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’s falling in love 191-200

(191)

我很大聲叫麥可,這時候很想找他,只得我和年紀還小的兒子,我不知怎麼辦。

我抱著兒子叫他,來到了劇場的出口,我推開門就覺得很刺眼—

我見到病房的天花板和陽光,開始聽到有好幾把聲音在高興地談話。

「麥可—」我又叫,就見到他的臉,真謝天謝地。

「妳醒啦?」他很開心。我好幾次在醫院醒來,他今次最開心。

「能不能坐起來?」他想扶我:「大家都來看妳和馬克斯了。」

「馬克斯?」這是誰?

「我替孩子取的名…」他有點不好意思:「對不起,沒跟妳商量…但我很喜歡,所以取了。」

一直都「孩子、孩子」的叫,也沒想過取名的事。「既然你喜歡,就叫馬克斯吧。」

法蘭、費恩、艾美、家文等都過來我的前面,可是我很累,見到這麼多的人會頭暈,也坐不起來,生過孩子的傷口很痛,唯有請他們先回去。

「孩子呢?」我有點有氣無力;可是麥可跟我完全相反,精神飽滿,提到孩子笑得更開心了:「剛吃完奶推回育嬰房了。他真的很可愛,才幾天大已表情多多!大家都說覺得很像妳!妳想見見他嗎?」

我點頭,除了在產房見過一眼就沒見過了。

麥可叫護士把孩子推回來。不一會就有個透明箱子放著一團東西推到我面前了。

我一看,客觀來說不是那麼可愛,甚至有點醜…他的皮膚比七十歲老伯還要皺,也沒頭髮,只有幾條毛,粉紅色一團,眼睛只是兩條線,只是鼻子稍高,嘴唇也只是兩條深粉紅色的線;不過可能因為是我的兒子,總覺得比其他嬰兒好看一點。

麥可見到他比見到一堆黃金更高興,賴在他身邊不願走。

我們一家三口第一次聚首。

「馬克斯,這是媽媽喲。」麥可把箱子推近我:「是個能歌善舞的大美人。你要好好愛她,她生你的時候受了很多苦。」

我不禁笑麥可:「什麼大美人啊?」

「不是嗎?媽媽不美,怎能生出這麼美的孩子?」麥可很理所當然。

我看著孩子:「馬克斯,歡迎你加入這個家庭。」

(192)

他好像聽得懂我的話,想要回應我,擺動了身子,握了握拳頭,再打個大大的呵欠,又繼續滿足地睡了。

麥可發現到新大陸般:「妳看妳看,他打呵欠了!像妳那樣表情多!」

「他張大嘴巴時不是比較像你嗎?」我記得他以前開演唱會時會大叫,跟孩子剛才的樣子一樣。

「像我又像妳。」麥可用手指去撩他的小拳頭,他呈透明的粉紅色,像粉色水晶。

「萊絲莉,多謝妳。」麥可又哭了,誠懇地說:「我保證會竭盡所能去照顧妳和馬克斯,給你們最大的愛。」

我滿意地點點頭:「不過我真的很累,想休息。你不如明天再來看我。」

他也很明白:「醫生說妳產後很虛弱,要特別注意營養和休息。妳想吃什麼,我叫人做,明天帶給妳吃。」

「燉蛋,咸的甜的都要。」我說:「還有,請把我父母送給我的項鍊帶給我。」

麥可答應了。

麥可和孩子都離開後,我一個人躺在床上,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孩子,覺得「血緣關係」這回事很微妙…像一條管子,我父母傳給我再傳給兒子。

第二天我還未起床麥可已經來了,給我帶來燉蛋還有一大堆食物,還有項鍊。

我精神好了一點,可以靠病床稍微坐起來。我拿著項鍊看,心情有點複雜。

「要戴嗎?」麥可坐下來問。我搖頭:「只想看看。」

麥可餵我吃燉蛋,跟我一同看著項鍊:「別恨他們。」

「沒有,從來沒有。」我淡然笑了笑:「只是有點無奈…」

護士推孩子進來,說要餵奶了。麥可很快就站起來:「我餵吧。萊絲莉,讓瑪嘉烈餵妳可好?」然後就去開奶,看樣子也不陌生。

護士說昨天都由麥可餵。

我提議讓我來:「做母親的一次都沒餵過。」

大家都贊成。這也是我第一次抱兒子,麥可和護士都在旁小心地看護。麥可還教我!一個男人居然教一個女人餵奶!

