爹地最討厭上 41-50

(41)

我跟季伯伯說,我要搬來這裏住!我不走了!

季伯伯哈哈大笑,很開心我喜歡這裏,但提醒我:「爹地始終喜歡智靈居。」我不明白,怎麼有城堡不住?智靈居其實很普通。

季伯伯答說因為媽咪是個實而不華的人,過慣平淡普通的生活,爹地喜歡媽咪這點。

他好像知道媽咪很多事,我叫他再講,他卻說其實見過媽咪一次,一起吃過頓飯而已,叫我不如去問姨姨,她們是好朋友。

不過姨姨不肯說啦!說我長大後才告訴我,要不然去問爹地。

季伯伯叫我去衣櫃取件睡衣換了才去睡。我打開那個藏得下愛瑪士的衣櫃,發裏面沒幾套衣服。季伯伯說爹地沒說要買。

算了,我換上了睡袍,睡在這張夢想中的床上,做了個好夢,王子來找我跳舞了…

真是舒服得沒話說!我懶洋洋地起來,快五點了。

季伯伯帶我去逛花園。花園種了不同品種的花,綠草如茵,也有水池。季伯伯帶我去餵魚。

下次來一定要帶單車,在這裏踏一定很爽。

到了晚飯時間爹地還未回來,季伯伯陪我吃。我有點像掛念姨姨那樣掛念他,尤其是自從暑假他每晚都陪我吃,現在叫我很不慣。

吃完季伯伯說有最新的卡通片影碟看,把我帶到二樓的一個房間,一進去跟電影院一樣,但縮小了許多,只能容納幾十人,但無論是裝潢、銀幕和音響都跟街上的電影院一樣。這裏居然有私人電影院!

看了五分鐘,主角剛開口說話,季伯伯便接到消息爹地已經回來在門口。我立即出去,好像一天沒見他了!

他蹲下來抱起我,問我有沒有乖,又問我在幹什麼。季伯伯說我在看卡通片。

爹地叫季伯伯把影碟交給他,帶回去看,叫人備車,我們要回智靈居了。我問他怎麼不留下,他說住慣那邊,比較舒服。

 

又過了幾天,生活跟之前差不多,還是早餐過後要寫作業、然後爹地陪我玩玩具、講故事、唸唐詩等,吃完午飯便午睡,睡醒又繼續玩或是看電視,有時會出去跟東東和依霖姐姐吃晚飯,不然爹地會自己做。他會做很多不同的菜,晚晚不同。我以為男人都不會做菜,俊叔叔的菜我領教過了…

當然每次吃完飯,爹地都要我收自己的碗筷。

一天吃完晚飯,我把碗筷收回廚房後,爹地很開心地摸摸我的頭:「妳最近這麼乖,我明天帶妳去遊船河好不好?」我歡呼起來!這晚我們沒有看電視,爹地跟我回房收拾行裝。我們找出上次在百貨公司所買的泳衣和堆沙用具。我興奮得睡不著,不知遊船河是怎麼呢?我沒去過。

第二天一早東東和依霖姐姐就出現在我家,季伯伯和標哥哥開了一部七人車來接我們。東東說本來祥叔也一起來,可是他太忙,晚上才來跟我們吃晚飯。

(42)

我們去到碼頭,上了一輛黑色,很有型,很像鯊魚的遊艇。船上有廚房、浴室、客廳和三個睡房,也有駕駛室。開船的是標哥哥和季伯伯。標哥哥是個害羞的人,一跟他說話就會臉紅,可是他很健壯,有點像健美先生。

船開了一會,大家都訝異我不會暈船,我不覺得有何特別…爹地進去駕駛室看標哥哥開船,我跟著進去看,那個方向盤實在有趣。我摸摸,問標哥哥我可不可以開開看。他望望爹地,爹地說:「抱著我女兒讓她試試。」然後叫我要聽標哥哥指示。我很興奮!標哥哥抱我坐上他大腿,握住我的手操控方向盤。窗外是一望無際的大海、蔚藍的天空、遠處有深綠色和啡色的小島,不同的船在旁邊駛過。我覺得自己好厲害,會開船呢!

