依然堅持每天坐在鋼琴前唱一小時歌。我們會作些兒歌唱,也開始教兒子彈些只有幾個音的歌曲,提起他的興趣。我們買了些別的樂器,例如沙鎚、三角鈴、小鼓等,讓他多接觸,也方便我們合奏。

不過兒子有個孩子都有的通病,就是三分鐘熱度和沒耐性。他雖然聰敏,但教他的歌彈兩、三次就嫌悶不願再彈,椅子未坐暖就急著起來。在音樂方面,我和麥可對他都沒特別期許。很多人問我們想不想他繼承我們的衣缽,他年紀還小,一切言之尚早,這該由他自己決定。不過肯定的是,做藝人他會比我倆辛苦,因為我們夫婦同是藝人,爸爸的名氣又超大,他難免要被人跟我們比較,搞不好要一輩子活在我們的陰影下。這樣我寧願他幹別的行業,但有很多事都不是我能控制,我不會催谷或阻止他入行。我堅持讓他接觸音樂和由我教只是純粹一項親子活動。音樂令我和麥可走在一起,我希望音樂是維繫這個家的工具。

其實兒子有音樂天份,只是欠缺耐性。麥可不太喜歡他這性格,縱然不想催迫他,但也要他彈三次,或者拍三次才准他離開。

我也會買些卡通片主題曲的樂譜回來彈,他都曉得唱。不過我肚子漸大,變得很難彈琴,要由麥可來彈。

現在他聽到麥可和我的唱片都會跳舞,麥可乾脆教他,然後兩父子一起跳。他們曾經一起穿同一套服裝來跳舞,一大一小的麥可,看起來很有趣!

「下次你開演唱會可以帶兒子同台演出了,這效果不錯!」我笑個不停。

不過真的有廣告商請兒子及我們拍廣告,開價大得不能置信,但麥可都推掉:「年紀還小拍什麼廣告!」

跟他爸爸一樣,他有空就來搓我的大肚子和聽嬰兒的心跳。他們父子真的好煩!有空就來「嗨,我是爸爸。」、「嗨、我是哥哥。」然後就伸手或者貼耳朵過來。

我們很久都不知道嬰兒的性別,因為嬰兒的大腿遮住了。大家都很心急。我覺得是女孩,因為都不太用力踢我,不同我懷馬克斯的時候,一腳就想把我踢死的樣子。這個家有一男一女也不錯。以前我們就是失掉一個女兒。

(214)

麥可說是女兒的話就叫露意絲。漸漸我也叫胎兒做「露意絲」。

露意絲比較安靜,只在聽到音樂時才會較多踢我,也不會太用力,似乎很喜歡音樂。不過胎兒身體有點弱,醫生幾次叫我注意,我也覺得肚子比懷馬克斯時小。

麥可很緊張,買了很多補品給我吃:「孩子和妳都不能有事!」

主屋二樓用了兩個月時間裝修。兒子的房間以紅色為主,床是船形的,很吸引,又有滑梯,也很實用,他長大後可以改裝,變得成熟一點,連我也想住!他當然很喜歡。另一個房間是空的,只鋪了地板,有個入牆衣櫃和書架,還有張用窗台改成的書桌。麥可說傢俱可以將來才買。

可是我沒立即搬回去:「等露意絲出生後才一起回去住。」一來新裝修完有異味,二來我不想搬來搬去。兒子雖然不開心,但我堅持。

 

預產期漸近,麥可建議我先住進醫院待產,可是我不捨得馬克斯,也不想麥可為了我和兒子兩邊奔波,這太勞累他了,我也不喜歡一個人住醫院:「反正上次沒住進去也沒關係,今次不住也罷。」其實只要麥可在我身邊就夠了。

今次麥可有什麼會議都不去開:「等我老婆生完再說。」免得像上次那樣。

一個初夏的半夜,我覺得陣痛,於是拍醒在熟睡的麥可。他立即起來更衣,並吩咐保姆照顧馬克斯。安娜早就替我收拾好入院的物品,我換件衣服就可以入院。

有了上次的經驗,我對陣痛沒那麼大驚小怪了,但還是超痛!

