爹地最討厭上 21-30

(21)

祥叔把那碟花生拿到我面前,叫我隨便吃,平時我會問問愛瑪士或姨姨,但不知今天該問誰。

「吃吧。」東也吃了,這我才拿來吃。有花生吃我覺得很開心。

爹地拿著菜單問我想吃什麼,我答菜心炒牛肉,大家聽完都笑了。爹地問我為什麼想吃,我答愛瑪士間中會做這道菜。

「那就點吧。」爹地另外又點了蒸魚、雞、咕嚕肉、冬瓜盅和雜菜煲。

經理下了單就出去了。

東問我們今天去了什麼地方玩,我想起今天大哭過,所以不想說。依霖姐姐很識趣:「去買了衣服又買了單車。下次我們踏單車可以帶她同去。」

東很有興緻地看著我:「真的嗎?妳想不想去?」

我點頭,但告訴他我不懂踏。

「找一天帶妳去公園教妳。」他就跟依霖姐姐商量哪個公園比較好。

爹地聽到有點不滿:「來我家不就行嗎?我家有花園。」

東立即點頭稱是。

我的菜心炒牛肉來了。祥叔立即給我一大碗,我就開始吃了,可是牛肉太大塊,菜心又太長,我怎麼咬也咬不開,只能在邊緣咬幾下,但吃不到。

爹地給我蒸魚肉,我滿以為沒菜心牛肉,吃魚也好,冷不防吞下一條魚刺,嗆到了!

我咳個不停,把嘴裏的東西全吐出來,覺得透不過氣,出盡力叫:「愛瑪士!愛瑪士!」滿臉都是眼淚,辛苦死了。

爹地緊張地問我怎麼了,但愛莫能助;結果四個成年人又餵水又餵飯、又拍又搓我的背,好一會才沒事。

我很不開心,因為很肚餓,但搞成這樣再沒胃口吃下去了…

爹地叫我喝湯,但見到冬瓜又是那麼一大塊,不想吃。

他見我嘟著嘴坐著不動,我告訴他:「你能不能替我把食物弄成小塊?我根本吃不到。」

他的表情回應我他從沒這樣想過,繼而問我該怎麼做;我答他愛瑪士和姨姨會隨身帶著一把替我剪食物的剪刀。他說今次沒有剪刀,叫侍應拿了副刀叉,他替我切。依霖姐姐說由她來,但爹地說自己的女兒該由自己照顧。

他又給我魚,但我推開不吃,平時姨姨或愛瑪士只會買沒有骨的魚柳,或者把刺揀乾淨才給我吃。

他在揀魚刺,揀到流汗了,我叫他不要再揀,我不吃就是了。

他很內疚地向我道歉,我告訴他:「下次點粟米斑塊就沒事了。」

這頓飯終於吃完了,真是辛苦,也吃得不開心。他沒怎麼吃,只顧給我切食物、揀魚刺。

東和依霖姐姐先送祥叔,再送我和爹地回去。祥叔下車時用力地捏了我臉頰一下:「下次再見寶小姐就送妳一件大玩具。」又哈哈大笑起來。

 

(22)

我摸著發痛的臉頰,送就送嘛,幹嗎要這樣捏人?

回家後爹地帶我到房間說是時候洗澡睡覺,給我拿了毛巾和睡衣,放了水。我洗的時候他又坐在浴室門口。今天我才發現這個洗手間很漂亮,洗手台上有幾面很大的鏡子、洗臉盤大得可以放玩具船、所有東西都會閃閃發亮。

他也洗好之後問我想跟他睡還是自己睡,我答自己睡。他說我真勇敢。

他陪我一同到睡房說要哄我入睡,坐在床邊:「真的不聽故事?」我搖頭,他就說不如唱歌。我比較喜歡他唱歌,歌唱很悅耳柔和;唱了一會他問起愛瑪士,問我覺得她怎樣、會跟她幹什麼等等。

「愛瑪士好煩!」常會叫我做功課、讀書、不准賴床、不准看電視…最喜歡看八卦雜誌和晚上九時的電視劇,雖然又胖又嘮叨但做的菜很好吃,我有病也會第一個帶我去看醫生。

爹地聽後哈哈大笑,叫我多說一點,我就告訴他她會帶我上下課、上繪畫班、去菜市場,偶然會請我吃漢堡包、薯條或紅豆冰。

他又叫我再說,但聽著聽著居然不知不覺睡著了,拍也拍不醒!後來還鑽進我的被窩,跟我擠在一起。

看樣子他很累,可能今天找我走了很多路。

到了半夜,本來靜靜地在睡的他忽然在說夢話,吵醒了我,我煩厭得想推他下床!

