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暑假 11-20

(11)

他乖乖照做了,木頭般站在牆角,用背脊對著我,整個過程都一言不發。

「好了。」我換完衣服:「我現在要去看醫生回校申請補考,你要乖乖地待在這裏。」

「我陪妳去。」他說。

「我可不是去玩的!」我已沒心思照顧他!

「翠兒。」他走過來拉住我:「妳忘了拿電話。妳這樣東掉西丟怎麼行?」他逕自拿起我的手袋出了客廳。

今天家裏很靜,老媽好像出去了。

我想到巴士站,但公子建議我坐的士。

到了診所。「妳下車去找醫生。」公子付錢。

拿了醫生紙。「妳去攔的士。」公子付錢。

文件簽妥,到交補考費的時候,公子比我更快遞出大額鈔票。

「回家還給你。」我說。

公子還沒回應,碧嘉向我迎面走來:「辦好補考手續沒有?擔心死了。」

「幸好來得及。」我拍拍胸口。

「這位是?」碧嘉注意到公子:「該不會是男朋友吧?」笑得衰衰的。

她老是嘮叨我該交個男朋友,因此常給我介紹這又介紹那,比老媽還要煩。可是她介紹的我完全不喜歡。

「是表哥啦!」我強調。

碧嘉狐疑。「是遠房親戚!從中東回來啦!」我再強調。

一看就知道她不信,我也懶得管她:「我們先走了。」

我說要回家,公子則問:「我不是提過要買化妝品嗎?」

我看看他的樣子。雖然還是有點怪,但未至於太招搖。他家裏的人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找到他,去一趟購物區應該不成問題。

我帶他到百貨公司,那裏有他慣用的牌子。

他都很認真地挑選。很奇怪一個男人會如此認真選購化妝品。雖然我不好此道,但旁人又指指點點,唯有陪他一同挑選,扮作他買給我。

 

(12)

他見我拿起一支淺粉紅色的口紅看:「喜歡的話我買給妳。這種淺淺的粉紅色很適合妳。」

我立即放回原位:「不喜歡。老兄你發財啦?」完全忘記我說過要節儉的話。

他買了一整套用品,什麼粉底、乾粉、口紅、眉筆、眼影、眼線膏…比我媽還要厲害。

買完東西,我說要回去,公子口裏答應著,但眼還留戀著街上的櫥窗,每走過兩、三家店便說要進去逛一逛。

走過電影院門口他更不願離開:「機械人大戰耶!」

他的口味真是我估計不了。我以為他喜歡看文藝電影。

「機械人打架什麼好看?」我拉他走。他忽然甩開我跑到另一邊去:「吸血鬼耶!」

「買票!買票!」他興奮得像個小孩,逕自跑到售票處排隊。

「你真的要看?」我看著他。

「要!我早就想看。」他手舞足蹈。

「你自己進去看,我不陪你。」我別過臉去,雙手抱在胸前,一副很不滿的樣子。

他探過頭過來看我的臉,一會兒才開口:「妳怕?怕看吸血鬼?」

他一言道破我的心思,我不禁漲紅了臉。

「我才沒有怕!」我向他大叫。

「那就一起去看。」輪到我們買票了,他向售票員豎起兩隻手指:「吸血鬼電影票兩張,請給我們最清楚的位置。」

還要最清楚的位置呢!這傢伙…

他拿著票,開心得像撿到黃金一樣。

我則臉如死灰,生平最怕看顫慄電影。

他還興致勃勃地買了兩大桶爆米花和汽水。

我們坐下之後便播預告片了,他一臉專心在看,並解開口罩下半部開始吃爆米花。

預告片完了,螢幕一片漆黑,忽然一灘灘血擴散開來,電影要開始了—

我吞了一下口水,公子則平靜地呼吸著,注視螢幕。

(13)

