爹地最討厭上 51-60

(51)

他給我抹布叫我自己抹:「抹乾淨點,不然牠的同伴又來找妳了。」

我不要,真的不要!所以很努力抹。之後爹地用清潔劑再擦,然後噴殺蟲水。

殺蟲水很臭,爹地說午餐就出去吃,順便買點東西,叫我去換衣服。

衣服很快就換好,但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同一對襪子,每隻都是單獨的。

爹地上來催我了,標哥哥的車已在樓下。我說我在找襪子。

「隨便穿一對就好,很快回來。」他伸手去拉我其中一扇衣櫃門,我恐慌地叫住他:「爹地別開!」太遲了…我那堆未摺好的衣服迎頭迎面塌到他身上,他整個人呆住了…

他會不會氣得想打我?還是會爆血管?

「金小寶!…」聽得出他很努力抑壓怒火:「妳留在家裏…我叫季伯伯看管妳,在我回來之前自己整理好這堆東西,知道沒有?」

我沒有拒絕的餘地,唯有點頭,他就一聲不吭地離開我的房間,等季伯伯來了才出去。

季伯伯帶了一個嬸嬸來,先給我一些東西吃,再到我的房間:「怎麼妳的房間搞成這樣?」我覺得很無地自容。

季伯伯和嬸嬸撿起地上的衣服、書和雜物,想替我收拾,我拿過他們手中的衣服坐在床上摺起來:「爹地叫我自己做…」他們聽到後都沒再插手,只是嬸嬸替我洗廁所,季伯伯看著我慢慢收拾,偶爾幫我一下。

四時許我還在做,因為太亂太多東西了。爹地回來了,站在房門口看著我。

季伯伯笑著摸我的頭說:「小寶很乖啊,全部都自己收拾。」

我不敢作聲。其實我才不乖!這些本該很多天之前便已完成,我卻拖到今天,還把房間搞得像垃圾場,蟑螂也來找我了。

爹地招手叫我過去,看了我很久。我想他罵我,這樣我會比較舒服,但他只是平靜地開口:「以後自己的事自己做好不好?爹地可以自己照顧自己,希望妳也能。將來妳長大後,生活才不會像這樣一團糟。」

我抱著爹地的脖子,跟他道歉。

 

一個星期就這樣過去了,我每天都很努力完成自己的份內事,今天終於是我期待已久的坐飛機日子!興奮得整晚也睡不著。

爹地說我精神很差,有對熊貓眼,但我告訴他我沒事。

原來陪我們去的還有東東、依霖姐姐和標哥哥。

季伯伯和另一個司機叔叔送我們去機場。東東和標哥哥幫我和爹地搬行李上車。我真的好期待!

爹地又拿出攝錄機出來拍,東東也拿出照相機,有兩個鏡頭對著我。不過我望向東東的比較多,我喜歡拍照多一點。對著攝錄機要講話,哪有這麼多話講?

爹地說他的攝錄機也可以拍照,叫我多點望向他。標哥哥無論對著哪一個鏡頭都會臉紅。

(52)

光是坐車去機場已拍了很多照片。

來到機場東東又替我周圍拍,先是門口、免稅店,到了離境大堂還繼續拍。

飛機起飛了,我的心情相當興奮!爹地拉開窗簾讓我看風景,房屋都變得像積木,白雲都像棉花!我現在在天空中飛了!

爹地說要坐很多個小時,問我要不要睡一下,但我情緒那麼高漲,睡不著,繼續看風景。爹地看了一會兒雜誌便放了一齣電影出來看,看的時候空中小姐送飛機餐給我們吃,其中一位請我吃巧克力。

爹地叫我道謝。她問我們去什麼地方玩,我答:「主題公園!坐過山車!」她笑了起來。

我問爹地怕不怕坐過山車,他說:「還好啦。」東東說不用擔心,他一定會陪我坐。

吃完飛機餐就很睏,爹地叫我挨著他睡,自己則戴著耳機繼續看電影。

到我睡醒的時候,飛機上黑漆漆的,似乎全部人也在睡,我搖醒爹地,叫他帶我上廁所。他很掙扎才能起來,回到座位又呼呼入睡。

下機的時候,大概因為已睡了一覺,加上心情興奮,我覺得充滿能量!很想快點去玩!但大人卻沒那麼精神…都說在飛機上睡得不算好。

我說不如現在去主題公園,但爹地說要先去酒店取房間。

我們一共訂了三個房間。我和爹地一個、標哥哥和東東一個、依霖姐姐一個。依霖姐姐說歡迎我過去玩。東東說他也要去,被依霖姐姐拒絕了:「東東很好色!」還叫標哥哥好好看管他。