「上次妳說殺死妳也不再生。」麥可記起我上次的話,忍不住笑。

「你還笑!誰又讓我懷孕的?」我痛得流眼淚:「下次你來生…」

不過今次有他陪著我。

我叫他唱《你永不孤單》給我聽,他就輕輕地唱起來了,我也跟他一起唱,可說是苦中作樂,但跟他在一起,再痛也捱得過。

我陣痛到天亮,仍未能生。麥可收到電話,說馬克斯在家裏大哭。別說小朋友是笨蛋,他們都有很強的感應力,知道家人有事發生。來看我的家文和費恩主動說去陪馬克斯,讓麥可跟我一起。

「麥可,回家一趟看兒子去。」我擔心馬克斯:「我一個人沒問題。」

麥可很是兩難,我隨時會進產房,但兒子又要親人安慰。

(215)

「我很快回來。妳一個人別害怕。」麥可親了我一下便跟家文和費恩離開。

一個小時後他們帶著兒子來看我。

我問他們怎麼帶他來。麥可說兒子拉住他說想見媽媽,甩也甩不開。兒子一來就跑到我床邊想爬上床:「媽咪妳不舒服呀?」破開喉嚨大哭。

麥可阻止他爬。

「露意絲要出生了,你是哥哥要乖才行。」我摸摸他的臉,抹他的眼淚:「快點跟家文哥哥回家,過幾天媽咪就會帶露意絲回去。」

馬克斯還在哇哇地哭,大概未見過我滿頭大汗的痛苦模樣而不安吧。

麥可也安慰馬克斯:「媽咪沒事的。她很堅強,你也要學她。」他終於由家文抱著回去了。

接下來的陣痛最大,幸好兒子見不到,個多小時後我就給送進產房。

麥可全程陪著我。他替孩子剪完臍帶跑來跟我說:「原來是男孩子!」我們一直表錯情了!沒有失望,只是有點吃驚。

孩子哭聲嘹亮,我有幸再聽到這天使般的聲音。

麥可又激動得哭了:「謝謝萊絲莉!」

可是我真的很累,向麥可微笑了一下就睡著了。

我又來到劇院,今次只得一個畫面,就是麥可在開車。對了,認識他良久,也不知道他懂不懂駕駛,因為他從來不需親自開車,一向都有司機代勞。

不知他想開到什麼地方,只見他滿足地微笑著。

我發現周圍坐了很多人,有馬克斯和一個小嬰兒、法蘭、費恩、家文、艾美、瑪嘉烈、我父母…還有年輕時的麥可和小時候的我。大家都好像很開心的樣子。雖然不知在幹什麼,但見到大家都很開心,我也很開心。

燈熄了,再亮時我也醒了。我勉強支撐坐起來,發現麥可抱著馬克斯在跟我父母談話,但不用幾秒我就倒回床上,生過孩子的傷口在痛…

他們談了十來分鐘,父母就離開了,馬克斯很大聲地道別:「再見外公外婆!」

我痛得再不能爬起來,也很累,又睡了半小時再醒來。

「麥可…」我輕喚,在給馬克斯餵飯的麥可立即放下飯碗過來我這裏:「妳醒啦?」

(216)

