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天假期 1-11

(1)

本來這三天不是這樣過的。

本來是我跟魔鬼上司「傲慢」(其實他叫奧斯曼)出差,到外國的合作廠商去開會和看看進度,結果因那邊的設計師生病和原材料還沒運來,所以什麼也做不成。「傲慢」使出一貫的「傲慢」態度,迫合作廠商做點事,但對方不買他的賬,所以一切進度被迫停止。

「三天,再等三天就好。」對方就是這樣拖延。

可是也無理由這樣就回去,酒店訂好了,飛機票也很貴。

「傲慢」無可奈何:「這幾天妳放假好了。」雖然口裏碎碎唸著公司就這樣放我的假多不值,還事先聲明如果有事情要做必須做妥。

其實有什麼事做?有也是他的事,誰叫他比我高級?

這三天難得來到外國,當然要去玩囉!

 

這城市以陽光海灘著名,不來游個泳、曬個古銅膚色哪對得起自己?很多次我來這裏都為公幹,沒好好享受,所以很遺憾。

我去買了泳衣和沙灘用品。沙灘上有很多俊男,我一定要認識一、兩個。

在我開始曬太陽的時候,發現「傲慢」也在沙灘上漫步。啐,又說不知會不會很忙,其實閒得連他自己也出來玩!

他看到我時有點吃驚:「幹嗎穿成這樣?」像老師質問學生那樣,脫下墨鏡指了指我的三點式泳衣。

他這問題真奇怪!「游泳不穿泳衣穿什麼?」反問他怎麼不穿西裝,而穿T恤短褲。

他叫我凡事小心點:「公司保險不包括溺水、被鯊魚咬、被太陽曬焦…」

要不是他是我上司,我真想打他!至少也白他一眼!這就是他討厭的地方,冷酷無情,專門掃興,口裏就是公事、公事、公事,一點感情也沒有。沒錯他非常能幹,卻沒什麼人緣。我可以跟他那麼久,連我也佩服自己。

他在我身邊坐下來,無聊地東張西望,但我很不想他坐下,這樣沒帥哥會過來,而且難得放假,我不想對著上司,特別是他。

他卻完全沒想走的意思,即使只是無聊地坐著。

(2)

我問他怎麼不去別的地方或景點逛逛:「附近有餐廳和酒吧,坐車出去有大型購物商場,其中一個還有室內遊樂場。」

他問我怎麼知道得那麼清楚。「旅遊書和節目常有介紹啦。」我答。

他說他從未看過:「怪不得一叫妳加班便推辭,原來就是為了看這些無謂東西。」叫我有時間便多花些在工作上。

我告訴他這是地理常識、風土人情。我覺得在他眼中,公司就是全個宇宙,除了公司和公事,一無所有。「傲慢」不但傲慢,而且乾旱。

他問我要不要去看。我問看什麼。「附近的餐廳酒吧,大型商場裏的室內遊樂場。」他答。

他這份人人緣真夠薄!居然要找我這個毫不起眼的秘書來陪!很多時候廠商都會在這種情況下安排些節目,什麼參觀呀、飯局呀等等,算賠罪也好,拉拉關係也好,他居然什麼也沒有。

種什麼得什麼,平常如何對人,今日別人如何對你。

我笑著婉拒,幹嗎要那麼笨?我還要等帥哥過來呢。

他很沒趣地離開了,沒想到小秘書也不陪他。

我又曬了一會太陽,玩了一下水,跟兩個帥哥交換了電話,待會一起吃個飯。

我沖了身,換了乾爽的衣服,晤帥哥去。

我有點迷路,不自覺走到一條橫巷裏,忽然有兩個男人在我後面,我心知不妙,快步走,他們跟貼我,很快便追上,亮出小刀,搶我的手袋。我拉不住,被他們搶走了,然後他們沒有走,見到我的衣衫單薄,邪惡地對望笑了一下,其中一個伸出祿山之爪,抓住我的衣領撕走一大塊布。我大叫不要和救命,可是他們沒有停下來,繼續撕我的衣服。

忽然其中一人「噗」的倒下了,另外一人也吃了一拳。我一看,原來是「傲慢」!

