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島 11-20

(11)

在這個小島住了二十天。

有我想要的寧靜,但我沒想像中的快樂,只能說很是平靜。

沒錯,完全沒有人聲(除了我自己的聲音),只有風聲、海浪聲、蟲聲和鳥聲,但我腦裏的東西似乎沒有減少:以前工作的種種、官司…

當然還有克里斯。

只要一閉上眼,所有東西像走馬燈在轉,尤其是在睡覺時,就扯著我狠狠在轉,扯得我痛哭大叫。

麥可每次都會過來看我,即使我叫過他很多次不必再來,因為根本沒事。每次他都會找理由:「萬一真的有賊怎麼辦?」、「我以為妳肚子痛…」、「反正都醒了…」

不過除了晚上我哭叫時他會出現,否則他還真聽我的話,如無必要很少在別墅出現,只會做好些飯菜放在雪櫃留言叫我吃;就算進來也會悄悄的,辦完事就走,像幽靈飄過。

我從床上爬起來後會梳洗一下,接下來吃飯,不然會叫麥可不高興,然後煩著我,跟著則會在屋內任何一個角落呆坐。有時是樓梯、有時是客廳飯廳、有時是海灘…

雖然沒我想像中的快樂新生活,但寧靜已很難能可貴,尚算滿意。

別墅裏的陳設裝潢我完全沒改動過,一來買下這裏後沒太多積蓄,只夠過活,二來陳設裝潢都很簇新,無須改動。我很喜歡這裏的白色和簡單。

今天是星期二,是麥可的例假。他一大早便出去了,上個星期也這樣,前一晚都問我有沒有東西買,說順道買回來。我說沒有。

他留下一張很大的字條,說雪櫃留下了食物,叫我一定要吃。

其實我們又不熟悉,真不明白他怎麼如此在意我吃不吃飯。

我剛起床,暫時未有胃口,晚點才吃吧。

我望向落地大玻璃窗,海裏好像有個人影…

我走出去看,是克里斯!他怎麼在這裏,還站在海中?

「克里斯?克里斯?」我叫他沒有反應,就只是對我笑,而且是很溫柔、很親切地笑。

他很久都沒對我那樣笑了!

(12)

我感動得落淚!我想我們中間大概有些什麼誤會,但不要緊,只要他好好解釋我都會原諒他,他回來我身邊就好!

我慢慢走出海中,確定他真的在,然後飛奔過去,好想撲到他的懷中!

以前種種相處的情景在腦海裏湧現,我的人生不能沒有他!

我不停跑呀跑,真想快點到達他身邊。

當我快要抱住他時,突然有道很大的力拉我向後,我回頭一看,是麥可不斷拉著我,不准我前進。

我叫他放手,別阻著我走向克里斯,麥可卻更加拼命拉著我。

我再向前看,克里斯呢?不見了!!

「克里斯!克里斯!」任我如何放聲大叫,克里斯都沒再出現過,憑空消失一樣,只有這個討厭的麥可用力拉我上岸。

「放手!我要克里斯!」我甩開他好幾次都被他拉著走。最後我發狂那樣推開他:「都是你!跑出來幹什麼?嚇走克里斯了!他最討厭我跟別的男人一起…」

「啪」的一聲,我的半張臉發痛起來,麥可打我一記耳光!

他抓起我的手很憤怒地寫:「海裏根本沒克里斯!要不是我忘了東西回來拿,妳早已給淹死了!」

「胡說八道!」輪到我發怒:「他剛剛還在那邊,不是你忽然跑出來妨礙,他就不會走了!」

他再打我一記:「面對現實啦!他早就不在了!是妳一直不願意去相信而已!妳愛那個克里斯只是存在於妳的腦中,醒醒啦!」

他這番話,好像一個大錘,把我的心房、所有裏面的影像打碎,讓我痛得有如千割萬刮;世界也像是倒轉了一樣,我沒法再去相信、沒法去接受。

「哇啊啊呀!–」我非常痛苦地大哭大叫起來,小孩子那樣跌跌碰碰地爬回岸上,再走回房間,鎖上門,倒在床上,無助地嚎哭,感覺生不如死。

我一邊哭叫,覺得天旋地轉,管他呢?就算世界末日我也不在乎。

到我恢復意識,能爬下床,發現床上的被單枕頭已被我搞得凌亂不堪。

我打開房門,發現麥可正坐在樓梯,望向我這邊。我嚇得再次關上門。

他輕輕地敲了敲門,從下面的門縫傳來一張紙:「妳還好嗎?肚子餓不餓?我做些東西給妳吃可好?」

(13)

