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暑假 51-55

(51)

我沒作聲,真相太震撼了,令腦袋亂作一團。

「我想休息一下…」我覺得難以消化,很累。

「也好。」米高笑得有點無奈:「我為妳安排在貴賓席看演唱會,希望妳會喜歡我的演出。到時莊尼會帶妳去。還有,之前踩髒了妳的門票,對不起。」他們一眾人都站起來了。

如果不是他那一腳,也不會發生往後的事…

「我們還會再見嗎?」我朝著他的背影問。

「妳可以來後台找我。」他叫人安排。

他跨出酒店房間,我彷彿看見公子跨出我的房門,那個身影一模一樣。

當然,他們是同一個人。

其實公子是米高是件值得開心的事,但我只覺得陣陣無奈。我和他再無可能同住一個房間、去吃飯看電影、嬉笑聊天。

跟他的關係已經變質,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像肥皂泡,美麗而燦爛,但越吹越遠,繼而在半空爆破。

我朦朧中睡著了,在夢中公子跟我拉著手。我們一同站在路邊㰙吃魚丸。公子還是把食物伸到口罩裏去吃,吃完又吵著去玩。

本來也不想聽他的,但又捨不得不管他。

其實一切仍未結束吧?

可是第二天早上我還是睡在酒店房間,莊尼在客廳等我。他是米高的助理。

他問我要不要去看演出團隊綵排,不過今天不會見到米高。

也好。能看到綵排是許多歌迷希望的事。

我們從特別通道進去。運動場的正門已堆滿歌迷等候進場,本來我也是其中一份子。

舞台又巨大又宏偉,樂隊和舞蹈藝員穿著便服在上面綵排。台下和台後都是工作人員,忙碌地四處走動。

有一列充當廚房的帳篷和列休息室。莊尼說再裏面的就是米高專用的休息室。

他再帶我到台前,一個不算太大的區域,都給圍住,可以清楚地看到台上的表演。

莊尼說這是貴賓區,米高的朋友都會坐在這裏。

 

(52)

一段綵排完結,就會有人上台指導,然後繼續綵排。

到了傍晚,莊尼說演出人員要開會,我們也該去吃晚飯。

我們回到酒店房間,米高吩咐私人廚師為我準備豐富的食物。

明天這個時候我就在看他的演唱會了。

 

第二天就是演唱會的大日子。

其實我不光是等了一個暑假,打從我喜歡上他,我就在等他來開演唱會。

夢想成真了!

公子的事雖然令我有點惘然,但能看到米高的演唱會還是相當開心。

我常常忍不住在笑,像個傻瓜。

下午時莊尼陪我吃完飯:「要不要去後台見米高?他想在演出前見見妳。」

於是我們就出發往運動場了。

差不多下午四時許,莊尼說米高在更衣化妝和做暖身運動,要過一會才能見我。

演出人員又在綵排,但今次他們都換了衣服化了妝。其他工作人員更加忙碌。

過了一個小時,莊尼才帶我到米高的休息室。米高已坐在裏面。

「翠兒。」他站起來:「對不起,剛才在更衣化妝。」已換好出場的衣服,化好妝:「多謝妳來看,希望妳喜歡我的演出。」

「你還記得我有多喜歡米高吧?我拼了命去搶黃牛也為看演唱會。」其實是我該多謝他:「謝謝你讓我坐貴賓席。」

「我答應過妳嘛。」

我還記得當時公子怎樣向我保證。

「跟妳一起的日子,我會永遠記住。這是我最快樂的時光之一。」他看著我的眼睛,微笑著:「而且有妳這種歌迷,我覺得榮幸。」

「我也是…」我也不會忘掉那個闖進我生命的公子。那個很富有,幪住臉,很愛玩,對我很好很溫柔的人。

我們擁抱了一下,我忍不住流淚。

「翠兒別哭,別哭。」他撫摸著我的頭和背,一個大哥哥安慰小妹妹一樣。

 

(53)

公子身上也有相同的香味,我不捨得米高,也不捨得公子。我們相擁了五分鐘,莊尼過來說米高要開會,我這才放手。

「期待你的演出,加油。」我離開他的休息室,讓他辦正經事去。

我離開他的休息室後,聽到他吩咐莊尼:「好好保管翠兒送給我的手錶,我上台不能戴。」

還有幾個小時才開場,莊尼叫工作人員帶我周圍看看。米高請了不少小朋友和殘障人士來看演唱會,我有機會認識一下他們;還可以去看看出售紀念品的攤檔。工作人員都很好,送了一套紀念品給我,有繡著演唱會標記的毛巾和風衣,米高的海報、照片和唱片。