「智靈…我帶了小寶來看妳…是我們的女兒哦…長得很像妳…小寶…不要走…不要惱爹地…爹地很想跟妳一起生活…」轉過身又睡了。

聽到這些話我的心很沉重,眼淚流了幾串,我趕緊擦掉,就算沒有人在我也不想讓眼淚流出來。

我爬了下床,摸黑沿著樓梯走到地下,周圍都一片昏暗,我在一個陌生的世界。

我爬了上沙發坐。智靈,大概是媽咪的名字吧。終於知道了。

我說不出現在是什麼心情,但絕對不是開心,連連在嘆氣。我覺得自己像個老太婆,其他小朋友都在笑,我居然在哎哎哎。

這個爹地真的很笨,不做壞人不就沒事嗎?那就不必坐牢而不要我。

為什麼他要是黑社會大哥?我討厭我爹地是黑社會大哥!

然後我又在哭了。

 

我是被人拍醒的。

那個人是東:「小寶,妳怎麼睡在沙發上?連被也沒蓋,不怕著涼?」依霖姐姐在旁邊:「爹地呢?」

我答爹地霸佔了我的床,所以出來坐。

他們對望了一下,笑了笑,有點不太相信,但沒追問下去。

原來早上八時半了。依霖姐姐問我吃不吃早餐,吃的話先去刷牙。我說我擠不動爹地洗手間那條大牙膏,他們說他們不能進爹地的套房,叫我漱個口就好。

 

(23)

他們做了一份火腿奄列、烤吐司,配上果汁給我,份量是他們的一半,還問我要不要切成小塊。

他們也一起吃,但喝咖啡和奶茶,還有茄汁豆,一邊吃一邊看報紙和閒聊。

差不多吃完的時候,聽到爹地慌張的大叫:「小寶,妳在哪?」緊接著急促的「咚咚咚」下樓梯聲。他三步拼兩步地衝下來,看到我在飯廳坐著,焦急的神情才放鬆:「以為妳又跑掉了…」

我站到他面前,心想如果我又不見了他會怎樣。

他很開心地抱起我:「依霖給妳做早餐嗎?吃飽沒?」

我點頭。依霖姐姐問他吃不吃,他答要太陽蛋、吐司和咖啡。

他跟東坐在一起:「我放假沒特別吩咐,你和依霖暫時不用過來,回公司好好工作。」

東立刻很服從地答是,待依霖姐姐洗完盤子便打算離開,這時候百貨公司的職員把昨天所買的物品送來了。

嘩,我的單車和羽毛球拍套裝!我拿起球拍又看又揮,太高興了,一定要叫愛瑪士陪我玩!

不過我對單車更有興趣,第一次擁有這玩意。

爹地見我喜歡,笑得很開心。東和依霖姐姐陪我們看了一會,見貨品都完好無缺,就說先回公司工作了。

「等等。」爹地叫住正踏出大門的東:「你不是說教我女兒踏單車嗎?你今天穿西裝怎麼教?不能騙我女兒。」

東說沒問題,脫下領帶,捲高衣袖就行。

爹地叫他回家換套衣服再來。

「好的。」他這就跟依霖姐姐走了。

爹地叫我去梳洗,換上昨天買的運動裝等東。

他替我用彩色的橡皮圈替我束了條大馬尾。

差不多十一時穿休閒服的東回來了。爹地趟開了客廳的大玻璃門,抬著我的單車到花園:「在這裏踏。」

這個不算很大的花園有些矮樹、地上都長了草,也有花槽,很舒服。

東叫我坐上單車,教我踏教我剎車,因為這是四輪車所以沒難度,我一下子就學會了,在花園來來回回地踏,很刺激!