他們三人打了一會,這兩人雖然高大,但顯然不是「傲慢」的對手,過了一會他們倒在地上,任由「傲慢」拳打腳踢。「傲慢」在發洩悶氣那樣,打個不停,他們趁一有空檔,便起來逃跑了。

「傲慢」轉身過來,我想向他道謝;可是他一開口:「我早叫妳小心點!妳卻老是當我在唱歌!公事上的黑鍋我已替妳背過不少!」「傲慢」雖然很傲慢,但很少這麼憤怒,被他這樣一罵,我慚愧得垂下頭哭起來。

他見我哭,語氣放緩了,過來看我:「妳沒事嗎?有沒有受傷?…」但我仍然嗚嗚地哭。

(3)

「我好怕呀!」剛才的情景真是嚇死我了,還有「傲慢」這一怒罵。

我不知道,他替我背過不少黑鍋。

「不用害怕啦。」他說:「那兩個人都跑掉了。」

我停止哭泣,稍為回復冷靜,低頭一看,上衣被撕了幾大塊,相當難看;「傲慢」也注意到,我立即用雙手遮住。他不耐煩地搖了搖頭,脫下外套給我,叫我趕快穿上,可是我還未回神過來,沒接住。

「快點穿吧,這樣很好看嗎?待會別人以為我幹過什麼了!」他把外套在我面前晃了晃:「而且妳還想留在這裏嗎?」

我以慢了幾拍的動作接過外套穿上,他很不耐煩地催我,更拉著我的手走出橫巷:「快點啦,我肚子餓。」

我就這樣被他拉著,走到一家餐廳。他的手不太有肉,很骨,讓他拉著不是很舒服。我奇怪瘦瘦的他居然可以打倒兩個外國大塊頭。

我們坐下,他叫我要請他吃飯,剛才打人花了很大力氣。

「沒錢…」我怯怯地:「手袋被搶了…」

他立時像個洩了氣的氣球趴在桌上,問我護照等是否也同時搶走了。我點頭。

「妳呀,真夠麻煩的。」他白了我一眼,但我已不敢回嘴。

他說我們好歹都先吃點東西再算。

他替我買了個熱狗套餐,自己則來了個漢堡套餐。這是我們第一次在工作以外一起吃飯。

他一邊吃,一邊像個老頭子那樣唸我工作要小心點、出差要小心點、玩樂要小心點…「傲慢」不但傲慢,原來還很嘮叨。我只有聽和點頭的份。

我向他道謝。他叫我不用:「以後努力工作就好。其實妳幹得不錯,再多點用心更加好。」「傲慢」第一次讚我,而且是用這麼平和正面的語氣,叫我很意外。

吃完他結賬。

離開了餐廳,他提議我先回酒店換衣服,再帶我去補領護照等。因為明天是週末,今天不去辦的話便得拖延兩天。

回酒店的路上,我心神恍惚。回想起剛剛在橫巷遇襲的事、被「傲慢」罵和讚賞、錢和證件被搶要補領等等一堆,一下子太多東西在腦內轉。「傲慢」第一次這麼大聲罵我和這麼平和正面地讚我…他通常都毫無感情,錄音機地:「嗯,這個可以。」、「不,這樣我不收貨。」還有他的手很骨,也很會打人…

(4)

下一秒我耳裏傳來一聲巨響,頭、鼻子和胸口痛死了,原來我不小心撞上電燈柱。「傲慢」當然注意到,立即停下來看我:「妳又幹嗎?要自殺也別在我面前,公司保險可不包括這項目。」

這傢伙,剛剛不是人很好嗎?又變回原形了。

「真拿妳沒辦法…」他又拉著我走。

終於回到酒店,他說給我半小時:「換件衣服、上個廁所、喝杯水,一起去補領證件。」

我說自己去就好;他說不放心,怕我又有什麼事:「萬一我的秘書連續撞上電燈柱兩次,叫我這老闆顏面何存?秘書連走路也不會,也別指望會做什麼工作了。」雖然語氣傲慢,但沒以前那樣尖酸。