傍晚的時候,觀眾開始進場了。草地上漸漸塞滿了人。有不少人帶著自製的標語或橫額進來。場外有大型救護站,停了不少救護車。

莊尼過來找我,說可以去貴賓席了。

貴賓席可說是最佳的位置,前面無遮擋,離舞台最近,又不擠迫,其他位置連針也插不進。

等待開場也不愁悶,觀眾在叫口號和唱歌。晚一點樂隊和舞蹈藝員也出來逗我們玩,未開場氣氛已相當熱烈。

八時,主角出場了,把氣氛推到高潮。

等了一輩子,終於看到米高的演唱會了!

我還有機會當人人羨慕的幸運觀眾,跟米高在台上相擁。

那一分半鐘,我的心跳得很厲害,眼淚不停流。

演唱會在一片歡呼聲下完滿結束。我敢說以後也不會有機會再看到這麼精彩絕倫的演唱會。

即使米高已下台,我的心還是躍動不已!

觀眾也不願離開,繼續唱歌。

莊尼過來找我,說送我回酒店。

一整晚我都沒法平靜下來,很感動、很震撼,也很回味。眼淚還是流個不停,演唱會的片段也不斷在腦海裏重播。

結果整晚沒睡。

第二天下午莊尼過來找我,發現我臉如死灰,雙眼紅腫,連聲音也沒了。他很緊張,以為我病了。我好不容易才能告訴他,看米高的演唱會太興奮和感動,叫得和哭得太厲害而變成這樣。

 

(54)

「要不要去見見米高?他後天就離開去下一站了。之前沒預算在這裏待那麼久。」莊尼說。

也對,之前他的確留太久了。

莊尼帶我到米高下榻的酒店。他住總統套房,華麗又舒適,不久之前他還在我家睡浮床。真難想像這對比。

他在看雜誌,仍是穿著黑色長運動褲、長袖風衣加白色汗衫,頭髮沒束,只戴口罩沒戴墨鏡,露出一雙好看的大眼睛。

他這個樣子又像公子又像米高。

他見到我來,站起:「翠兒。」

我跟他握手,他順勢給我一個禮貌式的擁抱,然後問我演唱會好不好看。

我當然老實地答棒透了,讓他很開心。

正如莊尼所說,他提到後天便會離開,送我一套簽名唱片留念。

「之前我踩髒了妳的門票,讓妳不開心,要不要我替妳簽個名補償?」他問我。

我擺擺手:「你的鞋印比簽名難得,我要好好保存。」

「那…妳有沒有別的東西想要?」

「下次你來開演唱會的話,可否送一張門票給我?」我說:「你會再來吧?我不想再買黃牛了。」買到黃牛,也不會再遇上公子了。

米高笑了笑,答應了我,找人拿了一張看似證件的東西,在上面簽了名交給我。

「下次可以拿著它過來,進來後台找我和坐貴賓席。」

我謝謝他,跟他道別,並祝巡演順利。

我轉身要走了,莊尼替我開門。

「翠兒。」

我回頭,米高戴上了墨鏡,變成公子那模樣:「認識妳真的很開心,我不會忘記。」他揮動右手,我送給他的手錶反映出水晶吊燈的閃光。

我本來也不想哭,但眼淚不聽話…我不想留這個印象給他,唯有在眼淚滴出來之前離去。

 

(55)

米高此站的演唱會完滿落幕,暑假也隨之而結束,新的學年又開始。

我重新回到校園,米高在下一站的演唱會順利完成,又馬不停蹄到了再下一站。

我透過雜誌追看他的消息,每次都會為他祈禱。

家裏回復以前一樣,公子彷彿從沒有出現過,老爸老媽都沒察覺有個陌生男人來住過,還跟他們的女兒同睡一個房間。

他們更不會想到,來的人是紅透半邊天的米高。

我從沒有向任何人提過這段經歷,連碧嘉和舅母也沒有。說出來應該沒有人會相信,而且我也想好好地珍藏在心中。

那條玻璃珠手鍊我常常戴著,公子不會再出現了,戴著它會感覺到他就在我身邊。

過了很久,老媽大掃除的時候,在衣櫃深處找到公子/米高留下那一大袋鈔票。

她當然窮追不捨地問我,我胡訨地騙她的時候,想起公子/米高也未把我家的門匙還給我。

我們互欠對方一件東西。不知他還記得不記得?

 

-The End-

 

 

返回故事台

 

其他故事推介:

爹地最討厭 (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