東在拍手,又叫我小心面前的障礙物。早知道單車這麼好玩我早點就叫姨姨給我買一輛。

爹地不時出來看看我,很開心地笑。

踏了一會,我說想打羽毛球,東就陪我了。

我跟愛瑪士有時也會去公園打。

可是原來東很水皮,不懂發球、反應又慢,從不能把球打回來給我而掉到地上,比愛瑪士還笨拙。他平時一定沒做運動。

 

(24)

爹地說換他來打。我打量著他,他看起來比東還瘦弱,一定比東還遜,實在不想跟這麼弱的對手打,贏了也不光采。

穿襯衫西褲皮鞋的爹地站到草地上,拿著球拍叫我發球,我發球了,球飛向他,只見他一揮拍,「嗖」一聲球就掉在我腳邊,快到看不到,我完全來不及反應。

沒想到他可以這麼快!

他笑了笑,比了個手勢叫我再發球,我就發,跟之一樣,我打不到!

連續三、四次也這樣。我流著汗,他卻沒事人那樣。剛才東好遜,現在換成我了。

他說他會輕力一點,打慢一點。我叫他不要,因為我年紀小身材矮而讓我,這樣是看不起我。我告訴他我終有一次會打到,叫他走著瞧。

他豎起姆指,讚我有鬥志。

又過了五、六次,還是打不到,讓我不禁洩氣…但我咬緊牙關,一定要打到!我留意著他發球的方向,注視著球飛過來。

到第十次,球飛過來時我不自覺舉拍一揮,我覺得打到了,也見球飛回他那邊,我頓時興奮得大叫,那種激動從心裏湧出來!我想大人中了六合彩就會這樣反應。

爹地也替我開心,立即過來抱起我:「小寶真棒!」坐在一旁的東也拍手。

爹地看了看手錶,然後叫東陪我繼續玩。東很是不解:「你不玩了?」

「我要去做午餐。」爹地搭著東的肩膀:「如果我留下,就要你去做午餐了。」

東立即轉向我:「小寶,打球吧。」逃走那樣。

爹地搖著頭笑,然後返回屋內。

我和東拿了小皮球踢,他踢球比較正常一點。

不過踢了一會我覺得又累又熱,於是返回屋內,一陣湯香撲鼻而來。我想跑到廚房看爹地在弄什麼,但被東和爹地同時叫住:「廚房危險,不可以過去!」

對呢,姨姨和愛瑪士也不准我進廚房,尤其在做飯時,她們會關上廚房門前的閘。

「但我想喝水!」我告訴他們。

東便去替我倒水,順道看看爐上的食物。爹地說很快便可以吃了。

只見爹地拿出兩大一小的湯碗,舀了些湯,拿到餐桌上,東過去幫忙。

爹地帶我先去洗手和洗臉:「玩到滿頭大汗。」

他蹲下來替我抹臉和手,親了我一下。

我們返回飯廳,東已坐著等開動:「是海鮮冬瓜湯飯,消暑妙品。」

我坐好就開始吃了,又香又甜,下次要叫愛瑪士做給我吃。

爹地問我們好不好吃,我們一同點頭,他就滿意地笑了;飯後把布林切粒給我吃,東去洗盤子。

東洗完盤子,有個年紀有點大,白髮斑斑的男人來了,跟爹地和東打招呼。爹地叫我過去:「叫季伯伯。」

 

(25)

這個人我見過,在那幢又像城堡又像酒店的大屋,我之前打算去找維維誤打誤撞見到爹地那幢。

他穿黑白色西裝,跟那幢屋的其他人不同,看起來高級一點。

爹地叫東留下來照顧我:「我跟季管家出去買點東西,你看小寶喜歡玩什麼,陪她玩。」接著叫我要聽東的話,因為他要出去:「我很快回來,給妳帶點糖果好不好?」我當然點頭。他就跟季伯伯出去了。

他們走後東問我想玩什麼,可是我吃飽就想睡,呵欠連連,是時候午睡了…

我告訴他很睏,他就帶我回房間睡覺。我換好睡衣他又進到房裏,坐在床邊的椅子問我要不要聽故事,但我睏得未回答已經睡著。

四時許我爬起來,爹地已回來,跟東對著手提電腦講話,似乎在開會,我立刻想起要注意聽他們在講什麼,收集他們的犯罪證據。但他們不用一分鐘便已察覺我在後面,爹地說:「我女兒睡醒了,現在不講了。」隨即離線,轉頭向我:「睡得好不好?」