爹地叫我先把行李放好,衣服放到衣櫃裏。

我很想去玩,但大家都很累,說想先休息一下,爹地倒在床上睡著了。

大家都不去,那我一個人去吧,不喜歡浪費時間。

我拿了小背包,放了水和零食。酒店應該有旅遊巴士去主題公園。

我拿好東西靜悄悄地關上門。出發!

我剛經過依霖姐姐的房間時,被標哥哥發現了。他跑兩步便追上和拉住我:「寶小姐,妳想去哪兒?」

我叫他不要阻著我去玩。他問:「妳想去哪兒玩?」

「哪兒都好!」我忍不住大叫:「總之不要困在房間裏!」

他把我放回地上,拉住我的手,跟我去坐電梯,來了酒店咖啡室:「吃不吃雪糕?」我點頭,他就帶我進去坐了。

我說要巧克力味的,他點了兩杯,一人一杯。

吃完之後帶我去逛酒店商場和去看噴水池,又去聽人彈鋼琴。

標哥哥很高大健碩,看起來好像一座山,眼睛會不停左看右看。如果有人想要靠近我,他會立刻抱開我。他的話比東東少很多,女孩子跟他講話他會臉紅,但人很好。

我們出來一個小時,聽完彈琴他便說該回去:「爹地見到我們不見了會擔心。」

果然回到房間,我們三個房門都開了,東東和依霖姐姐在走廊踱來踱去,一見我們即時大叫:「回來啦!」爹地馬上在房間撲出來:「妳又哪裏去了?是不是想嚇死爹地?」

(53)

我們即時大叫:「回來啦!」爹地馬上在房間撲出來:「妳又哪裏去了?是不是想嚇死爹地?」

我說不想待在房間,標哥哥帶我去吃雪糕。

爹地叮囑我現在在外國,不可以四處亂走,萬一走失了就很難找我回來:「妳要不要永遠見不到爹地、姨姨和愛瑪士?」我不停搖頭,摟緊爹地的脖子。

爹地問我有沒有多謝標哥哥請我吃雪糕。我轉頭向他道謝,他又臉紅了。

大家決定在附近逛逛,順道吃晚飯。

「不去主題公園了?」我問。

「後天去。」爹地訂了後天的票。

酒店附近有食肆,去購物街則要走十多分鐘。爹地再一次叮囑我一定要拉住他們其中一人的手。我今次很怕走失,所以都很聽爹地的話。就算上廁所也約依霖姐姐在洗手的地方等。

第二天我們一早出發,去了參觀什麼博物館、什麼什麼科學園。爹地講完輪到東東講,我也不清楚是什麼東西,只知道不同的玻璃櫃裏放了不同的東西,都很古老;有些有電腦遊戲玩,爹地、東東和依霖姐姐都陪過我玩,但我玩完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的。

我唯一感興趣的是賣紀念品的地方,有明信片、展品的仿製品縮小版等。

爹地問我要不要給維維寄張明信片,但我不知如何寫,第一次接觸這玩意。

爹地先叫我挑選一張明信片,在背面寫想說的話和地址,然後買郵票貼上再放入郵箱,過幾天維維就會收到,知道我來過參觀。

但明信片位置不多,寫什麼好呢?有很多字都不會寫…

最後爹地教我寫:「我和爹地去了旅行很開心,很掛念妳。 小寶上」

爹地替我寫地址:「維維住在什麼地方?」

「713 Randy Road!」我答。

「那是我們家,妳不記得嗎?」爹地想糾正我:「妳第一來找我的地方,是東帶妳進來的。」

就是這樣我才記得!我寫給他看,拼法不同。他一看也說:「好巧啊。」

然後爹地帶我去買郵票貼在明信片上。他抱起我,面對著紅頭髮白皮膚的西人姨姨,叫我試試開口買。

「我不會講啦!」我連忙摟住爹地的脖子,把頭轉到另一邊。

爹地叫我別害怕:「先看著姨姨。」再在我耳邊說出想買郵票的英文:「向姨姨覆述一次。」

我說了兩個字便不記得,連忙搖頭,爹地提醒我,然後陪我一起講,總共講了三次才講出一句完整句子。姨姨聽懂了,親切地給我們一枚郵票。爹地付錢時叫我:「說Thank you呀。」