忽然有吸血蝙蝠飛出來,追著美女來咬,我已怕得用手掩著雙眼。我偷偷地瞄了他一下,他還是目不轉睛。

他跟著觀眾「嘩…」了一聲,然後我又聽到喇叭傳來撕咬、淒厲的慘叫和陰森的笑聲…公子則會讚歎地叫著和拍手。

我看不下去了…

我把臉埋在掌心中,根本不敢抬起來,生怕會看到嚇破膽的場面。

過了不知多久,一隻冷冰冰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我想也沒想便大叫起來。

「噓!妳怎麼啦?」那隻手是公子的。

我定睛再確認一下,果真是他的手:「去你的!嚇死我了!手那麼冷就別搭過來啦!」

「對不起,這邊風很大。」他把手縮回去:「我只是想告訴妳電影放完了,回去吧。」

終於捱完了,我衝出電影院。

他跟在我後面,不時「嘿嘿」在笑。

「公子大混蛋!」我向他做了個鬼臉。

「我哪裏混蛋了?」他笑聲更響:「是妳自己說不怕的。」

看他的模樣風度翩翩的,其實壞到骨子裏!

「走、走、走,吃飯去!」他過來搭著我的肩膀。

「你還吃得下?」我知道他看電影時吃了一大桶爆米花。

「我奇怪妳怎麼不喊肚餓?以妳的性格一定會大吵大鬧。」他說我從早上到現在也沒吃過什麼東西。

「說我壞話!」我打了他一下。不過經他這麼一提,我真的覺得肚餓:「那吃什麼?」

他隨手一指,指著一家披薩店。

我叫侍應帶我們到最角落的位置去坐,但公子喜歡坐窗邊。

「坐裏面不容易被發覺嘛。」我擔心公子會遇上他的家人。

坐好之後,我著公子點菜:「我上一下洗手間,你自己小心點。」又教他掌摑、出拳和踢人,要是有人要對他不利就可以保護自己。

 

(14)

「知道啦。」他啼笑皆非。

我趕快上完出來,生怕他有事。然後他說他也要上。

我首先是答好,但越坐越不安。要是他的家人就趁這個時間下手,那如何是好?我怎能放他一個人這樣?

不行、不行、不行—我還是要去看看。

我到了門口就進不去了,因為那是男廁。

在門口越站越近,路過的男人都紛紛看著我。

可是我沒空管他們,他們不是很急嗎?與其有空看我,不如趕快去排隊。

「小姐,這裏是男廁。」

「對啊,妳不可以進來。」

「趕快出去!」

原來我已步入男廁,男人們都不滿起來,可是我仍未見到公子…

終於公子出來了,見到一堆男人圍著我吵:「什麼事?」

「這個女人想進來!」人們都起鬨了。

「我沒有…沒有…」我實在沒想進去的意思,只是擔心公子…
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。她只是來找我,對不起…」公子把我拉走。雖然那些男人還在吵,但他拉著我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我們重新坐下來。「妳怎麼跑到男廁來找我?」公子問:「妳坐在這裏等不就好了嗎?」

「我很擔心你!」我忍不住叫了出來:「怕你的家人趁你只得一人,又在上廁所時下手!萬一你有事,我怎麼辦?我未必可以像上次樣救你!」說到這裏我的淚奪眶而出。

公子伸出手來擦我臉上的淚水:「翠兒,對不起,要妳這樣擔心我,實在對不起…」

回想起來,我自出娘胎也未曾為一個男人這樣哭過、擔心過。

「我答應妳,我不會再讓妳為我提心吊膽。我會小心保護自己。」他很柔和但非常堅定。

「你自己說的啊。」我拿紙巾擦眼淚:「做不到的人是烏龜。」

「嗯,做不到的人是烏龜。」他還是那樣柔和卻堅定。

 

(15)

我真傻…為這樣一個不清楚容貌、不知道身世、姓名的男人又擔心又哭,還闖進了男廁。

「我哪…才不是真的擔心你…」我瞄了他一眼:「只是擔心你被抓走了,誰賠我演唱會票?」

「我知道、我知道。」公子也裝作沒好氣:「我欠妳一張搖滾區的貴價票嘛。」

「那你記得明天要早點起來,找黃牛買票去。」我提醒他。

「好、好。現在先吃飽。」他說的時候,剛好點的菜來了。

我一看,是肉醬意大利麵、肉丸配蕃茄醬、蕃茄醬肉腸披薩,還有羅宋湯,全部都是鮮紅色的!