東東拿著照相機進來揍熱鬧。我叫他要拍下我的威風照。

「你這個有拍短片功能吧?」爹地接過東東的照相機。東東替爹地按了幾下,爹地朗聲叫著:「小寶,看爹地,跟鏡頭打個招呼吧。」我向他揮揮手,他笑得很開心。

我們從駕駛室出來,依霖姐姐做了沙律給我們吃。吃完東東表演唱歌,這首歌我也會唱!我們就合唱了,爹地在一旁拍下。

大家都穿短褲,露出兩條「飛毛腿」,依霖姐姐則是白晢晢的玉腿,我也穿短裙子,只有爹地穿長運動褲,我問爹地,他說不喜歡穿短褲。我問他待會兒怎麼游泳,他說:「穿長褲也可以游泳嘛。」

坐了四十五鐘船,我們到了另一處碼頭,附近有沙灘、餐廳和小商店。

我們先去吃個飯,再下去沙灘游泳。我和季伯伯堆沙,其他人都下水了。

過了一會,爹地和東東從水裏出來:「你們不下水?」爹地果然穿著T恤長褲游泳了。

我們都答不會游泳。

爹地說教我。東東替我吹救生圈。我和爹地就下水了。爹地抓住我的手教我踢水。

好累哦。

爹地叫我休息一下,我才剛站好,有一泡水潑過來,弄漏了我的臉,接著就有水注射過來,我一看,是東東潑我和依霖姐姐用水槍射我。

「東東過分啊!」海水很澀眼,痛死了!他卻在笑,氣死我了。

「不服氣就反擊吧。」爹地對我說。我有點不明白,爹地就用水潑他們,令他們退後了一大步,這下我懂了!隨即加入。東東一點也不怕我們,用他的大手和長臂使勁潑,依霖姐姐繼續向我們開槍。

我向爹地說我也要水槍,爹地便宣佈休戰一會,帶我到附近的商店買水槍。我挑了一支比依霖姐姐更大更厲害的!途中還請了幫手:本來在曬太陽的標哥哥。爹地一徵召他,他就服從地過來了。

東東也不甘示弱,請了季伯伯幫手。別看他很老,原來動作很快。

他們都只攻我一個,一定是欺負我年紀和個子都最小!我被淋得眼也睜不開,爹地擋在我前面也沒用。東東還想趁爹地一下不留神把我拐走!但標哥哥立即就注意到,把我抱起:「想打寶小姐主意?忘了我是保鑣嗎?」爹地大讚標哥哥夠專業:「有你在我就放心了。」他的臉又紅了!我們來個大反擊,把他們打個落花流水,他們唯有認輸,請我們喝汽水。

(43)

雖然一直在水中,還是玩得很熱,都不知身上的是汗還是海水。

大家又游了一會。東東、爹地和標哥哥比賽游出浮台,結果標哥哥第一,爹地包尾。

在水裏玩了幾個小時,大家都有點累,爹地叫依霖姐姐帶我去沖身和換衣服。當我們換好去找爹地他們時,有幾個很高大有型的帥哥哥過來搭訕,讚依霖姐姐好漂亮和我很可愛,不如今晚請我們吃飯。我們都很開心,忽然有把高八度的男聲從旁邊傳來:「我又去!怎可遺下我這天下第一美女?」東東扮成女人湊過來了,嚇得帥哥哥們臉青,爹地也戴著墨鏡跟健碩的標哥哥慢慢踱過來:「有飯吃嗎?你們請我女兒,不會那麼小器不請她爹地和保鑣吧?」帥哥哥們借機就跑。我和依霖姐姐心裏都暗嘆可惜,難得有帥哥哥過來。我和她悄悄約好,下次就只我倆來沙灘,跟帥哥哥約會一下,不讓這些男人知道。