這句我懂,我很精神地跟她說,她很開心,給我一顆糖果。

把郵票貼好放進郵箱,這是我第一次寄東西。

東東和依霖姐姐都在買東西,英文講得很流利,標哥哥也一樣,用英文問職員廁所在哪裏,只有我一個人什麼也不會講…早知聽愛瑪士和姨姨的話用功讀英文。

(54)

參觀完畢,我們去吃午飯。我們選了一家露天餐廳,因為那裏的食物很香。菜單上的字我只看得懂apple和fish,就向爹地指著:「Apple! Fish!」

「妳就只吃這些嗎?」他笑。

沒辦法啊,看不懂別的。

很英俊的侍應過來了,大人們一人點一個菜,我向著侍應叫:「Apple! Fish!」大家都笑了。爹地說我那些都點了。

侍應回去店裏又出來,給我一小碟東西,原來是蘋果味果凍和幾條炸魚手指,店長請我吃的,臨走前侍應還向我眨眼。依霖姐姐說我超幸運,有帥哥請吃東西。

當我在吃魚手指的時候,不時有不同的人停下來看看我,親切地向我笑,又說:「She’s so cute!」標哥哥緊張起來,立即坐直身子。有人更拿出相機來,標哥哥立即站起來擋住。

爹地叫他坐下:「別緊張,他們看來沒惡意。」但標哥哥說還是小心點好。

原來這些人見我可愛想跟我拍照,爹地問我願不願意,我點頭。有人跟我們大家合照、有人只是搭著我肩膀或抱起我,一連拍了幾張。

真開心,連外國人也覺得我可愛。

爹地看起來也很開心。

菜來了,有蘋果汁和煎魚柳,爹地替我點的。

吃完飯連店長和英俊侍應也找我合照!說會放在店裏。

我問爹地我是不是很可愛。他笑了笑:「不發脾氣、不大呼小叫、不離家出走的時候的確很可愛。」他這樣說不就是說我會發脾氣、會大呼小叫和會離家出走嗎?我嘟著嘴,不滿地看著他,他笑得更大聲:「現在就不可愛了。」

我不管他,過去叫東東抱我。爹地說:「不可以撒嬌要東抱,拉著妳走就行。」叫東放我回地上。東東說不要緊,就抱一會,爹地嘆口氣:「妳遲早給寵壞。」

這麼可愛的我加上好像明星的東東引來很多目光。

東東甚至讓我騎膀馬,在街上跑。我想騎膀馬很久了!

東東把我放回地上,爹地不欲觀:「是東才會這樣寵妳。」

我們逛了很多地方,依霖姐姐和我都很開心。爹地、東東和標哥哥異口同聲說:「女人果然都愛買東西。」

吃晚飯那家餐廳有現場魔術表演,我受邀上台,但我聽不懂魔術師說什麼,爹地叫標哥哥上台幫我。魔術師猜中我寫的數字、撕爛又還原爹地借給我鈔票、還變了一束玫瑰花給我!我拿著花衝下台:「爹地!有人送花給我呀!」我第一次收到花!

給我撇下的標哥哥傻乎乎地留在台上,當他想下台時被魔術師叫住,邀請進入一個大箱中,然後魔術師把他的頭、身體和腳鋸開,鋸開之後還能動,只見標哥哥一臉不安的,耳朵都紅了。我問爹地標哥哥會不會死,怎麼沒流血,爹地答:「魔術嘛。」

(55)

標哥哥的身體最後都能還原,平安地回來。我摸摸他,發現沒有傷口;問他痛不痛,他答沒感覺。

爹地叫我回家不要學:「妳不是魔術師。」

東東說他也會變魔術,我很想看。他指著我後面:「妳看看那邊!」我就轉頭去看,卻什麼也沒有,然後發現我碟子上那隻大蝦不見了,我問爹地,他和依霖姐姐和標哥哥一同笑個不停,不明所以的我發現東東的口在動,才知道他吃掉我的大蝦了!

