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’s falling in love 201-210

(201)

有時我覺得壓力好大。

麥可公司還在重組。不只麥可,連家文也忙碌起來。家文成為公司的經理,不但是麥可的助理,還兼顧公司一部份行政工作。麥可說不能讓家文做一輩子助理,應該給他更有前途的職位。費恩也在商談加入麥可公司,成為經理人部門的其中一位負責人。遲些麥可公司旗下就不只我一個藝人了。我知道第一隊會簽約的是替我們的兒歌奏樂的樂隊,叫做光榮。我很贊成,因為他們很有實力和潛質。他們想請我為他們擔任第一張單曲的監製。雖然我很有興趣,不過我要照顧兒子。如果他能安靜和乖一點,或者是個女孩,那我還有可能出來工作,現在光是追他已花盡力氣。

我上了些課和看了些書,希望幫助我學習如何教好兒子。他不是壞胚子也不是想刺激我,只是愛活動又好奇,很想把所有事情弄明白,老是在問「為什麼?」。我跟不上也答不出。

漸漸我理解父母當年會送我到寄宿學校,我有時也有衝動送他去。

我覺得自己很邪惡。結婚時明明發誓說不會這樣對自己的孩子。

有天半夜我趁兒子和麥可都睡了,坐的士回舊居,很想出來安靜一下,逃避所有事情。我會在天亮前回去,重新睡在床上,扮作沒出去。

漸漸成了一種習慣,我會告訴值班的家傭,兒子有事就打電話給我,我會趕回來。
我只想靜靜。我會坐在床上看風景、睡一睡,或者看套無聊的電影。沒有這段時間,我怕我捱不下去。

過了一個星期,聽家文和費恩提過這天會跟麥可開個重要會議,但麥可吃完早餐很久都沒出門,我也是時候帶兒子去上課了。

「今天我叫保姆帶他去了。妳不必著急。」麥可慢條斯理地把一枚輕音樂唱片放到唱機裏播放。

「那你的會議呢?」我見他沒出門的意思。

「不開了。」他悠閒地坐在沙發上,繞起腿聽音樂:「連老婆也看不牢,還談什麼公司重組?有何意思?不如別談算了。」

我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,他識破了!

我轉身想走,他在我背後沉重地開口:「妳昨晚哪裏去了?」

「回舊居,我想一個人靜靜。」我坦白:「真的自己回舊居了,我覺得好累…對著兒子我覺得壓力好大!我不懂如何教他帶他,也不知可以怎麼辦…

麥可,我只是一個人回舊居坐一坐、睡一睡,沒做過對不起你的事。」

(202)

麥可在我面前打了個電話:「家文,開始了計劃,能繼續的都繼續,否則全部暫停。我有點累,也想陪陪妻兒。我再聯絡你們,就這樣。」

麥可過來摟住在掩面哭的我:「對不起,最近都只是工作,沒關心過妳。」

我把頭埋在他的胸膛中痛哭,把壓力都宣泄出來。到我哭到累,麥可就抱我回房間睡。

 

到我醒來,房間空無一人。我打內線電話叫人給我拿杯茶。兒子跟在家傭身後進入房間,還迅速地爬上床來,瞪著骨碌碌的大眼向著我笑。麥可追了上來:「馬克斯,不是說不准打擾媽咪休息嗎?她不舒服。」

他轉頭看看麥可,又看看我,然後站起來把小手放在我的前額:「發燒?」他居然會懂這回事。

他滑下了床,把自己的醫生玩具拿來,用聽筒替我周圍聽、又要我探熱,最後還想替我打針。麥可忍不住在笑。

「對不起,媽咪怕痛,不打針可以嗎?」我摸著他的臉。

他思考了一會,從口袋掏給我幾顆糖果:「爸爸給的。」

「謝過爸爸沒有?」我問他。我教他做人要有禮貌,收禮物要道謝。

他用力點頭。我微笑。其實他挺可愛。

我也向他道謝,想拆顆糖果來吃。麥可接過糖果:「我幫妳。」餵我吃。

「妳好一點沒有?」麥可讓我挨著。我點頭。

兒子玩完醫生遊戲,趴在我的大腿上。

「把玩具放回原位再來。」麥可吩咐兒子:「不然會弄傷媽咪。」

兒子有點不願意,但麥可望著他皺眉,他就乖乖去做了。

在兒子放玩具回去的時候,我向麥可道歉。他親了我的額角一下,然後搖搖頭。我知道他內疚。

兒子又重新爬回來,挨著我。

「去旅行好不好?」麥可問。兒子立即看著他,對「旅行」這個新詞語很有興趣。

(203)