馬克斯也跟著過來:「媽咪!」他永遠都這麼精力充沛。

「見過弟弟沒有?」我摸摸他。父子一同點頭。

「孩子很漂亮,像妳!」麥可笑得很開心。上次他也這樣說,但馬克斯看起來像他。

到了餵奶時間,護士把嬰兒推出來。父子倆都很興奮,尤其是馬克斯,老是「弟弟!弟弟!」叫。麥可把食指放在唇上,示意他安靜。

麥可把那粉團抱起來餵奶,並叫保姆繼續給馬克斯餵飯,要馬克斯好好吃。

我由得他們忙了。我還比較累。

嬰兒胃口雖然不錯,但比較細小。我問麥可他生下來有多重,麥可說五磅,比馬克斯輕。醫生來巡房了,我問嬰兒這麼輕會不會不健康。醫生說五磅其實不算太輕,情況也未差到要進加護箱,不用擔心,這我才鬆了一口氣。

「倒是妳,萊絲莉。」醫生提到我時比較憂慮,讓我有點害怕。麥可叫保姆帶馬克斯到外面一會。

醫生說我有點虛弱,加上年紀漸大,最好不要再生育,問我會否考慮結紮,同意的話醫院可安排這手術,最多晚幾天出院。

「我想跟丈夫商量一下。」聽到這消息我的心真不是味兒…

醫生出去了。我挨著麥可哭:「對不起…」我很後悔跟他說不再生小孩,現在應驗了。話真不該亂說。

「傻瓜,又不是妳的錯。」他親著我的額角:「不生就不生吧。妳不是常喊痛嗎?我不想妳痛。」

現在我寧願痛!我知道麥可喜歡小孩子。

「妳已給我生了兩個兒子,夫復何求呀!」麥可向我微笑:「謝謝,我的好老婆。」

「你不會怪我沒給你生個女兒嗎?」我問他。

「我們頭一胎不就是女兒嗎?只是她早就上了天堂而已。」麥可很豁達:「如果那樣對妳身體比較好,我當然贊成。我一開始就說過,娶妳不是為生孩子。就算妳根本不育,我也完全不介意,況且妳已生了兩個!我在乎孩子也在乎妳。」

我非常感謝麥可的愛和體諒,再三諮詢醫生的意見後,我就接受了結紮手術。

麥可完全沒介意,比以前更愛我。

(217)

我們搬回主屋居住。馬克斯住在新的房間非常高興,但間中還是要我或麥可陪著睡,始終是小孩子嘛。

麥可為小兒子取名為米爾頓,但我老是改不了口,所以他有另一個名,就是路易士。今次麥可沒說錯,他的樣子真的像我,看下去很斯文,有時會有點鬼靈精,很神奇的是,他的性格很像麥可,跟馬克斯相反。他很安靜,臉上常掛著微笑,像我最初認識麥可的時候,很少聽見他大哭。他不高興時會皺著眉,同時要求也十分高,奶稍為熱一點或冷一點都不會喝;對周圍的環境和音樂也一樣,不能弄亂他的東西、歌曲不能彈錯,否則會被他皺起眉頭、定晴看著,再不放回原位或重彈他就會哭。

我偶然彈錯,被他不滿地望著,就會嘆氣:「又多一個麥可了!怎麼辦?」有時我會無奈地看著他:「你想怎麼樣?監製!」

因此他對哥哥那種大而化之、吵吵嚷嚷的性格很不認同,常常都定晴嘟嘴看著他。

他們曾經吵過一次,兩個小個子嘰哩咕嚕的,我聽不懂,也以為男孩子就是這樣溝通。我小時候的男同學也是這般粗魯、吵鬧。忽然馬克斯向路易士揮拳,路易士立即哭了,我馬上抱開路易士及通知麥可。馬克斯被麥可罰得很慘,但我也告訴路易士,不可再那樣看著哥哥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,他也要學會包容。

自那次之後,他們倒彼此尊重了。路易士不太在意哥哥的吵鬧,馬克斯也不會弄亂弟弟的物品。始終馬克斯比較年長,所以比較懂事,人也單純,對弟弟還是很疼愛,有糖果會分一點給弟弟,也會分享玩具。路易士也喜歡跟吵鬧的哥哥玩,看他跳舞唱歌,雖然不好看也會皺眉…