抱著兒子餵奶讓我覺得很觸動!這是唯一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,由我的骨肉而出!

(193)

我看看麥可,這小生命也是他帶給我的!

我想一手抱著兒子,一手抱著麥可,但做不到。麥可很心有靈犀地摟住我,我們三個人就這樣抱在一起。這時刻比拿任何獎項、得到幾多財富和掌聲都珍貴,也換不到。

吃完奶掃完風,馬克斯又睡了。做嬰兒真好,吃飽就睡、睡飽就吃。

大夥又來了,病房頓時熱鬧起來。圍著馬克斯看。他又完全不怕人多不怕生,偶然扭動一下身子,握一下拳頭,嘟一下嘴巴又自顧自睡覺。

「像妳,萊絲莉。」大家都說:「動作多、表情多。」

有嗎?我是這樣嗎?

看完孩子,大家就來看我了,也帶了很多食物和用品給我,也問我什麼時候出院。醫生來巡房了,見我精神不錯:「聽說妳的兒子很像妳,聲音又響又亮,一哭就整層樓都聽到,都因為妳陣痛時唱歌嗎?還是因為有對歌星父母?」我和麥可唯有尷尬地笑。

醫生想我再留院觀察,因為我比較虛弱。

大夥和醫生離去後,只剩下我們三口子。麥可抱著兒子。他有時會睜開眼。我拿著父母送的項鍊,他定睛看著,又指著。我覺得他挺有靈性。

我把項鍊遞到他面前:「是外公外婆送給媽媽的。送給你好不好?」我叫麥可遲些把它拿去改一改,讓兒子能夠戴。

麥可溫和地拒絕了我:「我捨不得。這是妳父母送妳的。我可以給兒子買別的飾物,但這項鍊希望留給妳。」他提議我先借給他,找工匠按項鍊的設計為藍本,再鑄其他款式。

他珍而重之地收好項鍊,再叫人把兒子推回育嬰房,似乎有話想說。

「我見過妳父母了。」他關上門就說。

「什麼時候的事?」我很訝異。

「見過幾次了。」他很平靜:「第一次在結婚後,大約在妳錄《Spark》時、妳流產後、及剛生下馬克斯那晚,也見過孫子了。他們說也買票去看我們的演唱會,看完就離去。」

我完全不知道!麥可沒提過!

(194)

我真不知該說什麼…心情複雜得很。

「他們怕妳生氣,也怕妳誤會是為錢而來,所以都不敢在妳面前出現。他們現在都衣食無憂,我給過他們錢也沒有要,純粹想來看看妳而已。」

怪不得我在劇院會見到他們。

「怪他們嗎?」麥可溫柔地問。我搖頭。

「想見他們嗎?」又問。我又搖頭。完全沒有心理準備!

我伏在麥可的肩上,不知為何哭了起來。

「血緣關係」真的是很奇怪、很特別的羈絆!這跟我和麥可、費恩、法蘭或家文的關係都不一樣。

麥可後來告訴我他們第一次相見的情景。父母上了麥可的工作室,在門外徘徊,被家文看見。

他們欲言又止:「萊絲莉…萊絲莉…」

「一看女的就知道是萊絲莉的媽媽,因為長得很像,有如幾十年後的她。」家文說。但還是要確認一下,所以就問了。

「我們是萊絲莉的父母。」還是男的開口,感覺上也像我:「她…在嗎?」

「她今天出去工作了。」家文叫他們留下電話和口訊傳遞給我。

他們即時鬆了口氣及拒絕:「我們只想來看看她工作的地方,沒想怎樣…請你也別告訴她我們來過。」

正當家文覺得奇怪之際,麥可從錄音室出來找他,見到兩個衣冠楚楚的中年人,女的很像我:「兩位是?」

「萊絲莉的父母。」家文的答案令麥可很震驚。

父母對望了一下:「紅星麥可!萊絲莉的丈夫!」見到大名鼎鼎的麥可,加上是我丈夫,吃驚得幾乎說不出話來。

麥可雖然震驚,但沒太大懷疑,因為他們太像我了,而母親戴著一條跟我相同的項鍊。

麥可跟他們握手:「您們好。」

他們卻有點害怕和不安,很猶豫才伸出手。

(195)