「東東是壞人!」我欲哭無淚:「作弄我!」

依霖姐姐笑著打了東東一下:「她說你是壞人,聽見沒有?」

見到東東把我的大蝦吞進肚子裏我很氣憤,爹地叫我別生氣,把自己那隻讓給我吃。

吃完我們又去逛,晚上的街道店舖很不同,有很多很美的燈飾,好像星星在閃。

九點半時爹地說要回酒店休息了,明天要去主題公園。東東叫我們先回去,說想跟依霖姐姐再逛一下。

爹地說好,叫他們自己小心點;我說不想回去酒店,想跟東東再逛。

「他們去拍拖,妳跟著幹什麼?去做電燈泡嗎?」爹地要我跟他回去,又說東東去酒吧,不准小孩子進去。

依霖姐姐和東東說沒關係:「我們只是去吃甜品,或是看場電影。她跟著來也可以。」

爹地沒好氣:「妳真的想和他們一起?」我點頭。「明天要是爬不起來,我就把妳一個人留在酒店房間,不帶妳去玩!」爹地很認真地說。我保證一定能準時起床。

爹地無可奈何地把我交給東東,囑咐他要是讓我吃雪糕,不能多於一杯,他很慎重地點頭。

我們和爹地、標哥哥分開走了。我忽然覺得好輕鬆,問東東和依霖姐姐去哪裏。

一致決定去吃甜品!

在甜品店坐下之後,依霖姐姐上廁所去了。我問東東什麼是拍拖,怎麼爹地叫我做「電燈泡」,他看著我笑:「像這樣一男一女在一起,吃喜歡的東西、做喜歡的事情,就是拍拖啦。」

像這樣嗎?「那我現在也在跟東東拍拖啦?」我笑著推論,那我這個暑假不也在跟爹地拍拖嗎?

「如果妳想的話也可以哦。」東東用很情深的眼神看著我,好像上個星期大結局那套電視劇的男主角向女主角求婚時那樣!

當我在考慮要不要的時候,依霖姐姐敲了東東的腦袋瓜一下:「你作弄她一次還不夠嗎?怎麼你老是欺負她?」又告訴我拍拖不是那樣:「要很喜歡很喜歡對方才行!」

(56)

「但我很喜歡東東呀。」我不明白。

「是嗎?這種喜歡要很大忍耐和付出。」依霖姐姐有點沉不住氣:「妳要忍受他常常不陪妳、衫褲鞋襪四處丟、不回電話、生日聖誕沒一次記得…」

我見到東東的頭越縮越低,快要貼到桌面,最後唯有招手叫侍應過來點菜打圓場。

吃完甜品我們又去逛了,一陣風吹過,依霖姐姐搓了搓雙臂,東東立即脫下外衣披著她;她反而看看我:「給小寶吧,妳冷不冷?」我搖頭,說我有外套,這她才繼續披著。

然後我們去看電影。我一點也聽不懂對白,覺得又悶又累,呵欠連連。

依霖姐姐挽著東東的手臂,挨在他的肩膀上呢!很甜蜜的樣子!我想這就是「拍拖」了!我將來也要「拍拖」!

 

當我在跟白馬皇子很開心地拍拖的時候,突然被又拍又推:「小寶,起床啦!再不起來便留妳一個在這裏,我們自己去主題公園算了。」這我才猛然坐起來。

爹地沒好氣:「早叫妳跟我回來休息!昨晚是東抱妳回來的,妳的口水還弄污了他的衣服!」

我擦了擦嘴角,果然有口水漬!

爹地叫我快點去洗澡,洗完便出發,他趁這個時間替我準備麵包和水,放到小背包裏。

「不去吃早餐了?」我問他。

他反問我:「哪有時間?」東東、依霖姐姐和標哥哥現在在餐廳吃,但我要洗澡趕不及。

我趕快洗,洗完便換衣服,爹地替我梳頭,然後給我袋裝麵包,邊走邊吃。

我們衝到酒店大堂,他們已在等。我咬著麵包跟他們道早安。

今天大家都穿了運動裝束。

我們坐的士去主題公園。在車上爹地從我的小背包取出麵包和水來吃,我問爹地:「你未吃早餐?」

「現在就在吃嘛。」爹地喝著瓶裝水:「還不是因為要等妳!」

爹地陪我一起捱麵包。

在公園門口我已感受到歡樂的氣氛!有七彩的花叢、熱氣球、還有火車!