我點頭,現在精神多了。

爹地問我要不要玩遊戲機。我有好幾部,都是姨姨認識的叔叔送的,但我很少玩,姨姨會收起來,放假和表現好才可以玩,所以我不太熱衷,但可以玩比較開心。

東跟我賽車,他一下子就衝線了,留我在賽道上碰碰撞撞。他很熟練的樣子,告訴我他經常玩。

怪不得打球打得那麼遜,時間都費在遊戲機上。

下一局他又很快衝線了,我就困在賽道上轉來轉去,爹地把我抱在大腿上,握住我的手一同駕駛,但還是輸給東。

「你們繼續,我去做晚飯。」爹地把我放回地上:「東,有沒有約依霖?接她過來吃飯?」

東答她約了朋友,爹地「哦」了一聲便去廚房穿圍裙。

東抱我坐上他的大腿一起賽車。他身上有陣煙味,令我有點想暈。以前爹地來看我的時候見過東躲在一邊抽。爹地沒有煙味,未見過他抽。

我們換了另一個遊戲,就是砌方塊。東的手掌大,手指長,「啪啪啪」就砌好了,我卻在堆高樓,越堆越糟糕,還Game Over!我哇一聲大叫。

爹地立刻探頭出來。

「金老闆,沒事、沒事。」東慌忙說,重新抱我上大腿握住我的手一起玩。現在是他在玩不是我。

好悶…

「爹地是不是買糖果給我了?」我抬頭問東。

他點頭:「妳想吃?」把餐桌上那個袋子拿給我,是果汁軟糖!我取了一塊大如我手掌的青蘋果味,真好吃。但爹地說快要吃飯,叫我別吃那麼多。

我跟東在客廳無無聊聊待了大個半小時,又看電視又東摸西摸的,終於爹地說可以吃了,東就去幫忙抹桌子拿碗筷。

 

(26)

有兩菜一湯,叉燒炒雞蛋、西芹炒雞柳和蕃茄薯仔湯,好好吃,想不到爹地這麼會做飯。我問他還會做什麼,他笑著答很多,我慢慢就會知道了。

東很能吃,迅速吃掉兩碗;爹地拿出一把兒童食物剪刀,問我要不要把食物剪碎,我搖頭,今晚的食物都不大塊,可以自己吃。

吃飯時爹地說要看新聞,叫東轉台。我想昏過去,最討厭看新聞,悶死人!偏偏大人就是喜歡看沉悶的東西,包括愛瑪士和姨姨。新聞下飯最難吃。

吃完東洗盤子,爹地去切芒果,然後我們三人一面看劇集一面吃。八時許東就回家去了。

九時播出一套新的時裝劇,講愛情的,爹地陪我看,十時爹地就叫我去洗澡睡覺。

我進到他的浴室,有了兒童洗頭水、沐浴乳和毛巾,爹地說下午時跟季伯伯去買的。

到他洗完又問我要不要一起睡,我拒絕後便想陪我回房間,我不要,免得他又霸佔我的床,我可不喜歡睡沙發、也不想再聽到他那些叫人難受的夢話。

他嘆了口氣:「那晚安了,祝妳有個好夢。」

我爬上床後發現外面很吵,撥開窗簾看原來在下大雨,朦朧一片,什麼都看不到。雨聲令我有點難入睡,不知什麼時候藍光一閃,「轟隆」一聲,讓我驚醒了,我心裏納悶著,會不會是…又「轟隆」一聲,證實了我的想法:行雷閃電了!我最怕最怕這個!彷彿世界末日那樣恐怖!