半小時後他在我房間前等我,然後一起出去。我們一起去了護照簽發機關、銀行等好幾個地方。我終於拿到點錢,把午餐的費用還給他。

他說不用,我說請他吃晚飯,他叫我把錢自己留著,因為我已被搶去一部份,而且他有出差膳食津貼。

申請補領完所有證件太陽已經下山,幸好趕得及一個下午補領全部。

我們再回到酒店。「傲慢」說我的樣子很累,叫我睡一會,好好休息。

睡到大約七時半,有人按鈴,原來是房間服務送晚餐來,可是我沒叫。

隔壁的「傲慢」探頭出來,說是他叫給我吃的。

我謝過他,他說不用:「在妳下個月薪水裏扣除。」我瞪大眼,他笑了起來:「開個玩笑而已,這些我可以向公司報銷啦。」叫我安心食用。

跟他這麼久,第一次對我這麼好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我打算找「傲慢」吃早餐,看在昨天他救過我,對我這麼好的份上。

我按他的門鈴,很久他才應門:「什麼事?」一貫的冷酷。

我說想找他吃早餐。他一句就是:「不去。」悶著氣說昨晚跟公司本部開視像會議開到半夜,再做文件做到天亮,剛睡著便被我吵醒:「要不是半夜妳在睡,肯定會叫妳過幫手。」

我問他現在有沒有事幫忙。他冷笑了一聲:「做完啦;況且說這幾天放妳的假,做上司不能沒口齒。」鑽回床上。

(5)

「但你也說過有工作時便得工作。」我說。

他說算了,反正都做完,現在只想睡覺。他在被窩裏叮囑我出去玩時要小心,不要見到帥哥便神魂顛倒、不要走進橫街窄巷、要小心電燈柱等。今天沒那麼好運,他不會出來救我。

我覺得很抱歉,他昨天幫我那麼多,工作卻要獨自完成,我簡直是個累贅。

「傲慢」雖然傲慢,但傲慢得起。

他睡著了,房內只有他微弱的鼾聲。本來我想在早餐後,問他有沒有興趣周圍逛逛。現在只得我一人,昨天遇襲的陰影還沒消退,我不想出去。

我留在「傲慢」的房間中。雖然只是酒店房間,但也擺了一些他的物品。他的筆是名廠牌子、他的眼鏡是無邊的、他連咖啡壺都帶來了,咖啡豆都是高價貨色…我們差不多每天都見面,但我從來沒留意過他。

書桌上有幾本汽車雜誌,我拿來看看,沒想到他喜歡的是車,還以為他的宇宙真的是公司,除此以外什麼都沒有。

我知道有雜誌社訂這本刋物有優惠,他醒後可以問他要不要訂閱,也有朋友有這些車的模型,他喜歡可以送幾個給他。

雖然我對汽車一竅不通,但看著這些雜誌也有點興趣,也開始知道這位上司喜歡什麼。這些汽車外型跟他一樣冷冰冰,而一輛動輒過百萬,是他這種階級才買得起,換上我,存一輩子錢也不行。

雜誌內也介紹了為女性設計的車款,我比較感興趣,所以就慢慢看了。

我看完了兩本,床上傳來翻身的聲音,再來就是他的大聲叱喝:「喂,妳在幹什麼?」

他下床向我走來:「妳怎麼在我的房間?」

「看雜誌…」

「妳留下多久了?」他很生氣:「誰准妳進來?這是我的房間知不知道?」

我百口莫辯,不是想探他的私隱而留下…只是…只是…我也不太清楚,只是想留下而已…

我退後幾步,手不小心碰跌書桌上的汽車雜誌,一本成人雜誌掉在地上。

我們一同看到。他臉紅了一下,怒氣更盛,推我出去:「快點滾!回去給妳一封警告信,下次再犯即時解僱!」「砰」一聲關上門。

我知道這樣是不對,但我只是…不想一個人…雖然無端有幾天假期,但不能去玩,只能在酒店發慌,我不想這樣…

(6)

