爹地最討厭 番外篇1–我和爹地第一個父親節

(1)

我很不開心!

從昨天、不應該說從前天開始已是這樣。所有人說不要緊,事情已經過去了,連爹地也叫我別那麼緊張,但我還是不能釋懷。

我知道一定會問那個問題!一定會!因為全世界都在提這件事!

果然到了第三節課,白太太便問我們:「昨天是父親節,大家怎樣跟爸爸慶祝啊?」大家都興奮地爭相舉手回答:

「送了父親節卡!是我和姐姐親手製作的!」

「跟爸爸飲茶去了!」

「跟媽媽一起炮製晚餐!全是爸爸最愛的菜式!」

全班同學都興致勃勃地分享了一遍,只有我什麼都沒說。

我低著頭、嘟著嘴,忍著眼淚,什麼也沒說。

白太太和同學都不停問我,我都沒答,直到淚珠滾下來,滴到衣服上,大家才沒問下去。

該死的父親節!最討厭了!為什麼要有這種節!

結果從第三節課開始我都沒抬過頭。放學時東東來接我,我還是一點精神也沒有。

「小寶,今天去吃地獄拉麵啊。」東東興高采烈地告訴我:「爹地破例批准了。」想我覺得高興。地獄拉麵因為非常辣,吃完嘴巴會腫起來,所以爹地不准我吃,但一邊吃,一邊流汗,大呼:「好辣!辣死了!」很過癮!我、東東和依霖姐姐會比誰的嘴巴比較腫、誰腫得最難看。加上除了直衝上腦的辣味,還有很鮮甜的海鮮味道,兩者配起來很好吃。吃完最好當然是去吃雪糕解辣,簡直絕配!

可是今天吃龍肉也沒味:「吃什麼拉麵?去看爹地啦!」

東東說爹地已經不要緊,這句話他由昨天說到現在。

「不要緊為什麼不能回家?」我終於忍不住哭了,向他大叫了一聲。

我知道我在發脾氣,東東也沒有責怪我,只是平靜地再說一遍:「為安全著想留院觀察而已。醫生說最好留48小時,沒異樣明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。」

還要等到明天!多漫長!

白太太問我們發生什麼事了。我不想說,東東則代為耐心回答:「金老闆前晚入了醫院。」她一臉吃驚。

一想起爹地入了院,而且沒法一起過父親節,我就很不開心!這是我跟他過的第一個父親節!

 

父親節是六月第三個星期天。

之前美術老師在課堂上教了做心意卡和小手工作為禮物,可惜做手工不是我的強項,做得不怎麼好看,所以我不打算送。

(2)

我問爹地想要什麼,他答什麼也沒所謂,要那堆破手工也行,但我不想這樣,想過像其他人那樣,請他去飲茶、吃飯,但因為想到人很多而作罷;然後壽眉提議我跟爹地一起燭光晚餐,爹地覺得不錯,提議跟我一起做酥皮龍蝦湯和甜品,其他菜式由他負責。

本來星期六我們打算一起去買材料,但忽然他接到電話,要去鄰市一趟,說公司有個團隊在那邊搞砸了。

爹地叫我別不開心,買材料很小事,誰買都行,最重要的是他跟我一起做。我想想也對,況且工作也要緊,就由壽眉陪我去買了。

買好我就等爹地星期天回來一起做菜。

星期六傍晚壽眉卻接到東東的電話,說爹地受了傷,撞到了頭,入了當地醫院,好像有點嚴重的樣子。星期天早上由直昇機載回來,繼續留院觀察。

我聽到這樣的消息很擔心和難過,想要立即去看他,可是他在鄰市,要坐幾小時船,加上已經晚上,大人們都叫我不要去。

我哭得很難過和很久,他們都說就算回來了也未能回家。我偷聽到他們講長途電話,說爹地撞到之後暈了,一段時間也沒醒,還流了很多血,要極力向傳媒隱瞞,不然會惹來很多揣測,影響滴金。

我很氣那個團隊,為什麼會把工作搞砸然後要爹地去處理?他沒去就什麼事都沒有!

我問東東為什麼他忽然撞到,東東先是支吾,後來才說:「金老闆在酒店洗澡的時候…因為見到蜘蛛嚇著,然後滑倒…」

蜘蛛?