我獨自在這個不算熟悉的房間,更覺得惶恐不安,眼淚不停流出來,又有雷聲了,我趕快掩住耳朵,跳下床逃出房間。

「姨姨!愛瑪士!我好怕呀!」

房間外面是走廊和樓梯,沒有燈昏暗一片,讓我更覺陌生,不知所措。

閃電和雷聲沒有停止過,想要迫我出來受死似的。

「救命呀!殺人哪!」我蹲起來縮作一團,無論我怎樣大叫,一下雷聲就會完全遮住,我瘋了一樣叫姨姨和愛瑪士。她們知道我怕行雷閃電。

「小寶,妳怎麼啦?」爹地開房門出來,見我又哭又叫:「爹地在這裏。」

又有雷聲閃電,嚇得我又大叫:「我好怕!我要姨姨!我要愛瑪士!」

他知道我為什麼這樣,立即抱起我:「不用怕,爹地在…」

但我沒辦法聽他講,姨姨和愛瑪士不在,今次死定了!我哭得更淒厲,掙開他想要跳回地上。

他摟緊我,要我看著他:「小寶,爹地在妳身邊!我會保護妳!妳聽我說好不好?」

他的表情很認真,那種氣勢和感覺令我暫時停止住掙扎和大叫。

他抱我進他的房間,放我在他的床上,替我蓋被,然後坐在我身邊:「我會一直在這裏,無論發生什麼事,妳可以安心睡。」

又一聲雷響,令我在被窩裏顫抖。爹地隔著棉被輕撫我:「不怕不怕,爹地在。」

 

(27)

我趴在他的大腿上,抓緊他,生怕他會離我而去。姨姨和愛瑪士已經不在,連他也走掉我就死定了。

終於我也睡著了。我記得我是一邊抖動一邊睡,但有陣微微的溫暖。

我睡醒的時候,發現爹地摟著我,怪不得會有陣微暖。他果然在我身邊。

行雷閃電停了,但還在下雨,天空一片灰朦朦。

他也醒了,向著我笑:「下去吃早餐好不好?」

我點頭,他就叫我去梳洗更衣。

可能睡得不太好,我覺得自己呆呆滯滯的。

爹地今天沒穿襯衫西褲,穿了汗衣和鬆身運動褲,頭髮也沒束,第一次見他這樣。

今早客廳沒人呢…是不是因為下大雨所以東和依霖姐姐不來了?

我問爹地,他答他們要工作;我問爹地為什麼不用工作,他答:「我放假陪妳嘛。」

我很想姨姨放假陪我,但她偶然才願意;就算放假不是在家裏睡覺便是出去跟朋友喝茶看電影。想不到會放假陪我的是爹地。

他做了蕃茄雞蛋三文治,加上牛奶,我迷糊地吃完。

雨還是嘩啦嘩啦地下,我覺得整個人都很沉重,不可以踏單車又不可以打球,不知可以做什麼。

爹地洗完盤子跟我一起坐在客廳,電視又在播那些悶死人的股市現況。我抱著最喜歡的小天使毛娃娃,挨在沙發的扶手上。爹地叫我去玩玩具,但我沒心思玩。

為什麼老是在播股市?為什麼爹地會喜歡看?

幸好及時播廣告,不然一定睡著…

忽然有個廣告令我精神為之一振!就是Michael Jackson的物品會來展出!為了替一個兒童機構籌款,他的家人同意借出他的物品作巡迴展覽。廣告說今次的展品很多,而且很珍貴,一部分是他的私人珍藏,例如有穿過的衣服、手套、飾物、不同的獎座、各時期的照片、手稿和繪畫等,MJ迷萬勿錯過!

作為他的第一號歌迷,我當然要去看:「我要去看MJ!我要去看MJ!」從沙發跳下來貼住電視機。

就在此時門鈴響了,爹地奇怪有誰下大雨會來,開門後是個看來是速遞員的男人:「請問金小寶在嗎?」

有人找我哦!真是百年一遇!我跑過去回應。

「我是她父親。」爹地問他找我有什麼事。

他交給我們一袋東西,並叫我簽收。爹地代我簽了。

不是該由我來簽嗎?明明說是找我的!

爹地看了看單據:「是姨姨送來的。」

我很興奮,姨姨送什麼給我了?看這袋東西扁扁平平的,又不太重,猜不出是什麼。我拆開膠袋把東西倒出來,居然是好幾本補充練習!我的心情頓時由天堂跌落地獄。為什麼我會那麼不幸,在爹地家還要對著這些可憎的補充練習?