之後我們就分開活動了,我和爹地在沙灘上撿貝殼,東東和依霖姐姐周圍溜,季伯伯和標哥哥在海堤上釣魚。

我撿了很多,滿滿一個小桶。爹地到附近的商店給我買了個漂亮瓶子盛起,我叫他買兩個,送一個給維維。

太陽差不多下山的時候,我們坐遊艇回去。東東說祥叔已在碼頭的酒家等我們。

祥叔買了個芭比娃娃給我:「答應過寶小姐再見面時會送玩具給她嘛。」又很用力捏我的臉。

我雖然很開心收到禮物,但討厭被這樣捏。

我一面玩,祥叔一面問今天玩得開不開心,我笑著點頭。爹地很開心地摸著我的頭:「小孩子只要能玩就開心。」祥叔說遲些陪我去主題公園:「坐過山車!」

好哇!姨姨因為畏高會吐,所以我一直也沒去。

祥叔帶我去魚池選海鮮,爹地教我那些海鮮的名稱。吃飯時爹地替我剝蝦殼、揀魚刺。

回家後爹地幫我洗頭,說在海和沙裏玩了一天,頭髮結成一塊塊,非洗不可。他洗完之後沒有去睡,坐在電腦前編輯今天所拍的照片和影片。我們一邊看一邊笑,但我很睏,不一會就睡著了,爹地拍醒我:「睏就去睡吧。」我搖頭,說要繼續看照片,但又忍不住睡著,後來我感覺到是爹地抱我上床的。

 

第二天我睡到中午,昨天玩得太累了。

只得來打掃的嬸嬸在。我問她有沒有見過爹地,她說他出去買東西,問我要不要吃東西,炒了個飯給我吃。

(44)

我打電話給維維,告訴她我昨天去了沙灘玩,並準備了一瓶貝殼送給她,之前也去了看MJ展覽。

維維說她之前一家去了冰上樂園看企鵝:「本來想跟妳一起去,可是妳沒來繪畫班。妳什麼時候回來上課?」我答她暑假後,到時愛瑪士已經回來,可以帶我上課:「現在我跟爹地住。」

她說才藝學校最近有串珠珠學,她也報名了,上次學串手鏈。我很羨慕,姨姨的店也有很漂亮的珠鏈出售,姨姨也會串一些自己戴。我叫她拿給我看,但她嘆口氣:「都沒機會見…」

我很無奈地掛線了,很掛念維維,一個月沒見過她了。

爹地打電話回來,吩咐嬸嬸先做午飯給我吃,又叫我自己做作業,說回來之後會檢查:「我買了巧克力給妳,但妳不做作業就不准吃。」

我做完作業爹地還未回來。我拿了畫簿,畫了沙灘、海和貝殼,又畫了一幅船。嬸嬸讚我畫得好。

畫完畫爹地還是未回來,我很想串珠珠,串一條手鏈戴,那就跟維維一樣了,可是我沒有珠珠,我看見窗旁垂著一幅珠簾,上面的珠珠會閃,於是靈機一動,拿剪刀去剪其中一串,爹地應該不會知道。

我快要下剪的時候被嬸嬸發現了,她大叫,恰巧爹地開門回來,他們嚇得我震了起來,剪刀一剪就剪到我的手指上,珠珠嘩一聲掉到地上,我的血也掉到地上。

爹地很不滿:「幹嗎這麼頑皮?」

我才沒有頑皮!我想要珠珠而已!