「我們快進去!」我等不及了!爹地說東東要去辦入場券,我們等的時候可以先拍照。

爹地替我和依霖姐姐和標哥哥拍了十來張,東東回來了,便替我和爹地拍。

入場後見到的景物更多,有很多卡通人物,我抓住他們拍照。

東東拿了地圖,問我想玩什麼,說要計劃一下才能好好運用時間。

我什麼都想玩!爹地笑著搖頭:「嘴巴闊肚子窄!」

首先我們當然去玩夢寐以求的目標—過山車!我們五個人一起去!

(57)

果然夠刺激!坐的時候我只顧得上尖叫再尖叫。下來時大家還算正常。

閘口處有我們坐過山車時所拍的照片出售,全部都是大家張大嘴巴大叫、衝到頭暈、甩到五官都掉出來的驚嚇照片。

爹地指著我的狂笑:「妳好像見到鬼那樣!」從未見過他如此失態。

我說他的也很難看,眼也睜不開,像個死人。

他居然付錢去買那些醜陋的照片,卻只買我的,不買他自己的。要是我有錢就會去買他的,天天拿出來笑!

下一個目標是海盜船!

爹地退出不玩了,說受不了,玩完過山車就好,會在下面等我們。

海盜船就像個巨型鞦韆,前後擺動,也很刺激。

可是東東下來的時候臉也青了,不一會便把早餐嘔出來。

我以為下一個受不了的是依霖姐姐,誰料是他。

爹地說休息一下。東東躺在長椅上,依霖姐姐買了罐凍飲敷在他的臉上。

爹地替我抹汗。我去附近看花,標哥哥跟在我後面。

半小時後,東東可以起來再走,跟我說了聲抱歉。爹地說不如去看表演。我們去了有空調的劇場,很多卡通人物上台載歌載舞。

看完表演我們去了看紀念品。爹地叫我挑十件八件送給同學。我才不想送給他們!我寧願自己要也不送!最後我買了個鑰匙圈送給維維。

爹地叫我要給姨姨和愛瑪士挑選禮物。我差點忘記了她們。

我在店內走走看看,也不知道買什麼才好,沒用的東西愛瑪士不喜歡,不好看的東西姨姨不喜歡。

我去請教依霖姐姐,她陪我去選了個保溫杯給愛瑪士,選了一個擺設給姨姨。

爹地見我所挑選的都是買給別人:「妳自己呢?」

我選了一隻熊寶寶,大得要標哥哥才拿得起。爹地問我要怎麼帶回去:「讓它坐妳的機位嗎?」因為塞不進行李箱,我唯有買一隻很小的,可以用手抱住,放進爹地的行李箱。

買完紀念品出來,經過賣氫氣球的攤檔,我看了一眼,東東便跑了過去,買了一個很大的送給我。我覺得他是為剛才嘔吐的事,感到掃了我的興而道歉。

走過那些機動遊戲我還是很想玩,依霖姐姐和標哥哥陪我去,不過玩完衝天飛船依霖姐姐也不能再玩。

又休息了一下,東東和標哥哥買了快餐,我們坐在長椅上吃。

爹地跟我分享了一條大雞腿,也吃了熱狗。標哥哥買了一支粉紅色的棉花糖。他這麼高大卻拿著一支顯得很細小的棉花糖在吃,樣子很好笑。我問他拿了一些來吃,他撕下一大塊給我。

吃完我們去看表演雜技,我還是念念不忘那些機動遊戲。

爹地知道我想玩,但勸我量力而為:「在主題公園可以做很多事,不一定要玩機動遊戲。」

對啊,但只有主題公園能玩機動遊戲。

(58)