 

(28)

然後爹地的手提電話響了,是姨姨打來的,爹地叫我去聽。她第一句便問我有沒有收到補充練習。

真想答她收不到…但騙她沒用,她一定會問爹地,到時識破我的謊言會更生氣。

她吩咐我每天要中英數各做兩頁,還要寫一頁生字,填一頁顏色:「不可以因為住在爹地家就躲懶,放完暑假妳一定什麼都不會記得,要好好預備才能上好的小學。妳要好好做練習,放完暑假我會看妳做得怎麼樣。」

她最注重我的禮貌和課業,一刻都不放鬆。

我告訴她沒帶鉛筆和顏色筆來,想趁機抵賴掉,但她說:「我叫爹地買給妳。」

賴不掉…我心很灰…

「姨姨,廣告說有Michael Jackson看,妳帶我去看吧!」這是唯一令我有生氣的事。

她說沒看廣告,所以不知道:「但我還在外國工作…」

我央求她:「妳回來一天就好!我答應妳會乖乖做補充。」

可是她為難地說抽不開身,我求她說機會不常有,給我一天、不、一個下午就好,但她不答應。我很不開心,覺得她有時心好狠,沒商量也不讓步。

她叫我把電話交回給爹地,有話跟他說,一定是叫他買鉛筆給我做練習。姨姨除了我的課業和品行,其餘的都不在乎。

我頹然坐在沙發上,不甘心MJ的珍品展就這樣在眼前溜走,還要去做這些令人生厭的練習!我都答應會好好做練習,為什麼她還是不肯帶我去看MJ?

爹地掛線了,坐到我身邊來,見我臉色相當難看,拿起我的練習本:「別這樣,爹地陪妳一起做吧。玩耍之餘也得抽點時間唸書。」

我一句也聽不進去,大人們老是叫人唸書唸書,討厭得要死!他陪我做有何用?「幫」我做就差不多!他跟姨姨根本是同一個鼻孔出氣!大人都是這樣!

我跑回房間關上門,躺在床上,心情超級壞。

呀…我好想去看MJ呀…

 

爹地來拍門的時候,午飯已準備好。原來我睡著了。

好像沒下雨了,但天色很差,沒有一絲陽光,像晚上那樣。

爹地做了壽司,一個個紫菜卷小小的很可愛。他說今天坐在客廳吃。

我坐好之後他給我一個,叫我吃,自己則蹲在電視機的音響前不知搞什麼。

壽司裏有鰻魚、青瓜、蟹柳和蛋。我覺得爹地的廚藝可能比愛瑪士還好。

不一會電視有畫面了,是Michael Jackson的MV!我目瞪口呆!我只看過一次,是姨姨的朋友借給我看的。爹地居然會有!難道他認識姨姨的朋友?

我看著他,他似乎明白的我的問題:「我也有齊MJ的唱片和影碟。他是個巨星,我也很喜歡。」

真的?我找到同道中人了!姨姨和愛瑪士都不特別喜歡MJ,比較喜歡木村拓哉,所以我家只得一張MJ唱片,卻有齊木村拓哉的劇集。

 

(29)

「我去看過他的演唱會,真是魅力沒法擋,我興奮得幾天幾夜都睡不著。」爹地說。

我的眼瞪得更大了,爹地居然看過他的演唱會?真教人羨慕!我叫過姨姨帶我去看,但姨姨說他過身了,想看也沒機會了…

爹地一邊吃,一邊告訴我演唱會的情景,我都聽到入迷了。

「我還留著門票。」爹地說起也很開心:「妳要看嗎?」

我用力點頭,他是我唯一認識看過MJ演唱會的人。好厲害!

晚上差不多九時,季伯伯來了。爹地第一句就問他:「我叫你帶來的東西呢?」他拿出一隻有點大的相框給我,裏面裱著MJ演唱會的門票。爹地果然沒說謊,真的看過MJ演唱會!

爹地說送給我。我感動到想哭!整晚抱著相框不放,這是我的寶貝!

爹地說替我掛在睡房。我說最好掛在天花板,每天一睜開眼就見到。

當晚睡覺時我還很興奮,後來還被自己的笑聲吵醒了。

第二天吃完早餐,爹地就捧著文具和練習本給我:「是時候做作業了。」

雖然我不想,但看在他把MJ演唱會的門票送給我,就聽他一次吧。我覺得他沒以前那樣討厭。

他跟我一起坐在玩具角的小桌椅上,我寫生字的時候,他也拿了張白紙出來跟我一起寫。我寫什麼他也寫什麼。

他寫得很快,而且整齊漂亮。他的字很好看。

我不明白為什麼他也要寫,他也唸幼稚園嗎?但我記起他說:「我陪妳一起做。」他沒食言。中文如是、英文如是、數學如是。

我很努力也寫到東歪西倒,他居然很讚漂亮。

不過他家裏真的沒有顏色筆,他說下次才填色,做完練習可以去玩。我歡呼了一聲,玩什麼好呢?