麥可問我想去什麼地方。「很久以前說再去伊東太太那兒看雪,最終也沒去看。」我說。

麥可說今年去,反正兒子沒看過雪。

去看雪之前,麥可在全世界最大那個摩天輪訂了一個包廂,又在室內遊樂場包了一個下午,讓我們去觀光去玩。

我很開心能坐摩天輪,一直都想坐坐看。本來以為會很可怕,風吹會搖晃,又會很不穩。完全是錯的,穩定得有如平地,看得又遠。包箱內有吧枱,供應特色飲料。兒子得到一大杯雪糕!結果要我們一家三口才吃得完。

不過去到哪都有職員索取簽名,也想拍照。簽個名我和麥可都會答應,但照相則會婉拒,特別是要求拍兒子。

每個人都說兒子像麥可。

兒子坐摩天輪很開心,不停拍手不停笑;在室內遊樂場更是興奮,跟麥可追逐玩耍,又看表演又玩遊戲。麥可還替他贏得了一隻比他還龐大的熊寶寶。玩了一整天,晚上他累極,睡得像豬。我也許久沒出來玩,麥可更不用說。他成名比我早,名氣比我響,制肘當然比我大。

我們之後在酒店留了幾天,陪兒子之餘也有我們夫婦獨處的時間。我們一同去做水療和按摩,舒緩身心的疲勞,然後才出發去看雪。

到了旅館,接待我們的不是伊東太太而是她的女兒,因為她年紀很大了。旅館翻新了。

今次我們也是包起整個旅館。兒子來到也自覺地安靜起來。很多時我挨著麥可、兒子挨著我,三個人靜靜地坐在一起看看風景,唱些簡單的歌;有時會把兒子交給保姆,夫婦倆去泡露天溫泉,或是在比較偏遠的房間裏閒談,講小時候的事啦、腦裏奇怪的想法啦,有次我們在講鬼故,不過麥可都完全不怕,無趣極了!但我們笑得很開心。我很喜歡麥可,真的很喜歡他。

第二天晚上,年老的伊東太太特意來看我們及一起吃飯。她見到兒子都很高興:「上次你們來時還未結婚,現在兒子也這麼大了!」

對呢,當時剛與麥可相戀,時間過得真快。

我都讓兒子吃熱食。他喜歡吃蛋壽司和喝湯。

(204)

伊東小姐教我用葉子吹音調。三口子只有我學得會。我一吹,父子倆就會過來聽。麥可會跟兒子打拍子,有時會「啦啦啦啦」地跟著唱。我和麥可都看得出兒子的音感很好,耳朵很靈敏。麥可也把我吹出來的歌錄起。

兩天之後就下雪了,兒子看到很興奮,眼裏閃出了光芒。我們把他抱高去接雪花,有時他力太大,或在手心留太久,雪花會溶掉,他不明所以就失望得大哭。我們教他要又輕又柔才可以,但雪花終究會溶化,他第一次體驗「失去」的滋味。

我們之後出去堆雪人和打雪仗。兒子穿起禦寒衣物頭小身臃腫,看下已像個雪人,只是不是白色而已。

今次要堆三個了,也是手牽手。

到打雪仗了,我和兒子一同對抗麥可。「放馬過來!你們贏了我就給兒子買套新玩具車。萊絲莉,妳想要什麼?」麥可向我們下戰書。
我想了想:「要台新電腦!」
戰事開始,我要教兒子搓雪球又要防守,繁忙得很。麥可跑過來一把抱走兒子,又向我擲雪球。

「男人欺負女人!不公平!」我向他們大叫。他們得意洋洋地向我吐舌頭。

我現在才醒悟過來:「兒子是奸細!」他出賣我了!

他們笑得更奸,一大一小的麥可同時向我奸笑,真讓我生氣!

兒子學會搓雪球了,跟麥可一同攻擊我,二對一我哪可能不輸?麥可過來,一把抱起我在空中轉圈。兒子向他撒嬌,他就把兒子放到肩膀上了。

「玩具車由我買好了。」我服輸:「麥可,你想要什麼?」

他湊過臉來親我的嘴:「我已拿了禮物。」

然後我們回去。我跟兒子洗澡,在寒冷的天氣下用暖暖的泉水洗澡真是個享受。

等天氣溫和一點,雪有點溶化,我們就去了小山上的神社。再過一個星期就回去了。

回去以後我問麥可能不能放多些時間在兒子身上,因為兒子慢慢長大。現時麥可旗下有動畫公司、音效和影像製作公司,正著手建立的經理人部門及以後的企劃就擱置。麥可也想陪兒子成長,不覺得可惜。