嬸嬸很害怕,不停道歉。

爹地看看我的指頭:「幸好剪不深。」馬上找消毒藥水和棉花繃帶給我止血。

我大聲喊痛,爹地沒管我。

嬸嬸去掃散落一地的珠珠,我跑過去叫她不要,這些我要用來做手鏈。

爹地叫住我:「妳想要珠珠,也沒必要去剪壞爹地的東西。」叫嬸嬸清掃乾淨。我失望得很,珠珠得不到,還剪到自己的手指。

爹地問我作業做好沒有,我讓他看,還有我的圖畫。他問我怎麼忽然想要珠珠,我答維維學串了新手鏈,我也要。

「下次妳老實跟我說不就好嗎?」他問我是不是想去學。

我的確很想,但不想由他帶,不想再有人知道我爹地是黑社會。

「我叫維維教我。」我說。

他問我怎麼教,我說打電話吧。我再打給維維,是俊叔叔接電話:「我明天放假,會帶維維和小健去冒險園地,妳來不來?」

我很想去!可以玩很多遊戲!又可以換獎品!愛瑪士和俊叔叔都是高手,上次他們合力贏了半年免費金幣,還有幾磅糖果。吃到姨姨忍不住罵人。

但我告訴他愛瑪士放假,沒有人帶我出來。他說過來接我:「明天早上我去妳姨姨家接妳。」

(45)

「但我現在跟爹地住…」我很心灰…

俊叔叔唯有笑說下次才帶我去,承諾會給我買套小天使貼紙。爹地拍拍我的背脊:「去哪裏?爹地帶妳去。」

我搖頭:「俊叔叔都不認識你。」

「見過面就會認識。」爹地說:「不想介紹爹地給俊叔叔?」

硬說不想會令爹地很受傷,我唯有問俊叔叔約在哪裏等,叫爹地帶我去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跟爹地坐由標哥哥開的車,到與俊叔叔約好的餐廳見面。他和維維跟小健已在吃早餐。

我跑過去很精神地打招呼,很久沒見了!

維維見到我也很高興。

俊叔叔替我點了我最喜歡的火腿絲通心粉、吐司和煎蛋配巧克力奶,叫我快坐下來吃。

爹地隨後出現,跟俊叔叔握手:「你好,我是小寶爹地。」

俊叔叔起來握手:「久仰大名,金老闆。」有點錯愕的樣子。

爹地擺擺手:「別什麼金老闆,叫我成舞就好。」請俊叔叔坐下。

俊叔叔看看爹地又看看我,有點擔心地開口:「小寶妳沒事嗎?上次報紙說妳撞車撞到毀容昏迷,嚇死我們了。本來想打電話給妳,但妳姨姨和愛瑪士都不在,不知如何聯絡妳。」

我告訴他我沒事,現在還不是那麼可愛!

爹地多謝他那麼關心我。

俊叔叔叫維維和她三歲的弟弟小健跟爹地打招呼。可能我告訴過維維爹地是黑社會大哥,她有點怕,所以有點遲疑地開口:「金叔叔…」

爹地對她微笑:「乖。」

我叫爹地拿出送給維維那瓶貝殼,她一看便讚很漂亮。我得意地告訴她:「這些都是我和爹地一起撿、一起洗乾淨和放到瓶子裏的。」她笑著多謝我和爹地,然後讓我看她新串的珠手鏈。

我一看就喜歡到不得了!很羨慕她!

「妳拿珠珠來,我教妳穿。」她這句話讓我很不開心,昨天剪爹地的珠簾失敗了…

爹地開口問維維:「能不能告訴金叔叔,這些珠珠在哪裏賣?」維維說串珠老師有提過,吃完早餐帶我們去。

那我就趕快吃了。爹地點了一杯咖啡,跟俊叔叔閒聊起來,問他認識我多久,「聽說你是消防員?」、「維維跟小寶是好朋友?」。俊叔叔反倒沒問爹地的事,只是笑著答爹地的問題。

大家都吃完了,結完賬便可以去買珠珠。俊叔叔想付錢,但被爹地阻止了,爹地請大家吃。就算俊叔叔想還錢,爹地也不收:「你一定常請小寶吃,這次我請維維和小健。」

維維帶我們到賣珠珠的店子,裏面全是珠珠和相關的配件,看得我們傻了眼。五彩繽紛的珠珠又像寶石又像糖果!