大家都把路易士形容為「萊絲莉模樣的麥可」,真的很像。

家裏多了個「麥可模樣的萊絲莉」和「萊絲莉模樣的麥可」,我和麥可各有各頭痛…麥可比較多照顧馬克斯,我則比較照顧路易士。

馬克斯活躍及沒耐性、脾氣火爆,麥可擅用超強的耐性應付。他可以坐幾個小時等馬克斯發完脾氣為止,但:「要做的事還是得做,現在把玩具收拾好。」從不會硬碰硬。

至於我嘛…對著「麥可」有什麼辦法?可有見過麥可向我屈服過?唯有做足他的要求,不過他見到我累或是不開心就會更安靜,輕輕的拉著我的手,用目光阻止任何人走近我。我覺得他像麥可,真的像!

路易士快兩歲時,馬克斯快六歲,預備上小學了。家教露芙留任,替馬克斯補習,也開始要教路易士。麥可替馬克斯選了家以活動教學為主私立小學。一如以往,我們著重的不是學業分數,而是紀律和態度。

(218)

有天清早我經過馬克斯房間。忽然聽到馬克斯大叫:「你這魔鬼!魔鬼!魔鬼!告訴你我不練了!以後也不練了!」然後馬克斯衝了出來。幸好我即時避開。

以上這句話,很是似曾相識…我記得多年前替奧士文當和音,麥可要我不停練習時,我曾經這樣罵過他…

馬克斯果然是盡得我的遺傳。

我見到麥可坐在房內。對了,他說過今天會陪馬克斯練字,因為兒子的字太難看了。

我本來以為他會因為被兒子罵而不開心,誰料他在笑。

不是傻了吧?

他見到我笑個不停:「記得妳以前也說過相同的話嗎?馬克斯果然是妳的兒子!」

「你對他幹過什麼啦?魔鬼!」我坐下。

「他想睡覺,但我堅持要他練字十頁。他說他累死了、不舒服云云,我就說我坐在這裏等,不舒服的話叫醫生來打支特效針,他的反應就跟妳當年一模一樣了。」

「你呀,老是擾人清夢。」這次我不幫麥可了:「大清早幹嗎吵醒人來練字?換成我也罵你。」

麥可捉著我的手:「妳敢罵我是魔鬼?妳不記得我說過妳再罵我就不理妳?」

我笑了,他哪捨得不理我?

我下樓去看在發脾氣的馬克斯:「你也知道跟爸爸發脾氣沒有用,不如趕快寫好十頁,到時你喜歡睡多久就睡多久。最多我陪你。」

就在我剛勸得動馬克斯去練字的時候,家傭說費恩派人送了封請柬來給麥可,是人道反戰組織想給麥可頒發一個獎項,感謝他對提倡反戰及援助戰亂地區災民所作的努力。

「『…麥可先生天使般的心腸值得人們敬佩…』他們叫我做天使耶!怎麼我的兒子會叫我做魔鬼?」麥可看著請柬笑。

我拿過請柬來看,不禁跟著笑。

麥可,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,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不同答案。

對我來說,麥可,不論怎樣,就是我最愛的麥可。

(219)

尾聲

我和麥可從認識、相戀、結婚,到兩個兒子出生、長大,完全是上天的恩賜,遠遠超出我的想象,在此我感謝上天。

兩個兒子日漸長大,漸漸不需要我和麥可花太多時間去管。我們就利用他們上課的時間去做自己的事情。麥可的公司繼續緩慢地重組,已成立了經理人公司,由費恩和愛倫打理,簽了好幾位藝人和兩隊樂隊,成績不錯。有人形容麥可為娛樂圈大亨,擁有一個娛樂王國。我看沒那麼誇張啦,他只是好好運用自己手上的資源賺錢。「緩慢」因為他不想操之過急,一下膨脹得太快很容易觸礁,寧願穩扎穩打,一方面站得穩才開始下一個項目。

他一直很盼望涉足電影工作,可惜每次都有阻礙。今次他終於再有機會了!剛接下一個替電影配樂的工作,遲點他還是一套電影的副導演!期待他親自導演的作品!