「爹地陪妳玩碰碰車怎樣?」他說這個受得了。

也好。

東東、依霖姐姐和標哥哥也陪我們玩。由於我年紀小,不能駕駛,唯有坐在爹地旁邊。

東東常來撞我們,爹地就帶著我反擊。東東叫依霖姐姐來幫手,他們兩個攻我們一個。我們找標哥哥來幫手,可是他都不撞人,只會傻傻的被人撞。

然後我說要坐旋轉木馬,爹地說可以。他抱著我騎上去。木馬在音樂聲中轉呀轉,好像做夢,爹地親了我一下,又抱緊我。

東東拿著爹地的攝錄機在拍,每次我們見到他都會揮手或扮鬼臉。

我想去坐摩天輪,爹地問我怕不怕高。我說一點也不怕。他看摩天輪不算刺激就說沒問題。

我們五個都去坐。在上面可以看到很遠!依霖姐姐說當去到最高處許願的話願望會成真!這是坐摩天輪的特色。

依霖姐姐果然閉上眼誠心許願。我也學她,祈求不要再見到幼稚園那堆討厭的同學和家長。

我們從最高處下來了。東東問我們許了什麼願,又說依霖姐姐:「一定是許願嫁給我。」她即時反駁:「是你許願要娶到我吧?」爹地笑了笑,問我許了什麼願,我笑而不答。

從摩天輪下來,東東和依霖姐姐陪我坐小船和兒童火車,輪到爹地拍我們了。

坐完之後,我發現不遠處有跳樓機!我眼前一亮,很想去玩!

爹地卻不准:「玩機動遊戲要適可而止。這太刺激了。我不想妳嘔吐。」又說剛剛已玩了很多。

我很不開心,哭了起來,對爹地不瞅不睬。爹地說我任性,不聽話。

最後標哥哥問我是不是真的很想玩,說可以陪我。他說服了爹地,但當我們去排隊的時候,發現不准身高不足120厘米的小朋友去坐,唯有失望地折回去。

爹地坐在附近的長椅上,知道情形後白了我一眼:「怎麼樣?死心了沒有?」抱起了我:「妳這個女兒…固執到極點,跟妳媽咪一樣。」

他抱著我走了一大段路:「坐觀景火車去別的景區玩好不好?」我點頭。

他放我回地上看著我:「爹地很疼妳。我只是想妳好知不知道?我不喜歡跟妳作對。只要對妳好,就算要了我的命我也會給妳。」

他的樣子很認真,我不得不點頭。

我們去火車站坐火車了。火車站和那輛火車都是木做,很古舊的感覺。火車有個很大的火車頭,到站時會「呼—」的長鳴一聲,穿著一整套制服的站長向我們敬禮。我也向他敬禮哦。

我們找個好位置看風景。爹地替我拍照。

火車開動了,轟隆轟隆地作響。我想起在幼稚園學了一首關於火車的兒歌,很適合現在唱,所以我就一邊唱一邊做動作了,爹地拍下我唱歌的樣子,又叫我教他唱。爹地唱得很好聽;東東聽後作了個惡搞版,把意思全都扭曲了,但依霖姐姐很喜歡,又作了另一個惡搞版,邊唱邊笑,我覺得他們很像愛瑪士,因為她講故事的時候也愛把劇情改得亂七八糟,還覺得自己改得很好。我教標哥哥唱,他起初一點也不願意唱:「我唱歌不好聽。」我說我教他、又會陪他唱,終於我們合唱了最簡單的生日歌,我覺得…自己在跟一頭牛在唱歌。

(59)

觀景火車會環繞公園走一圈,途中會在不同的景區停站,爹地說在花花公園下車。

花花公園都是鋪天蓋地的花,一看就知道是拍照勝地。爹地和東東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拍個不停。

我很喜歡這裏的花!

這裏也有紀念品店,出售不少花的產品:乾花製品、種子、盆栽,還有花食品:花茶、花調味料。依霖姐姐買了一包加了玫瑰花瓣的巧克力,爹地、東東和標哥哥都說:「像是在吃玫瑰味肥皂。」依霖姐姐卻說好很吃,買了幾包回去請同事吃。我吃了一塊,覺得連鼻孔呼出來的氣都有玫瑰味,很不正常,隨後又覺得不是太難吃。