兒子快三歲,是時候找計劃讓他讀書了。對此我和麥可都有很多不同的想法,到底讓他去學校,還是請老師回來教,或是先請老師回來教,讓他年紀稍長才送他上學。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、找資料和思考,暫時未有決定。

(205)

麥可決定替兒子辦個生日會,慶祝他三歲生日。

等他生日後才決定吧。

麥可打算生日會跟一年一度的員工同樂日一起舉辦。現在公司擴展了,員工自然多了。同樂日一辦就要辦幾天。其實是件開心的事。客房區會變成一個嘉年華會場地,我和麥可也有機會認識很少見面接觸的員工。

生日會會在第一天,即是母公司員工同樂日舉辦,因為兒子比較熟悉母公司的員工。麥可發了通告叫來參加的人都不要給兒子送生日禮物,免得員工間為著禮物而競爭和傷腦筋,更不想他們互貼標簽。真正有心的話,拿張畫紙畫張生日卡送給他好了。

以往公司規模不算非常大,只需要家傭和廚師就可以把同樂日辦好,但現在不同了,今次加上生日會,非請派對籌辦公司不可。

而且我不能親力親為,因為又懷孕了。

我不吃驚,去旅行時有很多跟麥可獨處的時光,都是他刻意安排:「我在乎兒子也在乎妳。妳雖然是馬克斯的媽媽,但依然是我老婆,我不會厚待兒子而冷落妳。」他在旅行時告訴我,在第二晚就知道我半夜會離開,卻不知去哪兒,也不知會持續多久,很痛心和害怕,覺得我不要他和兒子了。「萊絲莉妳不能拋下我們父子倆!我不能失去妳,兒子也不能沒有母親!」麥可哭得很厲害,比我流產時更甚。

見到自己的丈夫這麼激動我很心酸。我非常內疚,但不知如何是好,也痛恨自己有把兒子送到寄宿學校的衝動。那次旅行,我和他談了許多事情,坦然分享了彼此的感受;麥可也知道我很累、不安和苦悶,都抽了很多時間陪我。

幸好麥可比我年長十五年,人也比較包容,很願意用心來理解我。他愛和接納整個我,包括我的軟弱和缺點。

因此每一次我都向他強調:「我完全無意傷害你,只是我不懂處理來自兒子的壓力…我也愛你!」

我在陪兒子看醫生時驗出來,暫時未告訴任何人。莊園裏的人都在忙,公司的重組工作暫停,子公司也是收購回來,都能自己運作。麥可又可不必出外工作,多些時間照顧家庭。現在最著緊的當然就是生日會暨同樂日。麥可都跟兒子親自打點。兒子很期待自己第一個生日會,常常都很興奮。每次見到我都會衝過來告訴我麥可為他預備了什麼。

「小心,別撞到我。」我知道自己懷孕後都得叫住他:「你過了生日後就正式長大了,不可以再那麼調皮和孩子氣,知道沒有?」他越來越重,我開始抱不起。

(206)

麥可很疼愛兒子,為他準備了許多好東西。聽他們介紹了一輪,我也心動。

我叫兒子謝謝麥可。麥可笑說:「不用謝我,你聽媽咪話就好了。不能叫她不開心,明白嗎?」結果兒子給我們各自一個深深的吻。

麥可當然不知我再有孩子。我想等同樂日過後,胎兒穩定一點才跟他說。現在太忙了。

我先跟麥可道歉,因為不能幫太多忙:「我很容易累…」

麥可也明白,叫我不必操心,有籌辦公司和家傭負責,他會監督。

有了第一次懷胎的經驗,我比較能適應和照顧自己。

兒子本來住在跟主人房相鄰的育嬰室。這房間隨著他長大而改裝過,是時候要還原,讓給他的弟妹了。

我打算在樓下給兒子裝修一個屬於他的房間。

我跟他和麥可商量:「這房間就由我出錢裝修,當做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好不好?」我買了幾本相關的雜誌,裏面有些很不錯的設計,跟兒子翻閱時,他很歡喜。