我失落地回自己房間,難得對自己的上司有些了解…

不過,我滿訝異他會看成人雜誌,還以為他對女人完全沒興趣,冷感到極點,腦子只有工作、工作。

我這才意識到,「傲慢」其實是個正常男人,喜歡男人喜歡的東西。

回自己的房間坐了一會,我肚子餓了,決定到樓下餐廳吃飯。出去時見到「傲慢」也在出去。

我們對望了一下,又別過頭去。

等電梯時我們隔開兩三個身位,扮作不認識。

進入電梯後各自站一邊。

有住客又出又入,到電梯內只剩我們二人時。他終於開口:「喂,去哪?」

「吃飯。」我低下頭。他「嗯」了一聲回應,電梯到達了,首先目無表情地走出去。

我知道他生氣,也有充分的理由。

雖然我們一起在酒店西餐廳用餐,卻各自坐在一張桌子。這一頓吃得索然無味。飯後我先結賬,離開餐廳,走過接待處,看到巴士公司的招牌,有路線直達大型購物商場。我過去詢問詳程,酒店員工向我說明了開出時間和車資,我付錢後便上車了。

坐了十分鐘,見到「傲慢」也上車了。他坐在我的後面:「我不是跟著妳上車,只是想去逛逛而已。我才不會黏住人。」

我看了他一看,算是回應。

車駛出了酒店,外面陽光不錯,我的心情慢慢開朗起來。

到了大型商場,我比他先下車和進去。這個商場超巨型!放眼過去都是店舖和貨物,望向天井還可以見到室內過山車在走動。見到琳瑯滿目的商品我就興奮,血液也沸騰起來!女人的天性就是愛血拼!

我就去逛了!決定慢慢看,比較過才買。這麼多店舖貨場,太早決定會錯失很多。

我和「傲慢」在不同的地方遇上過幾次,只是對望一下擦肩而過。其實我們都是不是跟著對方,只是恰巧遇到而已。

在不知第幾次遇到時,我開口叫住他,想跟他道歉,真的希望他明白我不是故意賴在他的房間,希望他原諒我;可是叫住了他,道歉的話講不出口,他的樣子很不友善。

(7)

「到底有什麼事?」他見我乾站著不開口,很不耐煩:「沒事我走了。」又擦肩而過。

過了一會,我們都在地下的悠閒廣場散步,這裏仿園林設計,有很多高大的綠葉樹和不同的植物花卉,不過這裏的植物都是假的,我看到有清潔工提著水桶爬上梯子擦樹葉。

「傲慢」在其中一棵樹下面跟一個金髮美女談得頗高興。原來他喜歡金髮美女。

如果我也是個金髮美女,說不定他會原諒我待在他的房間,可是我只是個平庸的女人…

長相不好,也是個不討人喜歡的缺點。

當我想離開的時候,忽然看到樹上清潔工的水桶正掉下來!我大叫了一聲,「傲慢」只是看了我一眼,並未知道水桶正在他頭上飛下來,我跑過去推開他,水桶就掉在我的頭上,污水淋得我全身都是!

陽光普照,我卻成了落湯雞!

「搞什麼呀妳!!」被我推開的他本來不知發生什麼事,就只顧開口大罵,後來才見到我站在他本來站的位置,一身狼狽。要不是我來推開,成了這模樣的便是他。

他趕緊過來看我:「妳沒事嗎?」氣敗了:「下次遇到這種事,就快點避開知不知道!」

「我不想你搞成這樣…」這些水真的好髒…

「我又想妳搞成這樣嗎?」他罵我:「要救人先顧自己!怎麼妳這麼笨?還居然是我的秘書!」說這麼笨的人不適合待在他身邊,炒掉算了。

對啦,我也不想幹了,回去便辭職。

「走啦,回酒店吧。」他拉著滿身污水的我出門坐車,途中連連嘆氣。他最吃不消、也看不起笨的人,老是說有這種人在身邊很倒霉。現在他旁邊坐著一個…

回到酒店,他替我開房門:「快點去洗個澡,洗得乾淨點。」何用他提醒我?這些事再笨也曉得做啦。

我就拿著毛巾和換洗衣物洗澡去;洗完看到他還在我的房間,在書桌前把玩我有香味的原子筆、花花形的橡皮擦和零食附送的小玩具,邊玩還邊竊笑。

(8)