我始終要照顧孩子,尤其是因為麥可常不在家,所以並沒積極工作,孩子上學時我都在作曲,再經麥可公司再賣給別的歌手。我現在是流行歌曲唱作委員會的榮譽委員。這委員會負責評審每年的年度獎項,組織和舉辦各類型推廣和交流活動。

雖然我和麥可都忙,但都會一起吃飯。早餐一定會全家人一起吃、午餐我會為麥可送飯、晚飯他盡可能會回來陪孩子吃,否則我會陪孩子吃一點,到再送飯給麥可時再吃。雖然他不太想我四處奔走,但這是我們見面的機會,所以他也隨我心意了。我會親自做些好菜給他們。麥可送了一輛粉紅色的七人車給我,讓我可以送小孩上課和送飯。

幸好兩個兒子都喜歡音樂。馬克斯喜歡現代歌曲,在學結他、鼓和跳舞,麥可的舞都會跳;路易士喜歡古典音樂,特別喜歡鋼琴。我都教他彈,他會很認真練習,練到沒彈錯為止。他的完美主義比麥可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費恩和家文在路易士出生後不久就結婚了,邀請了馬克斯當花童。法蘭哭了!不停「警告」家文:「你要對我女兒好一點,不然我不放過你!」家文只得連連點頭。

我想起我結婚的時候父親都沒在身邊。聽麥可說他和母親在報章上得知我結婚,不知當時他們是什麼心情?

費恩婚禮過後,我跟麥可談過許多。「妳想不想見見他們?我可以替妳安排。」麥可溫柔地問。

(220)

我告訴麥可我很害怕,卻不知怕什麼。「我陪妳去吧。他們只是妳父母,不是什麼洪水猛獸,妳別擔心。」麥可不停安慰我。

在一個星期天,麥可在一家高級餐廳訂了張桌子,但我在坐車途中緊張得胃病發作,嘔吐不停,很想打退堂鼓回去!一直以來麥可見我不舒服都不會勉強我做任何事,今次竟一反常態!「萊絲莉,妳不可以退縮!妳不能輸給自己!」他堅持不讓我回去。

幸好我們早了出門,去到目的地也未到約定的時間。我們在車內休息了一會,麥可握住我的手,讓我靠著他。

時間差不多,他牽著我的手到餐廳的貴賓室,父母還未到。他們會否爽約?

我的胃很痛。麥可繼續握住我的手:「妳要加油。」

他們終於出現了!我站起來看他們,一句話也講不出,只是相擁而哭。他們不停地:「對不起…對不起…」我也不斷搖頭。我沒怪過他們,只是遇上麥可前,很寂寞。

我哭了半小時,麥可出去了。我叫他回來。我的一切麥可都知道,毋須叫他出去,而且有他一起我會安心一點,他是我的另一部分。

我跟父母談了許多事。初中時他們沒再到學校找我因為他們自顧不暇。父親生意失敗了,欠下很多債務;母親的新丈夫仕途不順利,被迫出走到其他國家。到一切事過境遷我已開始走紅,所以他們不敢來找我。現在他們看到我事業、愛情和家庭都十分美滿都覺得欣慰。

「要多謝麥可。」我看了身邊的丈夫一眼:「沒有他,也不會有萊絲莉。」

對,沒有麥可,真的不會有萊絲莉。

麥可搖搖頭:「沒有萊絲莉,今天的麥可不會是這樣。」

我想起法蘭說過我們是命中注定,並互相影響。

跟父母見面後,我叫麥可先回去,還有一個人想見見。老實說,沒有這個人,我根本無機會遇上麥可,以後的事也不會發生。

「誰?」麥可想知道。

「這個人你也認識。」我說:「阿桑。」

 

Next~2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