麥可問我:「妳真的要裝修?」我點頭;然後問兒子:「要搬到樓下睡哦,你可以嗎?」我答開始的時候會陪他:「畢竟兒子開始長大,要學習獨立,不能事事依賴父母。」

麥可說生日會過後再商量。

兒子午睡去了,聰明的麥可當然知道我未向他坦白,就過來問我。

既然他來問,我也不好瞞:「馬克斯要有個弟妹,他當然要把育嬰房讓出來。」

麥可看著我瞪大眼睛:「真的?」慢慢笑了起來。

「你呀,又讓我懷孕了。」我輕輕地捶了他胸口幾下。

「沒關係,就算妳生一打我也養得起。」他開心得傻了。

我即時叫了起來:「誰跟你生一打?你都不曉得有多痛!不如你來生,我來養好了。」

他立即摟住我:「妳生的孩子健康聰明又漂亮。馬克斯不是個好例子嗎?還是妳生好了。我會一直陪著妳。」

(207)

可是我擔心他分不下身,又要辦生日會及同樂日,又要照顧兒子,又加上我和胎兒。我叫他不必陪我去檢查和上課。

麥可換了新的管家和家傭。瑪嘉烈年紀大了。麥可換了兩個新的,一男一女,男的叫史提夫,女的叫卡露琳,家傭就換了一批會帶小孩和嬰兒。我們家跟以前很大分別,以前只有兩個成年人,現在會有一大一小的孩子,有一個間中要忙碌工作的男人和一個身體不太好又不能操勞的女人。

兒子有兩個保姆照顧。不是因為寶貝他,怕照顧不周,而是不想他依賴了其中一位,所以輪著。麥可和我也會輪著陪伴他,但如果我們沒空就要靠保姆了。

籌辦生日會及同樂日的事就交給史提夫,麥可定期聽報告和監督。

麥可也請了個女傭專門照顧我,叫安娜,有很豐富照顧孕婦的經驗,全權打理我的事務,陪我去檢查上課。

麥可成了這個家的總指揮。

我也想請個人照顧他,他替我們每個打算好但忽略了自己。他一口拒絕:「這個人我不是早就娶了回來嗎?除了妳,我誰都不要。」

「不是講好你照顧我嗎?」我笑。

他跟著我笑:「妳忍心不照顧我嗎?」他叫我總之不用操心,安心養胎就好。

麥可也贊成裝修,但要過了同樂日才打算,一次不能做那麼多事情。

幸好我剛懷孕,走動尚容易,可以多跟兒子去看會場佈置。那裏有他喜歡的顏色和卡通人物,他每次都興奮不已。那些卡通都屬麥可旗下公司出品,我也看過,水準很高,兒子看得很高興,票房也很好。

兒子還是小孩子,會撒嬌要抱。我能夠都會抱,只是要小心翼翼。這小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?我快抱不起。

有時我真的抱不動,教他擁抱和飛吻。他學會之後周圍跟人擁抱和飛吻,非常像麥可。

母公司的員工同樂日要舉行了,早上就有旅遊車送員工過來,以前只有一輛,現在有好幾輛。生日會在晚上舉行。

我也跟兒子過去玩,一來以老闆娘和女主人身份迎接,二來兒子也想玩。他也是第一次參加。

(208)

見到他們,我想起第一次參加的情形,好像上個星期的事情,現在居然嫁了麥可還懷上兩個孩子。當年的我完全沒想到。

家文和費恩一起下車。家文改變了很多,跟第一次帶我來這莊園的大男孩很大分別。

費恩也改變了,沒那麼像男人,頭髮留長了,聽說他們在交往。

我也改變了,不是嗎?

他們一下車便過來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:「麥可說妳又懷孕了,恭喜!」

家文看著兒子:「馬克斯要做哥哥了。」聽得兒子一臉惘然。

「還未跟他說啦。」我忍不住笑起來:「他這麼小都不曉得懂不懂。我本來想在生日會後才告訴麥可,可是麥可發現不對勁就追問了。」

費恩叮囑我要小心身子,今天不能玩得太瘋。我打算今天只玩些靜態活動,例如看魔術和電影。

「那我帶馬克斯去玩吧。」家文一手抱起兒子。

「我沒所謂,不過你要小心點,麥可很寶貝兒子,受傷的話他不會放過你。」我笑說。

家文拍心口:「放心!我會當親生兒子照顧!」

我笑他想要孩子想到寫在臉上了。他們問我麥可哪裏去了。我答他跟法蘭去了唱片公司,差不多回來了。

我們幾個分道揚鑣,家文跟兒子去玩,我跟費恩去吃早餐,然後去看表演。

到了中午,我們去找他們,在大草地上見到家文、麥可和兒子在進行分組競技,又要跑又要攀爬又要傳球。除了他們,每組都是一家人玩。

他們輸了。

兒子滿頭大汗跑到我身邊:「媽咪妳也來玩!這樣我們就不會輸了。」顯然對「輸」很是悶悶不樂,也希望自己跟其他人一樣,由父母陪著玩。

「媽咪不舒服,不能跑。」麥可說。

「媽咪常常都不舒服!」兒子嘟著嘴跺腳。

麥可皺著眉看著他:「媽咪也不想,你不可以怪她。家文哥哥陪你玩不就一樣嗎?」

(209)