還有其他紀念品店。依霖姐姐跟我去做沙畫瓶。爹地跟我拍了張合照,印在麥克杯上,又做了特製的照片框。

我們看完晚上煙花匯演之後才離去。本來是爹地抱著我看,但標哥哥說他高一點,讓他抱的話可以看得清楚一點,所以我就讓他抱了。

天空中又大又閃爍的煙花實在很震撼,我不停向夜空伸手,想抓住其中半點銀絲金縷,可是它們都從我指縫中消逝了。

夜空回復一片漆黑,遊客都陸續離開,爹地說是時候回去了,好寂寞哦…

回到酒店後那種寂寞感覺一直在我心中,拖慢了我洗澡的步伐,爹地拍門:「小寶,妳沒事嗎?要不要進來看看妳?」以為我在浴室暈倒了。我回神過來說不用,快點洗完出去。

爹地在看今天所拍的影片和照片。他去洗澡時我叫他不用關機讓我繼續看。可能今天過得太開心,離開時才會覺得落寞。

爹地洗完澡陪我看了一會,我們都邊看邊笑。我開始喜歡上他的攝錄機,給我留下珍貴的回憶。

「還會再來嗎?」我問爹地。

他點頭:「小寶喜歡的話,一定會。」

 

第二天我們去了水族館看鯊魚和水母。當爹地告訴我水母就是燒味拼盤上的海蜇時,我很是訝異,原來它們本來是這樣的!然後我指著水族箱裏的水母問爹地可不可以買一隻回去吃,大家都笑了。爹地說拿來吃的不是這些品種,東東補充說有些水母有劇毒,幾分鐘就可以殺死像標哥哥那樣健壯的人。真意想不到。

不過那些水母形態很優美,雖然有點像外星生物。

下午從水族館出來,我們去看當地人辦的嘉年華巡遊。人們都盛妝打扮,拿著樂器邊走邊唱歌跳舞,熱鬧非常,沿途還有不少小吃店。我吃了不少從來未吃過的食物,大部分是土産。

(60)

吃到晚飯也不用吃。

逛到晚上九時,爹地說要回酒店休息,東東又說要跟依霖姐姐再逛逛,我說想跟著他們,爹地今次很堅決地拒絕我。我問他為什麼,上次也可以跟;東東也沒拒絕。他說:「就是因為上次跟了,今次要回去。」說什麼也不改變主意。

我回酒店途中全程也板起臭臉。爹地回到房間關上門,坐在我對面,要我看著他:「妳不可常黏著東不放。他沒責任照顧妳。妳這樣又要他抱、又在睡覺時流口水弄污他的衣服,妳過意得去嗎?他疼妳才不跟妳計較,但妳別那麼過分。

我是妳爹地,照顧妳是我的責任,妳要我怎樣也可以,就算妳流口水、在我身上撒尿嘔吐我也沒有怨言,因為妳是我的女兒。妳黏著我很應該。」

我嘟著嘴低下頭,被爹地迫我點頭表示明白後去洗澡睡覺。我們整晚都再沒講過話。

 

今天是整個旅程的最後一天,我們明天便回去。

我們去看名勝古跡,看那個有上千年歷史的教堂、有聖人住過的街道、有名的市集。

在外地嘛,見到的都跟見過的不同。

我全程都拉著爹地的手,只在他上廁所時拉依霖姐姐。

東東過來逗我玩、想抱我、買糖果給我都遭我拒絕,不知為何不想跟他接觸太多。

他問我是不是生他的氣,我搖頭。

「不開心爹地強行帶妳回酒店?」他又問,我沒作聲。

「小寶,要聽爹地的話,他很疼妳。」他勸說。

「他叫我不要跟著你。」我告訴他:「說你沒責任照顧我。」

東東摸摸我的頭:「他不想給我麻煩而已,但我喜歡跟小寶玩。我不介意照顧妳,但妳也要聽爹地話。問過爹地之後,我陪妳做什麼、去哪兒都行。我答應妳。」

我點點頭。他拉著我走到爹地面前:「金老闆,那邊有家蛋糕很好吃,我想跟小寶去買。」

爹地看看我,給東東幾張鈔票:「去買幾件回來大家吃,順道給我買罐咖啡。」

到了蛋糕店,東東買好了蛋糕,把咖啡遞給我,叫我拿給爹地。

東東把咖啡開了,叫我插上吸管給爹地。

我把罐子遞給爹地,他叫我跟著東東逛一會,說有點累想坐一下。

我跟東東相視而笑。

晚上我們去吃牛排大餐,吃到很飽。爹地說回酒店的時候,東東跟依霖姐姐和我們一起回去,說早點回去收拾行李。

依霖姐姐問我今晚要不要睡在她那邊,我看了看爹地,他說收拾好行李就可以過去。

 

 

Next~61-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