「喂,你怎麼還在我房間?」輪到我不客氣地問他。本來我不怎麼介意,但是他不客氣在先。

「看妳洗得怎麼樣。」他還理直氣壯的。

我白他一眼:「你覺得我笨得連澡也不會洗?」

「不是…」他開始支吾:「只是想看看妳怎樣…快點去吹乾頭髮,著涼就麻煩了。」

我不再跟他說,其實不太介意他在,也不想為一口氣和面子吵,拿起吹風機吹頭髮。

「明天…我們再出去吧…」他四處張望講話,就是沒看著我。

「什麼?」我聽不到。

「明天…我們再去那商場…」

他又是那樣講話,加上吹風機很吵,我只聽到丁點兒:「拜託你說話就大聲點。」他平時都不是那樣「溫柔」和眼神飄忽,於是關掉吹風機,叫他看著我大聲點說。

他就用平時吩咐我工作的聲音和眼神:「我叫妳明天陪我到那個商場,我要去玩室內過山車!多得妳今天沒法玩,所以明天妳要陪我。」

我問他這是邀約還是工作:「工作的話就不去,否則可以考慮一下,而且我要有人請我吃薄餅、棉花糖和雪糕。」

他有點無奈地搖頭,不過他高薪厚祿,不會對小秘書那麼小器,將來有很多事還得靠我嘛。我們相視而笑。原來「傲慢」也曉得笑!

 

假期就剩下今天。「傲慢」梳洗和換好衣服過來找我,說設計師和原料今晚便會到達,所以明天星期一便得開始工作,而且他會給我數個小時去取之前申請補領的證件,時間很緊迫。

「我希望今天會玩得開心。」我說,他點點頭。

我們先坐車到達商場,再找家餐廳吃早餐。我們聊了很多東西,但沒提及過工作。今天大家都不想講公事,反正從明天起很多時間講得到。本來他不多話,但越講越多,越講越興奮。原來「傲慢」有時也像個女人,雖然有時他說的高檔商品我不太明白,但發現他不是那麼乾旱,他的宇宙還有其他東西。

有時我的話題他會批評一句:「多幼稚。」但還是聽下去,笑容也多了。

我叫他要多點笑容,多點接近其他人,這樣人緣才會好,至少氣氛會快樂點。

(9)

「氣氛快樂點,胃口也大一點?」他指了指我面前幾個大餐碟。

「什麼嘛!這是自助餐!」我氣得紅了臉:「而且難得上司請吃飯,一世難求!有機會當然要多吃點。」

「怪不得我上次聽到妳跟莊經理的秘書談減肥失敗的慘況。」他幸災樂禍地笑。

我氣上加氣。「傲慢」不但「傲慢」,而且討厭、沒同情心!

「如果妳工作表現良好,我也想找人吃飯的話,」他呷了口咖啡:「再請妳不是問題。」

我點頭,跟他吃飯,不會像以前那麼難了。

吃完我們先周圍逛逛,幫助一下消化。他帶我去看名牌,我帶他去看玩具;雖然一下子對對方的喜好不太懂,但先有個了解。

又走過悠閒廣場,又見到清潔工擦樹葉。他拉著我的手,走在我前面,叫我要小心點,不要再被淋到。

我依然覺得他的手很骨,有點不舒服,但叫我放開…我有點不想…

「妳的手圓圓胖胖的,像剛出爐的麵包。」

他居然用「麵包」來形容我的手!

非常古怪!這是什麼意思?