「萊絲莉今天不在,不如進來喝杯茶。家文,去買幾塊蛋糕回來。」麥可推開門請他們進去起居室。

麥可親自泡茶,他們侷促地坐下和東張西望,那裏有我的照片和物品。

麥可坐在他們對面,微笑說:「算起來,您們是我的岳父和岳母呢。」

父親立即擺擺手:「不敢當…」

「萊絲莉跟我結了婚,您就是我岳父了。」麥可平和親切地笑。

「萊絲莉好嗎?」母親有點緊張。

「她總是全力以赴地做自己喜歡的工作,也對家庭很負責,過得很好。」麥可說。

他們聽後都鬆了口氣。

父親對母親說:「萊絲莉有美好的事業和家庭,妳還操心什麼?」

「我跟她多年沒見,擔心很正常嘛。人們都說娛樂圈很黑暗!」母親很擔心:「我從沒想過她會做藝人。」

「她的老闆和丈夫是麥可,他有財有勢會把女兒往火坑推嗎?」父親說完才發現自己失言,向麥可道歉。

「萊絲莉有音樂天份又肯努力,在圈內人緣不錯,很多人願意跟她合作,廠商也看重她。這都是她努力的成果。」麥可笑說。

他們問麥可我曾否提起他們。麥可點頭:「有。」

「她…很生氣?」母親更緊張。

麥可搖頭:「沒有,只是覺得很可惜,錯失了跟父母一起的時光。她很獨立和堅強,不想讓人操心和帶給別人麻煩。」

談到這裏他們似乎了結了心事,開始有點笑容,起來表示要走了。

「多謝你,麥可。」父親跟麥可握手:「萊絲莉就交給你了。」

「您們想見她嗎?或者我可以跟她談談。」

他們一同搖頭:「她未必想見我們。十幾年沒來往了,她現在有名有利有家庭,實在不想她誤會…」

麥可問他們生活得怎樣,需不需要幫忙,他們也搖頭。
父親說他是一家出口食品公司的老闆,每年有百萬的營業額;母親是位高級政務官的妻子。他們各自有了家庭和兒女。這些年來都很想見我卻不敢,得知我嫁得好歸宿,替我開心之餘也更想看看我;他們去過麥可的製作公司,那邊的人叫他們聯絡費恩,或上來麥可的工作室碰碰運氣。

(196)

麥可跟他們交換了電話:「歡迎您們隨時聯絡我。

您們不必擔心萊絲莉。我在此保證會讓她幸福,無憂無慮地過日子。請放心把她交給我。」

他們都寬慰地笑了。

 

十天後我帶著兒子出院,麥可跟一堆保鑣來接。法蘭說所有媒體的記者都埋伏在周圍,在搶我和兒子的第一手消息。害我出院時好像去打仗那樣緊張。我和麥可當然不想兒子作展示品,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,一輩子活在藝人父母的陰影下,只想他健康快樂地成長。

我包著兒子,抱緊他。麥可派了好幾重保鑣圍住我,他自己則先行,也要求院方讓我們走特別通道。但記者就像忍者,還是拍到照,上了封面。

算了,這是無辦法的事,幸好拍不到兒子的臉。

兒子沒一出生時那麼醜,臉脹了一點,有了嬰兒可愛的模樣。他的臉很好看,像縮小的麥可,一看就知道是他的兒子,尤其是不作聲在微笑的時候。當他們父子坐在一起,真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,同時見到兩個不同年紀的麥可。

可是兒子一動,就很像我,不夠幾個月已會扮鬼臉吐舌頭,也會皺眉,動不動就會揮拳頭踢腳。有次麥可投訴說抱他的時候下巴被打了一記。他不特別愛哭,但一哭就很吵,整幢主屋都聽到,要哭到累才會收聲。麥可會抱他挨到胸前或肩膀上,他也會把口水眼淚鼻涕全擦到麥可的衣服上,累了就趴到麥可身上睡覺。