看下去是血淋淋的,令人不禁聯想起吸血殭屍…

慢著…這些菜是公子點的。他趁我上廁所的時候點這些古靈精怪的菜!

我瞅著他。起初他還扮作若無其事,但最後還是笑了出來。

「好傢伙!你故意耍我吧?」我忍不住起來打他。他老是這樣!

他推說喜歡蕃茄醬的味道。鬼才會相信他!

不過這頓飯我們吃得滿愉快的。

最後還是公子付錢。我說要我請客,或者付自己那份。公子推掉了:「這點錢不成問題。」

我也知道不成問題。大額的鈔票他至少還有幾十張,甚至幾百張。

算啦,就跟他奢侈一次。

飯後我打電話給老媽。幸好她今晚約了朋友,沒那麼早回來;老爸又要工作。不然實在不知怎樣帶公子回去。

我帶公子去坐地下鐵。公子像個傻瓜,票又不會買,閘又不會過。就算有我帶領著還是不知如何是好,買票時還是慌張得把零錢散滿一地。

旁邊的人都笑他「土包子進城」。其實人們都想錯了。他是因為太富貴而從未使用過公共交通工具。

我叫公子別管人們的閒言閒語。公子沒事人一樣:「我聽不到有人說什麼。」

公子在車站大堂、月台和車廂中都是那麼興奮好奇,東摸西看的。他連這麼普通的東西也沒接觸過,到底他平日本來過的是什麼生活?會不會是我完全想像不了?

(16)

他到底是何許人?為什麼要出走和被追捕?當中有沒有複雜的秘密?或者有個驚天大陰謀?會不會像小說的情節,從此就改寫了我的命運?

其實我只是個普通學生…

回去以後,公子去洗澡。他洗完之後發現我在發呆。

「還為剛才的事不開心?」他坐在我的旁邊。

我想問他的事卻又不敢問,怕他不高興之餘,又怕會聽到比看到吸血鬼更驚恐的話。

「我真的會小心照顧自己啊。」他搭著我的手:「妳不是教了我掌摑、出拳和踢人嗎?」

我還是看著他。

「就算我被抓到,也不是件大不了的事情,不會槍斃或處死,沒有人怪責我。」他平靜地說:「我只是工作得有點累,也有點迷惘,想出來透透氣而已。本來預算兩天便會找到帶回去。現在比預算長了實在是有賺了。」

「當然我不甘心就這樣回去,想看更多平時沒機會看的東西。」他繼續說:「但如果真的要回去,我也沒有異議。很開心認識了妳這個朋友。」

怎麼搞得生離死別似的?「你還未還我票,休想走呀!」我打了他一下,他輕易地避開了。

其實他完全有能力躲得過,但有時會站得定定的讓我打,真不知他在想什麼。

他今晚洗了頭髮,長而曲的頭髮錯落地垂下,還滴著水,有些酷酷的味道。他現在的樣子像殺手。

我看著他。其實他真的有種帥氣滲出來。他瘦削,身材高眺,語調溫柔但不含糊。

「妳又幹嗎?」他發現我看著他。我回神來:「沒有…你快把頭髮吹乾。要是著涼了,我可沒空帶你去看醫生。」

 

第二天早上靜悄悄的,只有我媽在房間外傳來的腳步聲和開動吸塵機的聲音。

原來公子比我還要早起。他在看我訂閱的時事雜誌。

我問他梳洗了沒有。他說我媽在外面,出不去。

我出去看看回來:「我跟我媽出去吃早餐,你待會可以上廁所。」我答應會帶點吃的給他。

 

(17)

我說要換衣服,他自動轉到牆角去。

我走前說讓他玩遊戲機打發時間,他一口拒絕:「不玩!不想玩!」

我奇怪,上次不是玩得很開心嗎?