「肯定是家文哥哥太遜,害你們輸掉啦!」費恩哈哈大笑:「換我上場,保證不同。我比你媽咪更厲害,我以前是三項鐵人哦。」

我們同時看著她,從來未聽她提過;兒子更像看到救星,眼裏閃出光芒。

我在一邊做啦啦隊打氣,可惜他們最終還是輸了,兒子途中跌倒,要麥可扶著跑。

很意外他沒一跌倒就哭,只是一拐一拐地完成賽事,回到我身邊才抓著我哇一聲大哭。

又要痛又要輸,我明白他的心情,就由他伏在我肩膀哭。

「但你很勇敢!堅忍完成賽事,媽咪為你自豪。」我親了他一下。

勝出那個小朋友走過來,把獎品交給兒子:「送給你,不要哭了。」

我和麥可都說:「不,獎品是你的。」

小朋友只是搖頭,堅持送給兒子。

兒子擦了擦眼淚,接過獎品,跟小朋友說:「我們一起玩吧。」

我們幾個大人看了都很感動,尤其是我,兒子有這樣的胸襟,當哥哥應該沒問題,能跟弟妹和睦相處。

「吃完午飯再玩吧。」麥可帶兒子去治傷,並叫人準備遊戲室。我也叫人另外給小朋友一份禮物。

兒子的膝蓋傷了一大片,但擦藥時沒喊痛沒發脾氣,只是靜靜地拭眼淚。他真的長大了。

我們帶他到大花園吃午餐。那裏有很多攤子供應不同的食物,另一邊也有設傘子的座位。麥可賞兒子一杯大大的雪糕。

我們五人坐在一處,看著員工取東西吃,共敍天倫。他們也跟我們打招呼。兒子也努力跟人揮手,顯然認識了許多新朋友。

飯後小朋友們都去了遊戲室玩遊戲機和棋類。我跟麥可玩大富翁,被他迫得破產!輪到我想哭了!

然後我們去看電影,可是我覺得累,未到一半已睡著。戲終時兒子問我好不好看,我也只能支吾地點頭。

「妳累吧?回去休息一下可好?到生日會開始時才接妳過來。」麥可把兒子交給家文和費恩,陪我回主屋。他扶我上床、替我蓋被。

(210)

「去陪兒子,他今天是主角。」我叫麥可不必陪我。

「什麼話?兒子今天是主角,每個人都爭著沾光,可是我的女主角怎麼辦?」他坐在床邊,說要等我睡著才出去。

麥可真是個好丈夫。

我睡醒時已黃昏,外面華燈處處,我還聽到音樂聲。麥可帶兒子回來洗澡換衣服。麥可為兒子準備了一套小小的西裝。

我過去為兒子洗澡更衣。麥可叫我休息,讓保姆來做。

「這是做母親應當的。」我堅持,反正洗個澡不會特別累,不想連這麼簡單的事也交給別人。

麥可在浴室門口守著。

兒子換衣服時擔心地看著我:「媽咪妳又不舒服啦?」

我搖頭說我沒有事:「你遲一些就要成為哥哥了,要乖要懂事知道沒有?」

他明白地點頭。

「爸爸媽媽雖然有了弟妹,但還是跟以往一樣愛你,你不要懷疑,更用不著妒忌。」我替他穿好衣服,摸摸他的頭髮和臉,他同時像我又像麥可,是個不可思議的個體。

他忽然擁著我哭,又用力親了我一下:「媽咪我愛妳!」雖然把口水鼻涕眼淚都印到我的臉上,但我也不介意。

他也過去擁抱和親麥可:「爸爸我愛你!」

「我們也愛你。」我和麥可替兒子擦乾眼淚,就出發往大花園,生日會已預備好。

兒子一進場,樂隊奏樂,所有人一起唱生日歌,讓兒子很開心。

然後我們一起聚餐、跟主持人一起玩遊戲、陪兒子吹蠟燭切蛋糕…

我見到法蘭,跟他閒談。

「媽媽,恭喜了。」他跟我握手。不知他在恭喜兒子生日還是我再懷孕,但我都一樣開心。

聽麥可說遲些法蘭就會退休,由費恩擔當我和麥可的經理人。其實他為我們夫婦付出過不少努力,對我來說他像我的乾爹,結婚時也是他領我入教堂交給麥可。

 

Next~211-2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