 

爹地回來我們這邊的醫院時已經醒來,神智清醒,可以說話和吞嚥—這些都是聽大人說的,但為安全起見最好留院觀察,畢竟撞到頭可大可小。

但我覺得很納悶,為什麼會是蜘蛛害他撞到?不理牠或者一下打死牠就好,雖然見到牠我會尖叫…可是我是女孩子嘛,而他是連蟑螂也不怕的大男人。蟑螂可是很多男人都害怕的生物,東東也害怕,依霖姐姐常說每次都是她打死和撿走,東東像個窩囊廢縮在一旁,不中用。我知道標哥哥也對牠有點敬而遠之,但他不能尖叫和躲,只好硬著頭皮用掃帚打死再鏟走。

祥叔有點為難地告訴我一個秘密:「妳爹地,生平最怕的就是蜘蛛。」叫我不要告訴其他人,也要扮作不知。

我還真有點吃驚,他居然怕這種動物!他是我心目中是超人,是個出色的導演和企業家、很溫柔細心的爹地,家事做菜樣樣都會,還很會玩冒險樂園的遊戲,也不怕蟑螂大狗狗、敢吃青蛙和蛇,弱點居然是蜘蛛。

祥叔解釋說他對蜘蛛有很多陰影:小時候在片場被壞壞的工作人員作弄,把蜘蛛放進他的衣服;去爺爺的別墅渡假又有蜘蛛爬進被窩;再在爺爺送來的百科全書見到手掌那麼大、全身是毛的有毒蜘蛛,覺得又噁心又恐怖;長大後跟同學去宿營,一打開房門便有隻蜘蛛掉到臉上…這種慘事重重複複地發生,令他留下慘痛的回憶。

(3)

我可以想像到他的感受。如果發生在我身上,我也會一輩子怕死這種動物;但他這些經歷,不禁令我覺得有點好笑…

祥叔繼續說,今次爹地剛洗好,便見到一個成人手心那般大,腿很長的蜘蛛在牆上爬。一般人看到都會怔一怔,何況是充滿陰影的爹地。聽說他的一聲慘叫很凌厲,相連幾個房間都清楚聽到,大家以為他遇到賊了。當他慌忙逃出洗手間,卻一下給地上的水滑到,四腳朝天、頭破血流,要由隨後趕來的他們抬出去,祥叔看到牆上的大蜘蛛也明白怎麼回事了,立即向酒店投訴。

爹地的慘痛經歷又多一宗了,今次還得進醫院縫針觀察。

星期天我們沒法一起慶祝。我去看他時他在睡覺,東東說他工作得很累,大概疲倦加上蜘蛛,才出事滑倒吧。醫生也說這天不能吃太豐富和難消化的食物,萬一他吐就不好了,說給他安排了粥。

我們的燭光晚餐就這樣泡湯了,材料也只能存在雪櫃裏。我跟壽眉一起去了吃越南菜,唯有她不用慶祝父親節,因為她爸爸在外地。看到餐廳內滿是來慶祝的人,我的心情很落,很掛念在醫院吃粥的爹地。

 

放學後我叫東東帶我去看爹地,不去吃拉麵了。爹地沒有睡覺,在床上看雜誌,精神比昨天好。我看到他的頭綁了繃帶,問他痛不痛。他答我沒事。

「小寶,對不起,沒有守承諾跟妳吃燭光晚餐。」他摸摸我的頭。其實我挺不開心,除了不能慶祝,他還搞成這樣,但這也沒辦法。

「材料都買好了,為什麼我們不改期?」我看了他很久:「一定要六月第三個星期天才可以慶祝父親節嗎?只要爹地在,平安開心的,每一天都可以是父親節!」人家一定在那天我不管,對我來說,只要爹地在的一天都是父親節!

我爬上他的床親他一下:「我每天都可以送你一個吻慶祝。」他笑說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爹地。

「我還可以替你打死蜘蛛呢!」我拍拍胸口:「為了爹地我不怕!」但見到爹地臉上有幾條黑線,笑得很僵硬…我連忙捂著嘴巴,一時大意說溜了嘴—

 

過了幾天爹地便沒事了,說不如做酥皮龍蝦湯補祝,我說好,這天放學吃晚飯才做。

我這天的課堂是活動教學,是親子課堂,會去參觀,顧名思義是可以跟父母一起參加,但我找了彷如爺爺的祥叔陪我。

爹地問我怎麼不找他,甚至沒告訴他去哪裏參觀,以為我還在氣他沒陪我過父親節。

我才沒生什麼氣啦!爹地把我看得太小器,他也太緊張了!

我們到達展館門口發現爹地和標哥哥也開車過來了,原來他打電話問老師可不可以臨時參加,然後就死心不息地跟來了。

爹地有時固執又麻煩!

(4)

我忍不住告訴他,他跟來也沒用:「我們今次去參觀蜘蛛館,你還想跟進來嗎?」他一聽臉立即變青了,還呆了五分鐘。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沒有告訴他,萬一嚇死他就不好了。結果他說不如他先回家做酥皮湯等我。

那一晚我一進門就聞到牛排和龍蝦香,餐桌上擺放了精緻的燭台和蠟燭。我和爹地一起吃了頓溫馨晚餐。我沒覺得這是遲來的父親節,因為跟爹地一起,每一天都是父親節。

-The End-

 

 

返回故事台

 

番外篇 (2)–爹地好朋友的兒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