鉛筆

鉛筆有天被機械鉛筆取笑,笑它的生命短暫、笑它的諸多不便。

鉛筆看看自己,的確沒有富時代感的金屬或塑膠外殼,鈍了的時候又需要用鉛筆刨削尖;削完之後不但越來越短,還產生一堆髒髒的鉛筆碎。哪有機械鉛筆「環保」?換條鉛芯就行了,方便快捷,可以不停循環再用,又不耗木材。現在很多人都選擇機械鉛筆而不選擇它了。

鉛筆一出生,本來都是長長的一支,光鮮亮麗,但隨著日子漸過,它顯得漸為殘舊,而且越來越短。

常常聽到人嘆:「鉛筆短成這樣,都沒用了。」本來它也不以為意,人們說多了,自己也覺得自己不中用了。當短到拿不住、削不了,就是壽終正寢之時,跟機械鉛筆完全比不上,在筆筒裏十幾年如一日。

難道鉛筆的一生就是這樣嗎?出廠後被削開,然後就是用用用、削削削,直到有天身體被耗盡,就被丟進垃圾筒嗎?

有天畫家在削鈍了的鉛筆,準備作畫,萬念俱灰的鉛筆問畫家為什麼不改用機械鉛筆。畫家有很多鉛筆,卻沒一支機械鉛筆。畫家雖老,但無可能沒用過或不會用機械鉛筆。一支機械鉛筆已能抵上多支普通鉛筆了。

畫家首先答拿起來舒服:「我喜歡木質拿在手裏那種溫潤感覺。」說金屬和膠會太冷太硬,也有時會滑手。

其次是鉛筆的芯沒那麼容易斷,使用比較用力也沒問題,而且隨著用力大小、筆尖的尖鈍可做出深淺和粗幼不一的線條,也可以輕易地用於大面積。

「作畫講求細膩的筆觸,鉛筆自然得多。機械鉛筆很生硬,也太尖。」畫家說因為要用很多種不同的鉛筆(畫筆)作畫,拿起不同的鉛筆就可以用了,難道每次都去換一支鉛芯嗎?機械鉛筆又顯示不了筆芯的度數,鉛筆一看末端就看到了。

想想看,又真的沒有什麼畫家用機械鉛筆作畫。有些畫家就算不用鉛筆,也只是直接用顏料,或者馬克筆。

畫家看著鉛筆:「機械鉛筆有它優點,但你也有自己的存在價值和用途呀。你的身體雖然最終會用完消失,但精神已融入每一幅畫作當中。經過你畫出來的線條有機會流傳萬世,其實你只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。機械鉛筆也有相同的功能和使命,只是用處不一樣而已。」對人類來說同樣重要。

「不會覺得我們不環保嗎?」鉛筆覺得自己始終要用木。

畫家笑著拿出「新世代」鉛筆:報紙鉛筆,就是用廢報紙代替木材,捲起鉛芯。不但可以減少用木,還可以廢物利用。

鉛筆也跟著自信地笑了。

 

-The End-

 

返回故事台

 

其他故事推介:

情定小時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