老媽催促我出門了,我管不了他,不玩就不玩吧。

我帶了通心麵給公子。他坐下來吃。當我在想今天要做什麼的時候,他忽然在我後面開口:「喂,妳快溫習呀。」

我訝異地看著他,想是不是聽錯了。

「快溫習呀。」他吃著通心麵:「什麼時候補考?」

我答下星期。他點頭:「現在不溫習,妳想待到何時?這是妳的最後機會,想不想升班?」

但天氣這麼好,用來溫習很不是味兒…

他見我萬般不願意,便放下湯匙推我到書桌前:「上次妳因為只顧陪我玩遊戲機而缺席考試,所以在妳補考前,我死也不會再陪妳玩,也不會讓妳出去。」

我聽完不禁哈哈大笑。這是我家耶!他有什麼能耐令我出不了去?聽說現在不能出去的是他!

好,就聽他一次,我拿起書本。

可惜不到五分鐘,我的眼皮像掛了千斤鉛。

他在後面輕輕拍我。可惜五分鐘後又故態復萌。

「老兄,我也不想…」我伸了個大懶腰:「你也知道唸書是件多苦悶的事情…」

「妳可以做些練習,或者串串生字。不用光唸書麼悶。」他說。

很不容易捱過了一個小時,我的身體像是有蟲咬,坐立不安。

「不行!我要出去看電視!」我快悶瘋了!

「才一個小時而已。妳都溫習完?」他用懷疑的眼光看我。

「我要休息!」我歇斯底里。

「至少溫習兩個小時,一個小時有什麼用?能熟習些什麼?」他拉住我,老是要跟我作對。

「那上個廁所總可以吧!」我怒不可遏。

(18)

我不要再面對了!混蛋的書本!混蛋的公子!

我看了十五分鐘電視,房內便開始傳出狗吠聲。

我起初也不以為意,直到我媽不耐煩:「去看看妳的狗,別老是讓牠吵。」

我返回房間,是公子搞的鬼!

「你卑鄙!」我氣得跺腳。

「我哪裏卑鄙了?我不是說過妳要溫習嗎?」他倒很平靜。

「我之前已溫習好,不用再溫了。」我解釋。

「是嗎?」他站起來拿起我的課本問了我幾個問題,但—我的腦子一片空白!

「我太緊張而已!」我大叫。

他翻了幾十頁,又問了一些問題,我答得結結巴巴。

「答成這樣,叫人如何評分?」他放下課本:「妳應該多謝這個突如其來的溫習假期,不然妳這科早就當了。」

他這樣說簡直令我無地自容!我咬著唇不看他。

「我知道妳想罵我,甚至想打我,但既然妳有能耐對付我,怎麼不好好用來唸書?」他坐下來繼續看雜誌。

好!唸就唸吧!我就要你看看老娘多厲害!

結果我整個下午都沒出過房門,甚至屁股沒有離開過椅子。

傍晚時我把課本遞給他,要他再來抽問;結果大部份都答得不錯。

「大有進步嘛。」他說:「妳要做話一定做得到。」

讓他稱讚真開心!可是我忽然想起:「公子,你整個下午都沒上過廁所、沒喝過水吧?」

他倒不是太介意的樣子。

「這怎麼可以?」我趕快出去給他倒杯水,後來我乾脆替他預備了一個大水壺和杯子,讓他招呼自己。

然後我著他趁老媽做晚飯時,趕快上廁所。

吃晩飯的時候,我媽居然給我一盒狗乾糧,要我好好的餵狗。我拿給公子看,他哈哈大笑。

 

(19)

這一個星期公子就這樣陪著我溫習,有時候沒廁所上,沒飯吃也沒有怨言。有時我會讓他抽問和對習題的答案。

「雖然我不知道妳答得好不好,但妳寫的重點我都能在課本上找得到,另外有些生字串錯了,妳要多加留意。」

我覺得他好像一個老爸。從來沒有人督促我溫習。

「你結了婚沒有?」我問。如果他有孩子,就怪不得他會像個老爸了。

他笑著搖頭:「有什麼關係?」

我忽然想,公子喜歡的會是怎樣的人呢?