(46)

買什麼好呢?我要跟維維一樣的!但維維說一場來到,不如買別的顏色和花紋,這樣也不錯。

但眼花繚亂,真不知該買什麼。

爹地不知在什麼地方找到套裝,一盒有好幾種珠珠和配件:「這不是很方便嗎?」

這個好像很不錯,什麼都有不用煩。

爹地買了兩盒,我和維維各一。維維起初不肯要,爹地很溫柔地說:「妳是小寶的好朋友,即是金叔叔的好朋友。」她問過俊叔叔才向爹地道謝收下。

買完珠珠,我和維維都急不及待想拆出來穿,但俊叔叔說待會兒找到有桌子的地方才拆,不如現在去圖書館看一下書。

俊嬸嬸是圖書館職員,待會兒可以見到她。

來到圖書館要安安靜靜的,所以我們見到俊嬸嬸都只是揮揮手。

我除非跟著俊叔叔,否則都不會來圖書館,愛瑪士不喜歡看書,只愛看電視劇,姨姨則太忙,而且有很多人送我圖書,不愁沒書看。

爹地叫我選一本:「讓我來說故事吧。」我們特意選了一個角落,那就不會吵到別人。

爹地翻開故事書,輕輕柔柔地說著內容。他聲音放得很軟,令人心都溶化了…最初只有我在聽,後來維維也坐過來,接著是俊叔叔抱著小健。聽著爹地在講,我覺得在看卡通片,跟主角一起探險,緊張刺激。

故事講完了,我們跟主角一起結束旅程。爹地合上書本,發現居然有一堆小朋友坐在我們周圍聽故事!

他們什麼時候出現的?

有小朋友叫他再講,但爹地搖著頭帶我離開。

原來爹地講故事有那麼多人聽,真意想不到。

爹地帶我們去了一家餐廳坐下,未到午餐時間,他說可以我們串珠珠。

我和維維就開始串了,串完叫俊叔叔替我裝扣子,可以戴了!跟維維同款但不同色。真開心!

爹地說我和維維感情真好。維維是我唯一的朋友,只有她和家人不介意爹地是黑社會。

俊叔叔替我和維維把薄餅撕開兩半,我和她各吃一半,然後又餵薯蓉給小健吃。爹地說不簡單,一個大人照顧三個小孩。俊叔叔笑說:「習慣就好,而且她們很聽話。」又問我們誰是乖小孩,我、維維和小健一同舉手。

吃完午餐,我們就出發去冒險園地了!我和維維都興奮不已,問俊叔叔拿了金幣:「今天一定要去贏那套小熊熊文具!」、「我要那個斑馬背包!」

我和維維決定去丟球,這個最容易。

我把標靶當成仇人用力丟。雖然很爽,但我們的個子和力氣都太小,只能丟中最低分的標靶。這時我們就會求救於大人,不過今天愛瑪士不在,俊叔叔的強項不是丟球,姨姨…她的目標總是那些沒有分的坑,浪費金幣!

(47)

今次我們很苦惱,沒有人幫到我們。

維維提議爹地。我皺眉看著在遠處的他,他說今次是第一次來,正雀躍地細看那些夾娃娃機、夾糖果機,最後停下來看俊叔叔推金幣,看得讚嘆聲連連。

很難想象有人沒有來過冒險園地,連姨姨完全不愛玩都來過了。

他見我在看他便朝我走來:「怎麼啦?沒金幣?」拿出一張鈔票叫我去兌換。

才不是啦,金幣俊叔叔有一大盤,還陸續在掉下來。

維維鼓起了勇氣問爹地:「金叔叔你會不會丟球?」我碰了碰她,她湊近我:「再差也不會比劉姨姨差吧?萬一他一樣遜,我們就去玩別的,等愛瑪士回來好了。」

爹地說應該不難,叫我們帶他去丟。

我投幣後就有球滾出來了,爹地拿起了一個,維維告訴他超簡單,只要丟中紅心一百分就行。我搖搖頭,姨姨就連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到…爹地點頭,輕輕一丟,球就中紅心了。