他抬頭看看天井:「好久…都沒接觸過這麼暖、這麼軟綿的手了…」

不自覺地,我倆都緊握對方的手一點。

然後他轉身看我,我也抬頭看他。

「走吧,去玩過山車。」他拉拉我向前走。我點頭。

到了室內遊樂場,他拉著我坐了兩次過山車,害我差點把早餐吐出來,然後又不停玩各種機動遊戲。從沒見過他叫得那麼大聲,笑得那麼開懷,像個小孩那樣蹦蹦亂跳。

「傲慢」平時很傲慢嚴肅,原來也有童心未泯的一面。公司的人看到不知會有多意外?

「快點啦,我想玩那個!」唯一沒變就是他旺盛的精力。

可是我停了下來,大頭貓的限量版玩偶!我在專門店排了很久的隊,又四處託朋友買,也買不到!現在在我面前出現了!它掛在一個射擊遊戲攤位裏,是個獎品。

(10)

他過來看我在看什麼:「又是那隻貓!」它曾經大規模影響公司的工作氣氛,因為太多女同事得不到了!「走啦,別看。」他叫我陪他玩機動遊戲。

「我想要!」我居然扯住他撒賴:「我很想要!」

他問我要來幹什麼,說它又醜又幼稚。我心一橫:「你不想辦法給我弄來,我就不陪你玩機動遊戲。」

他無計可施,唯有走到那遊戲攤位,把它射下來。他交給我時滿臉不屑,後來我笑了,他的嘴角才微微向上翹。

「先旨聲名,不准把它放在辦公室。」他冷酷地說:「我可不想每天對著這麼醜陋的東西工作。」

我也不會把它放在辦公室,被人搶走怎麼辦?

他見我心滿意足:「可以陪我去玩沒有?」

接下來我們玩遍了整個遊樂場,他按約定請我吃棉花糖和雪糕。他吃雪糕吃到嘴巴有個啡色的巧克力圈,下巴也有,很是狼狽。原來「傲慢」是個連雪糕也不曉得吃的小朋友。我給他好幾張面紙,他還要到洗手間去洗才乾淨。

「不准告訴公司的人。」他警告我。

我說就看他對我好不好了。他立即反問:「我哪裏對妳不好了?又救妳、請妳吃這麼多東西、又特意給妳去射那隻貓。我對以前的女朋友也沒那麼好。」

「知道了,你是最好的上司行了吧!」我沒好氣地笑。

晚上我們去吃薄餅,我本來打算付賬,因為他請我吃過很多,但他攔了下來:「說好我請妳嘛。」

我們回到酒店房間,在房門前道晚安。我多謝他,今天玩得很開心。

「我也玩得開心。」他笑起來,說本來懊惱這幾天工作進度停滯不前:「但原來這樣放幾天假,玩一下不是壞事,起碼我更認識自己的秘書。」

我也很高興更了解這位上司。「傲慢」雖然「傲慢」,但其實人很好。原來他笑起來可以很甜,像韓星!

我叫他維持這個笑容,然後站過去,拿起手機一同自拍。這是我們公幹場合以外第一張合照。

「不會用來當飛鏢靶吧?」他笑問。

「哪會?你笑得那麼好看,而且旁邊有我的臉,飛到我自己怎麼辦?」我再看了看才收起。

(11)

我們站在自己的房間前準備開門。他叫我早點睡,明天開始便要工作,要精神充足。我祝他有個好夢。

我們開門進房,然後關門。三天假期就這麼過去了。要不是有手上這大頭貓玩偶和手機裏的合照,還以為這是一場夢。

我忽然再轉身開門,探頭一看走廊,發現他也開了房門,探頭出來:「我們下次什麼時候去玩?」

我問他是邀約還是工作,如果是工作就不去。「工作的話,妳要負責準備行程,還要替我拿公事包和西裝外套。」他答我:「如果是邀約,會有人請妳吃大餐和甜品,說不定還可以贏個醜陋的玩偶當禮物。」

「就看妳是個笨秘書還是個聰明的準女友了。」他叫我自己選擇。

我才不是個笨秘書。

 

-The End-

 

 

返回故事台

其他故事推介:

鉛筆