所有人,連我自己也把兒子形容為「麥可模樣的萊絲莉」。

有時麥可會叫苦連天:「又多一個萊絲莉!怎麼辦?」這時我就會抱著兒子坐到一旁去,不滿地瞅著他:「既然爸爸討厭我們,我們走!」然後去萊絲莉園,或是去花園打鞦韆。麥可會追過來唱歌跳舞賠罪。兒子很喜歡看麥可跳舞,有時我真的很生氣,不理麥可,但兒子卻在我懷中看著麥可哈哈笑,麥可就會說:「兒子都原諒我了,妳不會比他小器吧?」我會叫他送束花或糖果就消氣了。

兒子越大,臉越像麥可,性格越像我。他是個典型的男孩子,愛玩、搗蛋、頑皮,有用不盡的精力,卻不算很難帶。他不算愛哭或麻煩,也很少生病。麥可都很會教,溫柔卻嚴格、疼愛但不盲寵,也超級有耐性。他比較怕麥可,只要麥可板起口臉,定晴看著他,就會收歛,不過嘴巴會嘰哩咕嚕地吟著,似乎在低罵,麥可會繼續以同一姿勢地看著他,不一會就會收聲了。

(197)

我則會罵他,打他的手掌,他會對我粗魯地大叫,向我揮拳亂擲雜物。兩母子會打架似的。有時我會先哭、有時是他,其中一方哭我們就會停戰。他見到我哭就會呀呀地撒嬌要抱,我見到他哭就會心軟,去抱他逗他。不過有一次我真的受不了,他發脾氣亂擲玩具,我打罵不果,他拿起一塊積木擲過來,打中我的嘴角流血,我哭了起來,他見到我這樣開始歉疚,一如以往呀呀地撒嬌要抱求和,但我太傷心,哭到停不了。他見我沒像以往去抱他,反而坐在一邊只是哭不管他,就哇一聲大哭。兩母子二重奏那樣,輪著痛哭。

聽說主屋外也聽到哭聲,在書房的麥可立即過來看:「你們發生什麼事了?」先抱起哭到眼耳口鼻都扭在一起的兒子再回頭看我:「萊絲莉,平心靜氣教嘛!」

「是你的兒子打我呀!」我哭著跑出主屋,跑到車庫,見到司機,叫他送我去舊居。

回到去,也不管許久沒打掃過,一頭栽進自己的床去睡。這裏很寧靜。

我忍不住想兒子像我,我小時候是不是脾氣那麼壞?小時候的我難帶嗎?是否因為我不乖,太難帶,所以父母都寧願把我送進寄宿學校,讓別人操心算了?太調皮的小朋友太令人難受了…

電話響了,一定是麥可打來,我用枕頭壓住耳朵,扮作聽不到。

我睡到下午,洗了個澡換了件衣服,吃了個即食麵,拿了未入寄宿學校時的照片出來看。那時期的照片不多,我的年紀相當小。照片中的我很鬼靈精,笑起來有點奸。我從小到大都愛跟人嬉笑跟人玩,也很直率,兒子大概遺傳了我這些性格吧。

我摸摸嘴角,傷口結了痂,有點瘀青,嘆了口氣。為什麼兒子遺傳不到麥可的溫柔沉實而要像我呢?我又遺傳了父母的什麼特質呢?我的性格到底像誰?

麥可說我遺傳了母親的樣子,感覺則像父親。我不知道,對他們的印象很模糊…

麥可只在醫院提過他們一次,之後就沒再提過,只在最後說:「可以的話,見一見他們吧。他們仍然關心妳。」

麥可找工匠根據我那條項鍊的設計,打了一套飾物,有耳環、兩條手鍊、一個小腳環和一個鍊墜。耳環是我的、一條手鍊是麥可的、另一條手鍊、小腳環和鍊墜是兒子的。「這樣,我們一家都分享到妳父母那條項鍊了。」麥可真用心。麥可經常戴那手鍊,兒子只能戴小腳環,我也戴著項鍊。