我和維維難以置信得呆住了。沒見過有人一次就中。

爹地丟了四、五球,全部都中。機器像失靈那樣,不停「噴」換奬品票出來,我和維維都高興得失去理智,不停叫著「發財啦!發財啦!」

「小寶,妳爹地好厲害!」維維說我們有贏金幣高手、丟球高手、加上我們這兩個夾糖果高手,還不天下無敵?以後想要的奬品必定手到拿來!

俊叔叔見我們兩個發瘋般大笑大叫,要我們安靜,但我們冷靜不下來。我捧著那堆剛吐出來換獎品票,跑往領奬處看看可以換什麼。

維維跟著我:「小寶,要換文具套裝或是背包這點票還不夠啦。」於是我們蹲下來點算一下差多少。知道數目後,維維說去玩點別的遊戲,這樣就不難賺。有了個目標,我和維維都充滿能量!

我們去打保齡球。我和維維先後打倒了最容易倒下的瓶子,剩下那在偏僻位置的,沒一次能全中,出來的票很少。

我們試過一次打左邊,一次打右邊,成績也不理想。

俊叔叔過來說這是他大顯身手的時間,結果他一次滾到旁邊的坑,另一次只倒了一個,比我們還離譜,維維氣得打他,叫他繼續推金幣好了,別在這裏礙事。

我叫維維不如去打傻瓜或是射小鴨,也許沒那麼難。

爹地拿著一大袋糖果過來叫我們吃,他剛才去夾了。

維維吃了一顆:「小寶,金叔叔果然是妳爹地,夾糖果跟妳一樣厲害。」爹地被逗得很開心,問我們在玩什麼。我們答在打保齡,可是俊叔叔在礙手礙腳,被趕回去推金幣。

爹地說他試一下,叫我們捧著那大袋糖果。我們就站在一旁看。

結果他一球就打出全中,又讓一條長長的票吐出來。

我們問他怎麼打到的,他說不能用蠻力,角度要拿準確一點,加上以前常跟朋友打:「這很簡單。」

(48)

然後我們帶他去打傻瓜、射鴨子、射籃球、玩過三關等他都沒輸過,讓我們意想不到。

維維讚嘆:「妳爹地是十項全能、贏票高手!」我也未見過項項精通的人。

「推金幣呢?」我和維維都很想知道他是否一樣厲害。

他很仔細研究每一台機才坐在其中一台前,坐好還研究一番才投幣。一投幣下去,那些在機內的金幣便爭相鬆脫往下掉落,出幣口叮叮噹噹聲響個不停,我和維維趕緊去接,真有種發大財的感覺。

維維大叫:「妳爹地真的是十項全能!」我更正她:「是十一項全能啦!」她笑說:「黑社會果然厲害!」

沒想到她會忽然衝口而出,爹地立即看著她問:「什麼黑社會?」她怔了怔,趕快道歉,俊叔叔也過來打圓場:「小孩子講話總是不經大腦…」拉我們去買零食。

俊叔叔一邊買爆米花,一邊悄悄說了維維幾句。他給我一杯爆米花,叫我拿給爹地吃。我就去了。

爹地先是不肯吃,俊叔叔過來勸勸:「小寶一個人吃不完。」

爹地叫我餵他,我就放幾顆到他口中,這他才恢復笑容。

「爹地,買果汁喝。」我指著果汁攤位。他抱我過去看,問我喝什麼,我點了西瓜汁。他問維維喝什麼,維維不敢作聲,俊叔叔說隨便要杯橙汁好了。他們一杯橙汁三個人喝,爹地說不如再買,但俊叔叔說夠了。