我把紙傳回去,告訴他我不吃,並叫他回去。

他傳回來問是不是氣他打我,寫當時情非得已,怕我又走回海裏:「而且海裏真的沒克里斯。」

我傳回去答不是…

他最後寫:「我可以回去,但妳不可以再做傻事。」接下來傳來樓梯聲響。

愛上克里斯是傻事嗎?我很想知道。

想起以前種種,我根本沒法回頭,即使是傻我也沒辦法。

在床上又不知躺了多久,我又爬起來。打開房門,麥可沒有在。房門口的地上多了一束花。幹嗎有束花?

我撿了起來,放在房間裏。

過了一會,我發現房間的地板上有張小字條,看來是從花束裏掉出來:

「妳要振作」

這是什麼啊?

第二天,又是一束不同的花,上面放著張小紙條:

「加油」

我把花和紙條拿進房間。

第三天又是一束不同的花,上面的紙條又是另一句話:

「今天是個新開始」

看來是麥可放的,這裏除了他沒有別人。

這些紙條都很粗糙,但我捨不得丟掉,用個小盒子收集起來。

每天我起來,就是收花收紙條,然後就是把紙條擺出來,慢慢地讀。

「妳要振作」

「加油」

「今天是個新開始」

「堅強點」

「妳做得到」

(14)

「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」

……

每讀一句,我就好像得到一點力量,得到一點亮光,像一滴滴熱水滴進我冰冷的心房。

這天我在讀的時候,房門被輕輕敲響,下面門縫傳入一張紙:「肚子餓啦,不如吃早餐。我給妳做些東西吃可好?妳很久沒吃東西了。」

這些日子,我都只是喝水,隨便找些乾糧吃少許。

我傳回紙條:「熱牛奶就好。」

十五分鐘後,房門再響,我傳紙條出去,叫他放在地上就好,待會我會拿來吃。

過了一會,我開門拿食物,麥可已不在。他算是很識趣的人。

地上的餐盤有熱牛奶,還有切好的水果和一小片麵包。

原來牛奶裏有些芝蔴和碎果仁,很香。

第二天早上很不可思議地我起得很早,這是搬來個多月的第一次。

我走到樓下飯廳,好像很久沒下過來了。

這時麥可正拿著花進來,見到我笑了笑。

我也有點不好意思地向他笑。

他把花和今天的字條交給我。

「今天是個好日子,一定有好事發生。」

他寫得越來越好笑,前幾天有張是:「風吹過的時候,上帝會把幸福帶給妳的」。

好笑,卻叫我有力量,令我心裏平安踏實。

我忍不住笑:「你怎麼知道今天會有好事?你有預知能力?」

他聳聳肩:「我也不知道…但就是感覺到。」

「今天看到妳笑,已經是件大好事。」他隨後遞給我這張紙條。

我看著,他向我點點頭。

不知怎的我的眼又泛起淚水,但不是之前傷心那種,這淚水叫我心頭很暖。

(15)