天差不多全黑時電話再響,應該也是麥可。我接聽了。麥可柔聲說:「回來吧,我和兒子都想妳。我們在客廳呆坐了一個下午,兒子不是望著門口就是淚汪汪地望著我,好像在問我妳在哪裏。」然後一陣嬰兒的嬌嗔傳了過來,麥可叫他跟我說幾句吧。

(198)

麥可派司機接我。我拿了剛才在看的相簿回莊園。

麥可抱著兒子在門口等我。兒子一見到我,立刻好像壁虎那樣,要從麥可那裏爬到我身上來,然後又樹熊那樣黏住我,又用手摸我的嘴角。他真的挺聰明和有記憶力。

「既然不捨得我,怎麼又要打我?」我低頭看他,他用小孩的絕招:就是撒嬌混過去。

「打到哪裏了?」麥可看看我的臉。我指了一下嘴角。

「你今次太過分了。」麥可直視著兒子的眼睛,聲音也沉了:「要懲罰一下。」兒子立即縮到我的懷中。

我不知道麥可會怎樣罰他。麥可從來不打罵孩子。他叫我們先去吃飯,然後我發現兒子的玩具消失了幾天。不知是我出走、麥可的直視、還是玩具消失讓兒子害怕,自那次之後他就沒那麼頑皮了,起碼沒擲東西。

孩子一歲前我和麥可都沒工作,都在家裏照顧孩子。麥可盡量什麼都不要我做,餵奶換尿片他都會自己做,起初半夜要起來照顧孩子他都會:「妳睡吧,我來就好。」或是找家傭做。他怕我辛苦,也怕我不喜歡做。不過我始終是孩子的媽媽,怎可以什麼都交給別人?所以會跟麥可輪著做。

兒子同時喜歡黏我和麥可,喜歡麥可的歌聲舞步和講故事的聲音,喜歡我跟他玩。我會跟他玩積木、玩具車等,也會拍些節奏給他聽。他會立即轉頭看我,很感興趣地聽。

漸漸我會拉起他的小手教他拍;也會跟他看卡通片。

麥可一個星期會用幾個下午開視像會議,公司重組還在進行,也有些報告非聽不可。其餘的時間都會陪我和兒子。我們每天都會抽一個小時特意坐在電子琴前唱歌。不是想刻意培訓兒子,只是我們夫婦太喜歡音樂了。沒有音樂的生活簡直像沒調味的飯菜,難以忍受。音樂是我們聯絡感情的工具。別忘記,我和麥可是因為音樂而結識繼而走在一起。

兒子不會彈琴不會唱,負責聽。他會很忙碌地看著我和麥可,聽到愛聽的會手舞足蹈地「嘩哦、嘩哦」地歡呼。

自從兒子出生後,麥可買了一台攝錄機,錄下我們生活的片段。至今已有數十張光碟。我則負責拍照。書房、主人房、育嬰室和大廳都有一面牆,貼滿了大大小小的照片。當然還有很多相簿。晚上兒子睡著了,我和麥可就會看照片,回味發生過的事。

(199)

孩子快一歲,開始學站學走路學說話。我們見到他邊靠邊站,再慢慢邁步都很雀躍,見他站不穩,一屁股跌下來都鼓勵他再接再勵。麥可抱他坐在大腿上,教他說:「爸爸。」我才不他爭!我沒刻意教他叫媽媽。

在麥可的耳濡目染下,兒子先會叫「爸!爸!」麥可開心得跳起!衝過來告訴我。結果兒子無論是肚餓、要換尿片、掉了玩具、甚至是發脾氣,都是「爸!…」惹得我哈哈大笑!當然他會也懂得叫我。

兒子牙牙學語,我買了識字卡教他單字,又買了寓學習於娛樂的卡通片陪他看。現在他認得那對老鼠了。

兒子過了一歲我們才敢帶他出去,之前他太嫩太小了。記者還是老在搶我們的消息。麥可給我和兒子六個保鑣,一定要好好保護他。

我們都是去工作室。這年來作了很多兒歌,有一些麥可和我都很喜歡,很想好好製作和錄音。工作室可說是我們的另一個家,太久沒回來始終會掛念。

我們向兒子介紹:「這是爸爸媽媽相遇的地方哦。」

兒子都好奇地周圍看,見到我的照片都:「媽!」

他很容易覺得開心。當我們在看唱歌時的錄像,他見到自己的樣子就會:「嘩!」;我和麥可商量試唱時,他會興奮得揮手,又會「嘩!」表示自己聽過;我們試唱幾段旋律時,他會拍手和跟著「啦」。有時麥可會錄下來:「可以加到歌曲內哦。」