我再餵爹地吃爆米花,一來我吃不完,二來這樣他比較開心。

俊叔叔說差不多要走了,問我們換不換獎品,還是留待下次。我們又點了一次票,剛好可以換文具和背包,所以就去換了。

今次換得成獎品全靠爹地,我們向他道謝。他叫我們別客氣,玩得開心就好。

臨分手時,爹地說歡迎維維隨時找我玩:「金叔叔家裏有花園,可以來打羽毛球和踏單車。」

 

爹地買了一個新的攝錄機。有天我在玩玩具他拿出來拍我:「嗨,小寶,看鏡頭。」

我揮了揮手繼續玩,他就在繼續拍,害我渾身不自然。我不耐煩地大叫:「玩玩具有什麼好拍?」他笑說:「我想記錄下寶貝女兒的生活嘛。」放下攝錄機在茶几跟我坐在一起,叫我一同再跟鏡頭打招呼。

這個人一定太空閒!才會做這些無聊事!我拿著玩具走開,不讓他拍。

他見我板起臭臉,過去關機。

「你特意買個這樣的東西來拍我嗎?」我大聲問他。

他直認不諱:「我以前有一部,可是很久沒用,妳來了讓我正好可以買部新的。」

無聊鬼!

(49)

晚上睡覺時,我的房間有蚊子咬,害我完全不能睡,我過去爹地的房間打算投訴,見到他在看今早所拍的影片,以及上次去沙灘的照片,邊看邊笑。

我走到他面前讓他看我的蚊叮。他笑著邊看我邊替我塗藥膏:「妳老是發脾氣,大呼小叫的,很容易變老變醜。不怕變成小巫婆嗎?」我噘起嘴巴,人家已被蚊咬得又紅又踵睡不著,他還說這種話,完全不明白人家的心情!

「既然睡不著,陪爹地看照片如何?」他抱我坐上他的大腿。我發現我的嬰兒照片都換掉了,變成去看MJ展覽時所拍的合照,以及在沙灘所拍的。

「小寶長大了,照片當然要換成新的。」他在電腦按了幾下放了一條影片,是由那些照片製成的,放的時候還有音樂聽。比光是看照片感覺好多了!我看看他,他居然會做這些東西:「爹地好厲害!」

他不只很會玩冒險園地的遊戲,還會做影片!

他說這些很簡單,長大後可以教我。

「所以我想替妳拍些好的照片和影片,可惜妳…」他放了我向他不耐煩地叫的片子,刺耳的叫聲從喇叭傳出:「玩玩具有什麼好拍?」

我惱羞成怒:「洗掉它啦!」讓別人看到怎麼辦?

爹地故意搖頭:「不洗,特地留下,看妳以後還敢不敢向我板起臉和亂叫?」

我忍不住揮拳打他。他捉住我的手笑:「打我?妳知不知我在這裏每個角落都安裝了鏡頭?把妳的壞舉動都拍下來了。」我跳下來爬上他的床,用棉被包住自己,這樣應該拍不到我,除非棉被裏有鏡頭!

第二天早上東東和依霖姐姐在我做作業時來了,交給爹地幾個文件夾。他們見我很努力在寫:「好乖啊。」

不乖也不行,周圍都有鏡頭。姨姨見到我的壞行為一定罵死我。

我叫東東要乖一點,要不然壞行為會被錄下。他很不解地:「哦?」

爹地聽到我告訴東東周圍都有鏡頭,笑到腰也彎,東東則一臉不明白。

「我騙她啦…」爹地說那句話只是鬧著玩,誰料我當真。

「不過妳乖了一個早上,成績不錯。」爹地問東東拿了一叠東西:「帶妳去坐飛機和主題公園好不好?」那是飛機票。

我先是沒聽懂,後來才意識到:是坐飛機呀!我激動得叫起來,然後在哭。

坐飛機!我要坐飛機了!