他過來搭著我的肩膀:「要笑,幸運才會降臨,我媽媽以前老是這樣說。」

這是個很大的提醒。

「坐下來吃早餐。」他轉到廚房裏忙了。

我告訴他我要加了芝蔴和碎果仁的熱牛奶,覺得這個最好吃,以前都沒這樣吃過。

他點頭:「妳喜歡吃就好。只要妳喜歡我都會給妳做。」

除了熱牛奶,他還是給我水果和一小片麵包。他解釋因為我都不太吃午、晚兩餐,不想我營養不夠。

他看著我吃,我問他吃過沒有,他點頭。

我看到他送我的花:「怎麼你有這麼多的花送我?哪來的?」

「在外面摘的。」他笑了笑搖頭:「妳搬來這麼久,都沒好好地看過自己的島,就一味在哭。這個島很漂亮,有很多東西,妳買了卻沒去看,不是很浪費嗎?」

我低下頭,不知該說什麼。

「妳是這個島的主人,做什麼都不會有人在意和干涉,妳何不拋開顧忌、放開懷抱盡情享受?」

我繼續低下頭,不知如何回應。

他繼續寫:「今天天氣不錯,要去看看我每天給妳摘的花嗎?不如我帶妳去看?」

我猶疑,好多天沒出過門了。

「今次我帶妳去,下次妳可以自己去。我不會打擾妳。」

我緩緩地點頭。

吃完早餐他就帶我出去。我在這個島,除了由小碼頭進別墅,還有他住那個位置,都沒去過別的地方,都是些花草樹木,沒太大興趣去看。

他帶我繞到另一邊,有個花園似的地方,長著很多不品種、不同顏色的花,從很大到很細小的野花都有,玫瑰啦、太陽花、大紅花、小的有紫色的牽牛花、雞蛋花、炮仗花等。

「今天的玫瑰就在那邊採的。」他指給我看。

我沒想過這島可以長出這麼多漂亮的花!他告訴我,這島氣候怡人,很適合植物生長。

(16)

「加上,我很落力打理這些植物。」他寫。

「多謝、多謝…」我很感激。要不是他帶我來,我基本上不會來看它們,但他依然用心打理。

「妳開心、滿意就好。」

他告訴我還有別的東西可以看,例如果樹,問我要不要過去看;但我已經很累。他表示明白,送我回別墅。

我回到房間,心情好像沒那麼沉重了。

又一個新的早晨,我九點鐘自己醒了。

我…好像沒半夜哭叫了。

我走到樓下,麥可也剛好開門進來,拿著一束雜色的康乃馨。

他先把花和紙條給我:「早餐?熱牛奶?」

我點頭。

他就在做了。我吃完,他收拾乾淨後,問我有沒有別的吩咐。他今天有些事要忙。如果我沒特別需要,他想先出去。

我隨口問了一句他要幹什麼。

他有點興奮地寫:「我今天要收草莓,然後做果醬。」

我有點不明白地看著他。

他有點抱歉地看著我:「我不是想在工作時間做私人事情…只是想在白天收好草莓,之前有點事耽誤了…廁所已經洗好,快艇也加了油…」

「我不是問你這些。我想知道為什麼有草莓?」我記得他提過這裏有果樹,但草莓並非長在樹上,不是嗎?

他有點靦腆:「是我種的。」我再問下去,他告訴我他在石屋的前院種蔬菜瓜果,還養了幾隻雞:「所以我沒向妳要食物費、也沒吃過妳的食物,全部都是我自己的。」來自我的生活津貼,他都用來買日用品。

我不相信他:「自己種的草莓能吃嗎?」我以前好幾次從園藝店買過草莓種子回家種,不是什麼也種不出,便是種出來又細小又酸,也不好看。

他有點不忿地把整盤草莓抱過來給我看,果然跟我種的差十萬八千里,枝上吊滿又大又紅的果子,像市場在賣那種,令人想咬一口。我深感佩服。我覺得懂得栽種的人都很厲害,不像我,種仙人掌也會枯死。

(17)

我問他能不能給我吃一顆。他摘了,我吃一口,很甜!