不過他臉和身上有傷,有幾多人接受得了?

 

補考前兩天,我收到一個好消息,就是老爸和老媽在我補考那天出發到愛琴海坐郵輪,暑假後才回來!到時公子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上廁所和在飯廳吃飯了!而補完以後,我也重獲自由了!

補考那天我和公子都很早便爬起來。

「加油。妳努力了這麼多天,一定無問題。」公子說。

「等我回來,之後就可以好好慶祝了。」我把遊戲機給他:「你可以一邊玩一邊等。」

我們擁抱了一下,他身上有股獨特的爽身粉香,然後我就出門了。

在路上我不禁莞爾,剛才我和公子為什麼會擁抱起來?

作答的過程相當順利。雖然會因為是補考而打了折扣,但應該不會影響總體成績。

公子知道後相信會很高興。他跟我一樣付出了努力。

收考卷的時候,我發現天在下大雨。本來想帶公子出來吃飯,但現在要買回去吃,或是回家做飯。

但有個問題要先解決,就是我沒帶傘。早上出來的時候沒下雨。

我冒著雨衝出校門,打算一口氣衝到巴士站。還是回家吃麵算了。

在校門,有一個高眺的男人撐著一把大傘站在雨中,我走近一看,是公子。

我奇怪他怎麼會來,還曉得來我的學校。

「妳沒帶傘嘛。上次不是我跟妳一起來申請補考嗎?所以我曉得怎樣來。」他遞給我一把傘,上面有我喜歡的小天使。

 

(20)

不過今次我想跟他同撐一把傘。

「妳真的愛撒嬌呢。」公子說。

除了老爸,我沒對過別的男人撒嬌,公子可說是第一個。

誰說下雨沒有地方可去?我們先去吃了個午餐,再去逛商場。公子說想去看藝術館或博物館,於是我陪他去看畫展了;然後我們去看電影。

「先旨聲明,不看吸血鬼、不看機械人大戰。」我說。

「我知道,妳想看《小豬歷險記》嘛。」他一臉理所當然的。

我一臉困惑。他說什麼呀?他指向電影院一張海報,原來是一齣給幾歲小朋友看卡通片。

我氣得打他,這傢伙!

「好啦、好啦。」他投降:「那妳想看什麼?」

我指著一幅愛情電影的海報。

「想不到妳會看這種電影。」他覺得很奇怪。

他太不了解我了。「我好歹是個女人,遲些你就會知道我的優點。」我說完,他呆住了。過了好一會他才開口:「我去買票…」

買完票,他又買了爆米花和汽水。他看電影似乎不能沒有爆米花。

他又是解開口罩的下半部來吃。

這套電影拍得很不錯。男女主角至死不渝的愛情令人太感動了。

然後我們逛書店去。

公子似乎很喜歡那些只有字沒有圖,深奧得像密碼的書。

我怕那種書,都煩死了!「我去看漫畫。」唯有分道揚鑣。

公子站在書架前的背影,優雅得像古代神話的賢人哲士。

當我看完一本漫畫,發現有五、六個人圍著公子。有那麼多人喜歡看那些深奧的書嗎?平時也不發覺…

慢著,他們都好像衝著公子而來。雖然公子因為打扮奇特的關係而常受旁人指指點點,但這次,這些人也靠得太近吧!好像想對他做什麼…我要過去看看。

 

 

Next~21-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