 

自從得知會去外國旅行、要坐飛機,我就坐立不安。我們十天後出發,會去五天。這星期好漫長,怎麼也過不完。

爹地房裏放了個大行李箱。爹地用了幾天,每天花一個小時收拾。

爹地買了一個小小的行李箱給我,上面印有小天使。有一晚他陪我收拾,先要我寫下該帶什麼:「早上會去廁所幹什麼?晚上玩到一身髒又要用什麼?…」我就寫牙膏、牙刷、毛巾、洗髮水等。他看過一遍,說有些物品酒店有不用帶。清單定好,我跟著收拾,把全部東西丟進行李箱就算,原來不是那麼難。

爹地一看:「衣服要摺、物品要整理好才行,妳看,妳這些不就像從垃圾堆裏撈上來嗎?」

(50)

我告訴他行李箱能合上就好啦。為什麼要去講究整齊不整齊的?

「做人不可以那麼不修邊幅,尤其是女孩子。」爹地蹲下來看我那堆行李,並叫我找給他找牙刷出來。

我在行李箱裏翻了很久,把所有東西倒出來,再扒了好一會才找到。

爹地搖搖頭:「怎可以這樣?成什麼樣子?」拿起衣服教我摺好,各樣物品分別整理放好。我沒耐性做。爹地平靜地說:「不好好做就不帶妳去。」還說回程時也要自己整理行李箱,不然就不帶我回來。

爹地比姨姨還嚴厲!

行李箱整理好,爹地開始吩咐打掃的嬸嬸:「教小寶摺和放好自己的衫褲鞋襪,妳負責檢查和從旁協助就好。她不肯做就告訴我。」

我討厭做這些事。我已經要做作業、收碗筷、看電視、吃飯、看圖書、玩玩具、跟維維講電話和上網,哪裏還有空?嬸嬸不是請來幫我做家務嗎?爹地自己也不做!

爹地說我未出生時他也自己做家務:「我曉得照顧自己,可是妳呢?」我答我有愛瑪士,姨姨也不用我做。爹地說愛瑪士不會照顧我一輩子,姨姨不用我做只因我年紀還小,開始長大就要做。

誰聽他的鬼話?

爹地叫嬸嬸不用來,我們來個比賽,看這個星期我們分別會變成什麼樣子,叫東東來評分。

嬸嬸果然沒來。爹地開始自己做家務:洗衣服、洗地、做飯、洗盤子、洗廚房廁所…除了我沒法得來的事情,例如做飯、洗衣服等,其餘收碗筷、摺衣服等這些能做的我都要做,不過爹地開始隨便我做還是不做,一句都不會說,只是不收碗筷就不替我洗。

頭兩天還沒什麼分別,之後我坐慣那邊飯桌比較髒,有飯粒和湯漬;我的衣服開始在我房間裏的沙發上堆積,漸漸不能坐了;我常在房間的地上踩到東西,書啊、文具、玩具等,有時要搬開它們才有路可走。

好像很容易遺失東西,一遺失就要找好久。

至於爹地,各方面都沒大改變,除了忙於做家務。

我也很忙!每晚睡覺前多了一件新工作,就是「搶救衣服山」,不能讓沙發上的衣服掉下來!有天沙發已不能容納,我把衣服丟進衣櫃關上櫃門,就神不知鬼不覺。爹地還問我那堆衣服去了哪裏!

有天我在做作業的時候有隻大蟑螂在我面前爬過,我即時爬上沙發拼命尖叫!爹地趕過來打死牠:「看,蟑螂來吃妳掉落的飯粒菜汁了。」我說才不是,他帶我到我的座位,指著桌上的食物碎:「是妳才有東西餵牠。我怎麼會有?」他那邊的確很乾淨。

我問他怎麼辦,不要再見到蟑螂了!噁心死了!

「把髒東西清理乾淨,好好地抹桌子和地板。等一下再噴殺蟲水。」他說住了這麼久也未見過蟑螂。

 

 

Next~51-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