我問他怎麼做果醬,是不是像烹飪節目那樣,煮得爛爛然後加糖?他寫差不多。

「以前一直都說想試做手工果醬,但沒一次做過。」我搖頭苦笑:「有次連材料也買了,還是懶得動手。」都市人就是這樣,很多很多事想做、很多很多誓言,但在一半出於不自願、一半出於懶惰的情形下,百分之九十成了空談。結果那天的草莓,就這麼吃掉了。

「今天要不要動手試試?做好分一半給妳。」他問。

我問他失敗怎麼辦?我可不想吃難吃的果醬。

他說我真沒信心,沒試過便說自己會失敗,試完再說吧:「而且有我看管著哪會失敗?」

我就決定試試。他帶我去他的石屋那邊。我仔細一看,原來除了草莓,他還種了很多東西,有蕃茄、辣椒、幾種不同的瓜,他告訴我還有馬鈴薯和地瓜。

我看到真有幾隻雞被關在棚裏,他告訴我每天都會撿雞蛋當早餐。

田園生活,是我這些都市人沒法想像的。

一提到這個菜園他很興奮,說自己除了果醬還會做辣椒醬和蕃茄醬。到了他那個有點簡陋的廚房,他還展示他一瓶瓶的成果給我看。

他這個廚房,簡陋卻很整齊清潔。

他先是跟我一起摘草莓,去蒂清洗,然後叫我坐到一旁:「然後要切丁、開火煮爛等,看妳也做不慣廚房活,怕妳切傷燙傷。」

他這番話實在太小看本小姐!我告訴他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,廚藝和家務事都幹得不錯,照顧自己綽綽有餘!

「完全看不出。」他寫:「妳的模樣很嬌生慣養,給人的感覺很依賴。看妳失去男朋友便哭個死去活來。」

他一提起克里斯,我心便一沉。

他向我道歉,我笑笑搖頭:「你不明白而已…」因為不單光是失去一個人、一份愛,還有很多很多。

他問我喜歡吃甜還是吃酸,可以根據我的口味來調製。

(18)

「吃甜!」最討厭吃酸。

他寫看我的樣子便知道。

他把一部份草莓切丁後放到一旁,其餘的都剁個稀巴爛,說這樣果醬便可以吃到粒粒果肉。當然可以全部剁爛,但他喜歡這個吃法。

他開鍋煮醬了,草莓香氣四溢,加糖後香氣更濃,那陣甜味令人感覺猶如置身童話世界。

我忍不住要站到爐邊看。他不停用木勺攪動,防止煮焦黏鍋。

我說也要試試看。這種深紅好漂亮,有點像紅酒,也像玫瑰。

我一邊攪動,他把果肉丁加下去,再略為拌一下,便關火完成。

他寫要放涼才入瓶。

「現在…不如做午餐?吃不吃我做的蕃茄醬?」他寫問。

我問是不是那些瓶裏的?

他答做新鮮的,跟果醬一樣製法。這個我也會,以前常常做。

輪到他答不信。好,就讓本小姐露兩手,一定叫你心悅誠服。

他給我摘了幾個又大又紅的蕃茄,我就去皮剁爛做醬。我想做肉醬意大利麵,但他說沒有意大利麵,只用些普通麵條代替。在我煮麵的時候,他摘了些別的蔬菜,在炒在拌;我做好之後,他也完成了。

他搬了張小餐桌和兩把椅子放在門前。我們就在他的前院吃午餐。

「好吃!」好久都沒吃過這麼美味的食物了!

他問我是蕃茄麵好吃還是炒菜。

「當然是蕃茄麵!因為是我做的!」別的我不誇口,這個絕不會失手,而且我做菜沒理由會比他差。

他格格地笑了。

吃著,他寫:「太好了,終於見妳正常吃飯了。一直以來妳最愛就是說沒胃口。」

我別過頭去,最後才不好意思地向他笑。

午餐過後,我開始睏了,今天做了很多事。麥可送我回去午睡。

晚飯時間,麥可送果醬過來。我看著這瓶漂亮東西,覺得很開心、很有成就感。其實做果醬也不怎麼難。我打開拈了一點嚐嚐,相當好吃,比買回來的好吃。

(19)