麥可僱了一隊樂隊去奏這些音樂,我和他會跟他們開電話會議來商量如何奏樂。樂曲奏好我們就開始錄音。我和麥可輪著錄,坐在混音台前的負責抱著兒子,後來覺得很難,孩子會瞎搞,只用一隻手也很難工作,終於要找家傭在起居室照顧孩子,好讓我們專心錄音。

我們一星期只錄三個上午。又不是為發行,只是為興趣而已;加上麥可有其他事。他最近比較忙。

第一首歌我們錄了四個版本。我放給兒子聽。他明顯特別喜歡某個版本。我笑說:「你也可以做監製哦。」

我就用兒子喜歡的版本就後期工作。麥可問起,我就答:「你兒子喜歡嘛。」

麥可把兒子的歡呼和笑聲混到歌曲中,整首歌都變得很有童真!

(200)

第二首只能由我一個人操刀,麥可真的很忙。有天家文告訴我麥可成功收購了一家動畫製作公司,所以才會忙。我有點吃驚,本來以為他會先有音樂製作或公關公司,想不到第一家加入的居然是動畫公司。

麥可不太會跟我說公司的事,最多只會說製作方面的:「妳不必為這些事操心。做妳自己喜歡的音樂和製作就好;再不然留在家裏清清靜靜,帶帶孩子也無所謂。」所以很多消息都是其他人告訴我。

家文說麥可想讓兒子看到他公司出品的動畫。

我真羨慕兒子!我也想麥可為我出品一些東西。
我跟麥可抱怨過。他問我:「妳想我為妳做什麼?」我又想不到…難道要他特意為我收購一家公司嗎?

他後來入股我一直光顧那家美容纖體中心:「多點去做美容保養,把自己打扮得更美,做個漂亮媽媽。」我一下子由客人變成老闆娘,很是意外。這是麥可唯一在娛樂圈以外的投資;不過有很多名人朋友光顧。我真的聽他的話,趁兒子午睡時去做美容。人們和麥可都說我越來越漂亮了。

我和麥可花了不少時間完成了四首兒歌。每首都秉承我們一直以來認真製作的宗旨,完全沒因為是兒歌而馬虎。其實製作兒歌的挑戰更大,因為聽的是小朋友。麥可說他們觸覺其實更敏銳,心思更細密,要求當然也更高。

兒歌是我和麥可第一次涉獵的範疇。唱片公司為這幾首歌出了張唱片,叫《小小的聲音》,反應比我們預期好。第一張當然是送給寶貝兒子。我和麥可更破天荒攜手出席上市首天的簽名會,當日所買出的收益會全數撥捐給好幾個兒童機構。近幾年我們已沒出席公開場合,今次簽名會不是為宣傳,只想籌款和見見闊別已久的歌迷,惹來萬人空巷的場面,眼能看到的地方全部都是人。商場要控制人潮,聽說迫爆了其中一面玻璃。

我們收到許多祝福說話和一整車禮物,都是送給兒子的。我萬分感謝所有人對兒子的愛與關懷。最後我們應邀做了個簡短的訪問,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接受訪問,說起婚後的生活和兒子。

兒子學會走路,讓我開心也讓我煩惱,因為他很難看得牢!常常一跑就不知跑到哪兒去,像粒跳豆。我根本跟不上,都要保鑣抓他回來。他沒小時候那麼愛搗蛋,但有超旺盛的好奇心,常四處跑四處看。帶著他,超累!

我也開始帶他上play group,要他學習新知識和與人相處之道了。我們起初挺擔心,因為我們都是藝人,尤其麥可的名氣屬非同凡響。人們會如何對待兒子呢?他能像普通孩子那樣學習和玩嗎?我會不會教得他不好而令他恃寵生嬌呢?

 

Next~200-2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