我拿了玩具收銀機出來,裏面有假鈔和假幣。爹地問我認不認得那些貨幣。這有什麼難?愛瑪士最緊張錢,開口閉口都是錢。

爹地扮起顧客來,問我有什麼東西賣。我找到玩具水果蔬菜、餅乾蛋糕、杯杯碟碟等。

他問我蘋果要多少錢,我答他一百元,他嘩了一聲:「好貴!妳這是什麼蘋果?」我答他是金小寶蘋果,是金小寶獨有的,爹地笑著搖頭付錢給我:「誰叫我是妳爹地?…」

接下來他問我,如果香蕉賣二元、蛋糕賣五元、餅乾賣四元,各要一個要付幾錢,我豎起手指努力算,但太深了…我不算不來…

「進位未學到吧?」爹地說,然後改了,要了二元的香蕉,付我五元,問我找回幾多,這個我很快算到,我從收銀機拿出三元給他。他很滿意地笑了。

然後他把收銀機放到自己跟前,跟我互換角色:「小姐,買菜嗎?」我拿著手提籃點頭。

 

(30)

他又問:「買給誰吃?家裏有幾人?」

我想了想:「姨姨、愛瑪士和我,共三人。」向他豎起三隻指頭。

他聽到之後沉默了一會,垂下頭說:「妳不是有個爹地嗎?…」

「爹地不是跟我們一起住。」我想都沒想便答:「吃飯時他不會在。一直來只有我們三人吃飯。」

他慢慢地站了起來,摸了摸我的頭:「小寶乖…自己慢慢繼續玩…」上了樓梯,應該是回房間吧?

他忽然間怎麼啦…?

大半個小時之後他才下來,我覺得他的眼紅了一圈,好像哭過,但他對著我笑。

他抱我上大腿坐:「爹地以後多點陪妳吃飯好不好?」

問我有什麼用?房子是姨姨的、做飯是愛瑪士,姨姨不開門、愛瑪士不願做給他吃,我也沒辦法,所以我叫他去問她們。

「叫她們搬來一起住就好。」爹地說。

「那你是不是要跟姨姨結婚了?」一直以來,儘管姨姨已否認過很多次,很多人都以為姨姨是我媽咪,說我其實是爹地和她的私生女;我也叫過姨姨做媽咪,但她不准,說我媽咪是另一個人,不許亂叫;也有人說爹地跟姨姨結婚是個好主意,郎才女貌,這樣我也有個真正的家,姨姨當笑話聽。

爹地也笑著搖頭。

那她們怎麼搬來住?

雖然我不明白,但爹地沒再說下去。

爹地拿起了一條玩具魚和一塊玩具牛排:「我喜歡吃魚和牛排。」跟我坐到玩具廚房那邊教我做菜,叫我重復做一次,然後不停讚好吃:「小寶以後多點做給爹地吃。」

看樣子就算我做了一堆泥給他吃,他也會讚好吃。

 

一連下了幾天雨,我和爹地都沒出去,也沒見過東和依霖姐姐,就我們兩人一起在家裏,上午做作業,下午玩玩具,晚上有時看電視、有時看電影、有時看MJ。

顏色筆依然沒有,填色本一直沒動過,爹地陪做我其他。

爹地常常叫我在玩具廚房給他弄點吃的,無論怎樣他都一定讚好吃。除了玩玩具,他還跟我一起看圖書、講故事。他講得很好,一個人可以扮演很多角色,我都聽到入迷了,是我遇過講得最好的人。

他也叫我講,或是唸給他聽。

最近我們在讀《唐詩三百首》,他會把內容解給我聽,又會介紹作者是什麼人,有些簡單又好聽的他會叫我背下來。想不到爹地身為黑社會大哥卻知道得這麼多。

下完雨又見到太陽了,爹地說我們會出去,卻沒講去哪裏。我也想出去,在家待了那麼多天。

 

Next~ 31-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