他提議晚餐就吃這個。

果醬也可以做菜?他動手做起來。半小時後他捧出烤麵包、雜菜沙律和忌廉海鮮湯。

他替我在烤麵包上塗滿自家製果醬。

他看著我吃。我問他怎麼不吃,他答我已在自己的家吃過晚飯,過來只為送果醬和給我做飯。

「傭工是不會和主人一起吃飯。」他這樣寫。

我說我們午餐也一起吃:「哪用分得這麼清楚?」叫他無論如何也陪我吃一點:「以後過來做飯的話,你陪我一起吃。」

他說不太好意思,我說他不好意思的話帶些院子的蔬菜過來就好。他點頭。

新的一天,我早上又自動醒來。麥可又拿著花和紙條過來。一起吃完早餐,他提議帶我去看果樹。我答應了。

原來這島上有很多不同的果樹,周圍都是,龍眼、芒果等,但麥可說大部份都不能吃,因為品種問題,肉很少,核很大,味道不好。

真叫我失望…

「看看就好啦。」他寫:「不過想找能吃的,也不是沒有。」

我的眼睛亮了一下。

他帶我走到海灘一旁,居然有棵椰子樹!我真的從來沒看清過這個島,連有這麼一大棵椰子樹也不知道!

在我讚歎這棵大樹的時候,麥可像猴子那樣,利落地爬上樹幹,摘椰子下來!

我看得傻了…第一次見真人爬樹摘椰子…連忙叫他小心,摔下來就慘了!

可是他一點問題也沒有,一下便滑回地面,然後抱著兩個椰子,帶我回到石屋,用一把很大很長的刀劈開椰子,先是給我一杯椰青水。我很喜歡椰子的味道,他也一樣。取出椰青水後,他坐在一張很奇怪的櫈子上,用安裝在前端的利器刨出椰子肉。

他告訴我要先刨出椰子肉才能製造椰漿和椰奶,可能要幾天。我叫他讓我刨刨看,但原來要非常用力。我出盡吃奶的力也刨不到。他叫我交回給他,一不小心會割傷,我先回去休息,有事發短訊給他。

(20)

這個島真的很多特別的事物,這些我都只是在電視和書裏見過,親身接觸還是第一次,都非常新奇。

能買下這裏實在太好了,不枉我花六百多萬。

還能認識到麥可。

這種人如此純樸善良,在文明世界恐怕已經絕種。他在外面一定生存不了,城市的人那麼邪惡,所以才留在這裏當傭工吧。

我開了客廳的大落地玻璃窗,海風吹拂。我坐到沙灘椅上,靜靜地看著大海,感覺寧靜。閉上眼,只聽到大自然的聲音:海浪聲、風聲、鳥聲。

我看到很多花、蕃茄、草莓、辣椒…我和麥可一起做果醬…

過了不知多久,我感覺到被人輕推。我不耐煩地撥開,用被子蓋到頭上;結果頭上那幅被子掀開,一陣濃郁的咖哩味鑽入鼻腔。睜開眼一看,麥可在我面前捧著一碟黃澄澄的咖哩。

原來我在沙灘椅上睡著了,一睡便睡到傍晚。

他先是給我一張紙條:「下次出來吹海風,記得要帶件外套或毯子,妳這樣很容易著涼。」然後把咖哩捧回餐桌上,招手叫我去吃。我看看自己的身上,的確多了條毯子,看來是他幫我蓋的。

我坐到餐桌前,他給我一碟白飯。我一吃,咖哩有相當香濃的椰子味道!很富東南亞味道!

我大讚好吃,一定是早上摘下來的椰子!

麥可笑著對我眨眼。

雞肉也嫩滑可口!我叫他快點嚐嚐。

但吃了沒幾口,我忽然想起他棚裏的雞:「慢著—你不會把自己的雞殺掉做菜吧?」

他失笑,笑了很久,才起來從冰箱取出冰鮮雞肉讓我看:「菜裏面的是這些。我還要靠棚裏的雞下蛋。」

他重新坐下來,還在笑:「妳聯想力那麼豐富,怪不得會成為作家。」

我訝異他知道我的職業。

「妳那麼有名,誰不知道?」他寫道:「況且前業主哪會把物業賣給連職業都不知道的人?前業主知道,我哪可能不知道?」

 

 

Next~21-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